为清华悲哀

2001-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清华北大,北大清华,长久以来,这两座毗邻而居的高等学府并肩驰名国内外,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象征。四月二十九日是清华建校九十周年。九十年来,清华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人才,尤其是工科的科技人才,在中国民主与科学的发展历程中功绩显赫,因此其九十周年校庆得到了各方的关注。 在为清华的生日庆祝的时候,清华校长王大中在庆典上的一番讲话却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多年以来,一批毕业于清华的技术官僚如朱?F基、胡锦涛、吴邦国、黄菊、贾春旺等进入中国政坛高层,海内外遂有"满清王朝"之戏称。对这一现象,王大中在讲话中以牛津、剑桥、哈佛、耶鲁、东京大学为例认为,替国家培养领导干部或政界领袖,是所有世界大学的追求,也是清华办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此而论,清华是唯一能与上述西方大学媲美的中国大学。 培养政治领袖,的确是清华办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也是清华办学风格的特色,但这是否是所有世界大学的追求,却大可质疑。不错,牛津、剑桥、哈佛、耶鲁等名校的确产生了不少政界领袖,但这只能说明这些名校的毕业生具备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且,进入政界恐怕更多的只是那些政界领袖个人的选择,而非学校的有意培养。几百年来,这些名校为社会提供了各个领域的人才,政界领袖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上述学校中哪一所特别地如王大中所说,是以培养政界领袖为追求。这样的事大概只是中国特色。 以前中国人民大学就被普遍认为是培养领导干部的摇篮,现在清华大学又有这样的自我期许,但这并不是国际高等教育的共同目标。以我所在的哈佛大学为例,学校的风气在全美已经算是最政治化的之一了,但当考虑新校长人选时,政界人物如前副总统戈尔等仍受到很大抵制。新任校长萨默斯虽是前财政部长,但选择他的靠量中,主长财政的意义显然大于身为部长的意义。当年哈佛邀请江泽民演讲但限制提问,主办其事者事后受到强烈批评。哈佛固然出了不少总统、副总统,但在防止混淆学术与政治方面却也不遗余力。 清华校长王大中举哈佛、耶鲁为例,沾沾自喜于清华出了不少高层领导人,却忘了一件事是无法相比的,即哈佛、耶鲁毕业生中步入政坛的,绝大多数是法律或经济方面的专业人才,而清华提供的则大多是电机工程等工科方面的技术人员。清华既以培养国家领导人为己任,不觉得四年的电机工程教育与治理国家关系不大吗? 清华在历史上有过极为辉煌的时期,当年的校长梅贻琦曾这样表述他的办学理念:"对于校局则以为应追随蔡子民先生兼容并包之态度以克尽学术自由之使命。昔日之所谓新旧,今日所谓左右,其在学校,应均予以自由探讨机会,情况正同。此昔日北大之所以为北大,而将来清华之所以为清华,正应于此注意也。"梅校长一番话讲得很清楚,大学的使命是在于"学术自由"。对比梅校长的治学精神,王大中的一番为国家培养政治人才的治学高论实在相差太远。有校长如此,当为清华悲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