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 西方失势 中国得势?

2020-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16日,慕尼黑安全会议与会者合影。(美联社)
2020年2月16日,慕尼黑安全会议与会者合影。(美联社)

上周末甫结束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无疑是中国和西方竞逐最新版本缩影,透露中国已在美国和欧洲西方同盟间产生微妙的离间作用,此一趋势若持续,对美欧跨大西洋关系必将造成风险。

慕尼黑安全会议向来受到全球瞩目,并被各界认为是了解美国安全政策的一个重要场合。本届会议同时是美国的欧洲老盟友英国脱离欧洲联盟(EU)后首次召开,来自世界各国逾40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伊朗外长在内的上百名部长级官员都出席了这项为期三天的会议。反之,英国则仅派国防大臣前往,首相和外相均未与会,约翰逊政府刻意保持与欧盟距离外,更在于回避英国在未来5G网络建设中向中国科技华为开绿灯决策后可能面临的争议和压力,尤其是中美两国直接对撞时英国可能面临的尴尬。

表面上,英国在本届慕尼黑会议上看来好像是淡出世界舞台,实际上,英国表现的恰是美国之外,中国开始成为新选项的国际现状------且这种情况不再只限于非西方国家,脱欧后的英国也正顺着这股国际政治重新洗牌态势,游走于老盟友美国和新朋友中国间,企图平衡政治与经济关系,重塑英国国际定位。

尽管美英中三国都未明言这项微妙变化,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西方失势"(Westlessness)则巧妙的反应了此一情况。而从会议讨论与中国有关的一系列话题,包括中国崛起、5G网络和华为以及2019新冠病毒,莫不在透露中国快速崛起"中国得势"引发的焦虑。

中美两国在慕尼黑会议上交烽,也从未像本次会议如此激化,双方在言词直接对扛,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对中国的谴责和示警可说毫无保留,剑指中国共产党具侵略性、破坏性,是盗贼,中国外长王毅则索性反击美方是骗子。彼此涎沫飞溅,刀剑往来,让许多迄今尚未对华为问题明确表态的欧洲国家要依美国警告,全面禁止华为;或采取英国模式,部分限制华为,更觉莫衷一是。

中美争锋过程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应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的论辩。傅莹曾在英国深造,并担任过中国驻英国大使,记忆中她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中国大使,深谙西方文化、英式应对的傅莹,让派驻伦敦的国际媒体很难不喜欢她。面对挑战中国的问题时,傅莹从未在公开场合急切反驳或咄咄逼人,总以西方能理解的方式和从容态度,四两拨千斤替中国辩解------ 她这次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针对华为的“提问”,即是典型的例子。

2020年2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中)与其他慕尼黑安全会议与会者召开记者会。(美联社)
2020年2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中)与其他慕尼黑安全会议与会者召开记者会。(美联社)

从技术官僚和专业角度观看,傅莹绝对是一位优秀的外交官。但华为之争,不单只是科技,而是安全和政治体系的基本保卫战。傅莹和佩洛西两人的答辩,实际上正是共产与民主制度对抗------傅莹说技术是一种工具,她承认中国技术来自西方发达国家,强调中国政治体制并未因此改变,反问西方国家为何害怕华为,民主制度如此脆弱吗?

傅莹没错,技术是工具,但政治制度不在于强大与脆弱,在于是否赋与人民自由意志的选择权利。中国随着世界运转引进西方发达技术,集权专制体制未改变,正是引人思考的关键------谁要一个有先进技术,但讯息无法自由流通,禁止推特和脸书,限制国际媒体入境的政治体制?民主自由人权听来陈腔滥调,但这个逐渐被拥有这些权利的国家与人民视为理所当然的普世价值,透过中美两国在本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交锋,显得更加可贵。中国崛起了,但中国未必得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