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一场被误导的争论(上)

2020-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美联社)
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美联社)

近来,一个引发很大争议的问题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提的不恰当。这样提出问题,实际上是模糊焦点,转移视线。当我们在争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时,我们已经被误导了。

这事要从钟南山2月27日讲的一句话说起。钟南山说:“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钟南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联系这句话的上下文,再联系他此后的讲话,我们可以发现,他这句话的前一段和后一段讲的不是同一个东西。前面讲的是疫情(epidemic),也就是新冠病毒病这种传染病;后面讲的是病毒(virus),也就是新冠病毒。一个是指新冠病毒病,一个是指新冠病毒,两者不是一回事。钟南山的意思是说,新冠病毒病(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新冠病毒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也就是说,新冠病毒不一定来自中国。

上海华山医院医生张文宏对钟南山的说法不以为然。在谈到新冠病毒的起源时,张文宏说:“通过全基因组测序,我们发现这个病毒的遗传进化上肯定属于蝙蝠冠状病毒来源,这次这个病毒和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就是一家的,因此也引起了部分类似2003年萨斯样的临床表现。既然已经非常清晰它来自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那蝙蝠是在这个海鲜市场上带到人间,还是在隔壁县里的市场上带到人间,最后又传到这个市场,并在这个市场上爆发,你觉得有意义吗?”

张文宏的意思是,新冠病毒就是来自蝙蝠;至于那蝙蝠到底是来自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还是来自隔壁县里的市场,这之间的差别没什么意义。

不错,从理论上讲,钟南山说的没错。一种传染病和引起这种传染病的病毒,毕竟是两回事。因此理论上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即,疫情发生于某一个地方,而造成疫情的病毒却是出自另一个地方。2003年的萨斯事件就是一例。

众所周知,萨斯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的广东。起初,专家们认为萨斯病毒是来自果子狸,但后来又认为果子狸只是萨斯病毒的中间宿主,蝙蝠更可能是真正的源头。于是,一些研究者跋山涉水,深入西南、华南、华中等地寻找蝙蝠病毒样本,最后在云南一处山洞里的一种名叫中华菊头蝠的蝙蝠体内发现了萨斯病毒,从而确认萨斯病毒起源于蝙蝠。至于说云南蝙蝠身上的病毒是如何传播到遥远的广东的动物和人身上的?这个谜至今尚未解开。

萨斯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的广东,然后蔓延到中国的24个省份,包括云南。广东是萨斯疫情的发源地,但不是萨斯病毒的发源地。云南是萨斯病毒的发源地,但不是萨斯疫情的发源地。广东的萨斯疫情并不是从云南传过去的,而云南的萨斯疫情倒是从广东传过去的。

也有专家说,到目前为止,萨斯病毒的源头在哪里还没有最终定论。但是,无论萨斯病毒的源头在什么地方,那都无改于下述事实,即,萨斯疫情(注意,是萨斯疫情,不是萨斯病毒)首先出现在中国广东,其他省份——包括云南——以及其他国家的萨斯疫情都是从中国广东传过去的。

假如广东省政府和云南省政府互相“甩锅”。云南政府说,就是你们广东爆发了萨斯疫情而未能得到控制,蔓延到了我们云南,你们广东应该负责任。广东政府说,萨斯疫情虽然是在我们广东发生的,但是萨斯病毒却是来自你们云南,你们云南才应该负责任。在这场争执中,哪一方更有道理呢?当然是云南。

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告诉我们:“在自然界野生动物携带的病源其实很多,但是感染人的机会非常非常少,它不会来主动感染人。我们现在经常能看到一两年就有一个新发传染病,这是人类活动的一个结果,我们人类要去侵袭野生动物领地,要去旅游要去开发要养殖还有很多这种(人类活动),实际上是我们人类活动造成的被感染。”

这就是说,病毒本来就存在,存身于野生动物中的病毒不会主动感染人,因此有病毒本来不是问题。人由于自己的某些活动而感染上了病毒,这才是问题。人感染上病毒而又没有及时隔离治疗,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甚至蔓延到别的地区别的国家,这才是问题。

这就是说,争论病毒的源头在哪里,这个问题其实对我们没多大意义。解答这个问题要靠专家。萨斯病毒的源头之谜就是专家解开的,不是记者或公共知识分子解开的。还需要时间。萨斯病毒的源头之谜是在萨斯病毒事件13年后才解开的,而且到现在也不能说就是最终定论。但这不那么重要。因为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并不是萨斯病毒的源头在哪里,而是萨斯疫情是从哪里发生的,是怎样蔓延开来的。而这个问题本来已经很清楚。如果我们去争论萨斯病毒的源头在哪里,反而会使我们模糊焦点,转移视线,用一个不重要又一时争不清的问题,掩盖了、代替了萨斯疫情是从哪里发生以及怎样蔓延这个真正重要的、并且早已清楚的问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