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北京治港策大变 江泽民“河水井水论”挨批

2019-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14日香港街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1月14日香港街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分析香港局势,不仅要每天看各种新闻,更重要的是要熟悉中共的政治话语,了解这些话语的内涵。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后发布的全会公报上,香港政策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强调“国家安全”这句话就足够说明问题。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从中闻出气味,在《苹果日报》(11月7日)上撰文指出,四中全会透露的信息,就是“中央政府全面管治、干预香港的黑手越伸越长,将香港从威权带入极权”,“今日新疆,明日香港,再不是空谈,香港亦再难言繁荣”。“火炬人”事件出现,北京终于“等”来了止暴制乱的时机。中国当局宣布,香港暴力破坏活动正滑向“恐怖主义”深渊,当务之急是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可以预测,如果没有让中国有所顾忌的国际干预出现,中大保卫战也许就是反修例的终场之战。

香港反修例复盘:“见好就收”的机会只有一次

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异议声音的存在,但对不同的地区采取不同的治理方略。香港因曾是英国殖民地,华洋杂处,世界顶级跨国公司都在香港有业务,国际观瞻与利益所在,较之西藏与新疆更为特殊,也因此,北京的处理方式不同,算是中国行政区划内唯一有自由集会与游行权利之地。也因此,论及香港问题,从来就有“抗争到底”与“见好就收”两种意见。今后总结这次反送中,也会有两种甚至更多种看法。

从实际而论,今年6月开始到现在,香港人只有一次极为短暂的“见好就收”机会。那就是613香港200万人大游行之后,北京确实因形格势禁,放低身段,想平息事态。标志有二:一是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BBC访问时明确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的“;二是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于6月13日接受《Now新闻台》专访,强调港府高层没有参与将金钟冲突定性为暴动及开枪发射橡胶子弹的决定,指称是警方按现场情况决定的。香港反对者认为暂缓修例不是撤除,再提出五项诉求,缺一不可,北京下定加速二次回归的决心,并且稳步实施。


2019年11月14日香港街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1月14日香港街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北京有足够的镇压能力却不镇压,自是在等机会。 最近,中共几件大事比如国庆70周年大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等都已经开过,西方国家忙于内务,早已无法一致行动,几场 谴责对中共没有任何实质伤害。此时终于出现了“火炬人事件”。央视对此发表评论:“暴徒们的表演已经足够了,该说的、该劝的、该警告的都已经做了,止暴制乱现在必须更坚决地执行、推进。局势失控,正气不彰,香港沉沦,国家绝不答应!”

关于火炬人事件有两种说法,香港反对派及支持者持阴谋论,认为这是中共一手导演的事件,类同于纳粹帝国的国会纵火案;香港政府与北京都认为是抗议者干的。《纽约时报》、BBC、VOA等都有外派记者在香港,都持后一说法。但目前情势之下,不管是谁干的,效果却相同:北京等到了“止暴制乱”的理由。为什么要等(或者制造理由),那是中共秉承毛处理这类事情的方式,所谓“要做到有理、有利、有节”。1959年西藏反抗北京的统治,毛泽东一直隐忍未发,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拉萨事件爆发后,毛立刻发表指示:“总算等到了政治上的主动”,下指示“平叛”。火炬人事件的效应与拉萨事件相同,让北京“等”到了“止暴制乱”的政治主动权。

江泽民“河水井水论”受到外宣媒体公开批评


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邓小平时代定下的基调。邓小平之后北京已经三易其主,胡锦涛治国精神是“不折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香港政策基本就是江泽民及主管香港事务的曾庆红定下的盘子,一谈到江泽民的治港策,港人就会提“井水河水论”。11 月10日,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发表社论《香港要“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公开批评江泽民定下的治港策:“甚至连中央都对‘一国两制’存在一定的错误认识,将‘两制’解释为‘井水’与‘河水’的关系,‘井水不犯河水’的认识不仅不当地强化了两地的区隔,强化了‘两制’间的张力,还虚化了‘一国’前提。在这种消极的‘一国两制’下,中央对香港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态度,香港也将任何中央对香港的管治行为视为染指香港内部事务,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井水河水论”典出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一段话。香港回归后的命运一直是港人担忧的大问题,英国在未移交主权前当然也很关心这一点。1989年12月6日,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与英国首相特使、首相外事顾问柯利达讨论香港问题,有如下一段话:“在‘一国两制’问题上我曾在同香港许多工商界人士、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谈话中引用过一句谚语,叫做 ‘井水不犯河水’。其实,我这句话完整地说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2010年10月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的王光亚与香港媒体记者会面时也说过,“两地应该一国两制,井水不犯河水。”——由于香港与中国的体量不同,体量小的“井水”自然被理解为香港。

事实上,“井水”并没有能力犯河水,江泽民与王光亚的说法只是表达一种态度,就算是港商们大举投资中国大陆,也不能改变“河水”的味道,最大的影响除了贡献税收、增加出口的经济影响之外,就是港人在深圳等地包二奶,生下数万“两非”人口;但中国这条大河汇入井水却可以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与媒体文化生态。这些担忧,在香港人还有言论自由之时,一直通过各种管道发声。香港人林贡钦就曾在BBC上发表文章《香港观察:井水对河水的纠结》,尽述港人对大陆渗透香港的担忧。

没有反送中,中共会放弃二次回归计划吗?

本次讨论中有一个人们不便于公开讲的问题:反抗者如果克制一些,香港结局是不是会好一些?从事实出发,只能说局势会缓和一些,北京会继续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文火慢煮方式,但不会停止实施“二次回归”计划,只是过程会漫长一些。

由于“河水”不断汇入“井水”,香港人危机感日重,这才有了2014年的占中运动。这次运动发生之后,香港方面是港独思潮兴起,北京对此的反思不是落实港人治港,而是认为必须加强“一国”,弱化“两制”。关于北京“二次回归”计划的具体内容与实施进程,我在《“二次回归”是陆港的共同噩梦》、《官商共治终结 香港“二次回归”启动》这两篇文章中有详细论述。从香港占中运动发生后几个月,北京对治港策的检讨终于进入对前任总书记表述的批评,今后不是“河水不犯井水”,将是河水漫灌,强行推行一国一制。如果北京收拾香港残局是以“反恐”为基点,恐怕水灾不轻。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