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Jack Yan:被评为烈士也不能掩盖被杀害的事实

2020-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被训诫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于2月6日晚抢救无效去世。2月1日,李文亮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Public Domain)
曾被训诫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于2月6日晚抢救无效去世。2月1日,李文亮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Public Domain)

4月2日,中国官方新华网发布消息,湖北14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牺牲人员被评定为首批烈士。其中包括李文亮医生。

首先,向所有烈士致敬,是他们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选择了人类最崇高的行动,牺牲自己,拯救他人。每一个人都值得尊敬、值得铭记。但是,他们本应该活着,像个普通人一样,好好活着。

在新闻通稿中,对李文亮医生的事迹是这样写的:“李文亮同志不顾个人被感染的风险,仍然坚守一线岗位,2020年1月6日在收治一名患者时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回顾一下时间线,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艾芬在科室群组发出一份检测报告,显示一名病人对SARS冠状病毒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李文亮医生于下午17时43分在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该院医生陈小宁说,早期院里统一要求,“不能说,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我的结论是这样的,李文亮医生1月3日被训诫,1月6日被感染,根本不是他主观上不顾个人被感染的风险,而是医院领导不顾他被感染的风险。一个小小的口罩,就能保全李文亮和同科室其他医生的生命,但是当时就是不让戴。算过失杀人不为过吧。而且,李文亮医生也不是因为“坚守一线岗位”而被人们记住的,他是吹哨人。

杀了人还要买好,并不是因为心理愧疚,而是因为激起了天怒人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想,如果没有武汉夜间的哨声,没有陈秋实、方斌的勇敢报道,没有互联网同仇敌忾搬的齐声讨伐,中央是不会派出调查组的,训诫李文亮医生的派出所也不会背个大锅,李文亮医生也不会被评为烈士。李文亮医生的最后一条微博还在不停地增加留言,网友燕子6600231378:不希望你成为烈士,希望你就是一位普通的爸爸,普通的丈夫,普通的儿子,每天上班工作,回家和太太做饭,陪孩子玩,为辅导“神兽”的作业抓狂……那多好呀。网友偏执的和尚:李医生,首批烈士!我宁愿你没有这个称号。只要你活着!

我多么害怕有一天,当我们谈起李文亮医生的时候,他吹哨人的身份,被“坚守一线岗位”所代替,他们还说:“都评为烈士了,还想怎样。”

作者JACK YAN,现居纽约。
天津人,在中国作公务员17年,2019年辞职赴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