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胡平:点评《决定》(上)

2019-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后习近平于2019年11月5日在上海出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美联社)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后习近平于2019年11月5日在上海出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美联社)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于10月31日闭幕。全会的重头戏是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11月5日,《人民日报》发布了这一《决定》的全文。

习近平在全会上关于《决定》的说明中,引用了邓小平1992年南巡时讲的一段话,邓小平说:“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习近平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重大命题,并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确定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在改革开放40多年历程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划时代的,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划时代的,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新局面。

《决定》全文很长。其中心思想就是,中国经过70年的创造性探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新体制;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基本成型。

之所以说基本成型,是因为现在离中共说的“两个一百年”的第一个一百年,即中共建党一百年2021年还有两年;离邓小平92南巡说的“再有三十年”还有三年,《决定》中还谈到要“深化改革”,因此还不能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完全成型,但已经是基本成型了。

《决定》的发布意味着,在中共那里,改革已经终结或基本终结。

我们知道,毛时代的关键词是“革命”,邓时代以来的关键词是“改革”。在邓时代,改革意味着对体制的改革,意味着改革体制,即对原体制的基本理念及制度架构进行改变。尽管说,这种对体制的改变、对基本理念和制度架构的改革实际上早已经终结,但是《决定》的发表毕竟是正式的宣布。中共以后还会讲改革,但以后的改革不再具有任何改革体制的意义,而只是在既成体制之内的小修小改而已。

习近平在对《决定》的说明中,竭力表明他是邓小平路线的继承者,但实际上,习近平路线已在若干重大问题上背离了邓路线。例如,习近平取消了对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例如,习近平重新提出毛泽东文革期间的口号,“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例如,习近平主张国进民退,加强对私人企业的管控以及对私人企业家的打压。这就是说,习路线是对邓路线的某种背离,以及对毛路线的某种回归。

不错,不论毛路线邓路线还是习路线,都是党路线,但是其中的差异仍是不容忽略的。重要的是,《决定》的发布意味着改革的终结。这也意味着,那种以为中共的改革会把中国引上自由民主之路的期待的彻底破产。不论是全会发布的公报还是全会通过的《决定》,都反复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就在全会闭幕的当天,新华社发表报道:习近平同志《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一书,已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即日起在全国发行。

这就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所谓“中国特色”,用官方的话就是,为世界提供了有别于西方的“中国方案”;所谓“中国之治”,就是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这就再一次证实了我们先前的警告:共产专制下的中国崛起,是对自由民主的巨大威胁,是对普世价值的严峻挑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