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 公子沈: 香港迎来暗无天日时刻

2020-08-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31日,香港民主派人士黄之锋(右)等在被取消资格之后出席一个记者会。(美联社)
2020年7月31日,香港民主派人士黄之锋(右)等在被取消资格之后出席一个记者会。(美联社)

最近,港版“国安法”开始生效,香港迎来了暗无天日的时刻。林郑月娥推迟立法会选举,DQ大量民主派候选人,通缉海外民主人士,秘密警察抓捕抗争者,连中学生都不放过,俨然一个白色恐怖的警察国家。对香港的未来,特别是对于未来十年香港的经济和社会状况,我充满了悲观。

我们必须明白,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经济地位,有两个基础:第一是作为中国大陆和西方世界之间的转口贸易,第二是充当国际资本主义在亚洲的金融中心。今天,这两个基础都不复存在,或即将消失。

首先,转口贸易很难做下去的主要原因包括:第一,美国重整资本主义全球化产业链。香港的地位是依靠西方对中国的产业链需求和中国相对封闭的金融体系而维持的。现在中美脱钩加速,对中国大陆的需求已经越来越小,有意图的防范、脱钩和围堵越来越多,不再需要香港这个充当沟通和中转角色的中间商了。

第二,由于美国制裁,香港失去了在全球化当中所拥有的特殊商贸关税待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已经开始把香港跟中国大陆一视同仁了,比如美国已经宣布取消香港的优惠待遇,未来对中国的高关税、越来越多的签证限制和出口管制,也会施加在香港身上。

其次,金融中心的地位难以保住,也有至少以下三方面原因:

第一,资本主义金融自由港的基础是西方资本世界对英国体制及其价值观的充分信任,比如香港普通法系和保障信息自由流通的公民社会,现在这种信任已经开始动摇。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日本等重要国家已经中止了与港府的引渡协议,全球七大工业国已经联合发表了由日本起草的共同声明谴责“国安法”,眼看西方世界对港府开始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敌意,不排除未来G7、五眼联盟、北约都会加入美国对中国包括香港的全面制裁和对抗当中。

实际上,外资从香港撤离已经开始了,部分选择了新加坡或东京、首尔,即使暂时没走的也都在策划离开当中,只留下捞快钱的国际游资随时脚底抹油,更不要说虎视眈眈的海外做空大军正在集结。

第二,政治风险和政治成本急剧升高。投资不仅需要考虑值得信任的法治环境,还要有稳定的社会,友好的国际环境和声誉,而目前香港在全球资本主义世界的形像已经一落千丈,社会不安定因素仅靠强力是无法维持的。而镇压的力道越强,就越会在国际社会引起反弹,形象更差,恶性循环。

过去的香港在政治上采取相对中立态度,不介入中国内政,避开了不少政治动荡和人道灾难。虽然在美苏冷战中站在西方阵营,但仍然非常务实,为了赚钱甚至走私货品到中国。今天香港在中央政府逼迫之下站队,站在了中共一方,不惜得罪全世界,那么在中西决裂之下,香港必然成为西方世界的明确打击对象,沦为中共的炮灰。

香港本身没有制造业基础,完全依靠中国大陆对西方相对封闭而造成的落差从中获利。金融业更是空中楼阁,异常脆弱。如果在政治制度和社会和谐这两个优势上再出现问题,得不到西方资本的肯定和信任,那就彻底完了。

第三,上海和深圳的自贸区,甚至海南岛自贸港等地的金融开放,允许外资直接进入,已经替代了香港的一部分功能。香港剩下的一点优势,比如没有外汇管制,随着美国金融制裁的加大,甚至可能停止美元供应,令港币与美元脱钩,这些优势恐怕也难以维持。

总之,由于这两个基础都在慢慢瓦解,香港的未来,不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将非常暗淡。

香港政府官员虽然口头上不愿承认,但实际上心里非常清楚他们所处的尴尬位置。这就是为什么,至少在产业经济领域,港府在许多年前就一直策划进行大转型,早就开始鼓励发展高科技创新。

先不说香港本身的多重局限性,让它根本难以成为第二个加州硅谷或以色列,更何况在最新的制裁之下,美国和英国已经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部分高科技产品,欧盟也在策划实施这一禁令。到时侯,香港人恐怕连3D打印的关键零件或人工智能设备的芯片都买不到,高科技发展转型之路会被堵得死死的。

而中国大陆在中西方脱钩、决裂、围堵、制裁、冷战的大背景之下,恐怕连”廉价七成“的高端山寨能力都会丧失,跟香港成为难兄难弟,一起被彻底隔绝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之外。

由于过去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四十年不断融入西方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耀眼成就,以及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享受到的独特地位,使得绝大多数人仍然沉浸在温柔乡之中,无法预见新时代的浪潮即将到来,而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无法阻挡的历史大趋势。

在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孤立之后,香港与中国大陆殊途同归,经济必将一路下行,政府赤字飙升,财政枯竭,信用尽失,人民的不满与怒火将再次被点燃。到那时,港府一心期待的后台势力在西方的围堵之下恐怕早已自顾不暇,无力支持港府继续镇压人民了。香港变死港,死港变乱港,恐怕是已经锁定的历史路径。

我在香港生活过三年时间,看到今天的香港,再想象一下未来的香港,当然感到痛心不已。但是理性告诉我,也许这就是香港的宿命,也是香港人必然要经受的民族考验。

(本文为读者投稿选登,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作者介绍:公子沈,自媒体时评节目主讲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