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普京(AFP)

读者广场 | 唐龙: 中国之变, 力道为先

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 就不断向自己头上套绞索。 譬如, 习到处号称 “媒体姓党”。如今美国说, 对不起, 我们这里不接受共产党党媒, 中国这些媒体还真无话可说, 因为他们无法跟美国申辩 “我们并不姓党”, 只好自认倒霉吧。

读者广场 | 唐龙: 习近平的 “自我颠覆” 之路

八年前习近平上台伊始, 就总是唠叨 “不能犯颠覆性错误”。他脑子里的颠覆性错误,是指的苏联式垮台,极权专制覆灭。

读者广场 | 唐龙: 罢黜独裁者 – 模式与抉择

罢黜独裁者, 绝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可能还会地动山摇,否则那就不是极权独裁政治了。注意,这里指的独裁者, 不是民主体制中的强势领导人, 也不是宪政框架下的某些长期执政者, 而是赤裸裸的独夫民贼,肆无忌惮,毫无舆论监督和体制制衡, 凌驾于宪法和民意之上。

读者广场 | 唐龙: 习近平的悲剧 -– 根源与后果

习的青少年时代, 是一个以愚昧无耻为荣, 荒诞野蛮当道,把谬误吹捧成真理,把罪恶彰显成功绩的黑暗隧道,在这个隧道里被闷堵毒害时间过久, 人会发生 “集体无意识” 的异化和变态, 整整一代人为此而心残脑瘫。习近平本人, 其实也是受害者之一, 导致其早期人格和初心的重大先天缺陷。

读者广场 |唐龙:为香港人民 “灭病毒” 献计献策

目前香港是个什么局面? 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香港和香港人民正在与一株超级大病毒进行着殊死搏斗!

读者广场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我提到今日中国律师的职业环境在不断恶化,一个表现是公权机关都在肆意践踏法律,且毫无愧疚,也不需要躲藏。比如,我们经常会遇到公检法人员公开对律师说“别给我讲法律,我只听领导的。

读者广场 |我在莫斯科所看到的疫情

在莫斯科做大买卖的中国人很多。许多人回国过春节,武汉病毒爆发后就回不来了!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开辟《读者广场》栏目,邀请您投稿参与,一起关心中国的前途与发展。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