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作家、翻译家巫宁坤先生(图源:巫宁坤告别暨追思会)

评论 |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正是这样一位对“洗脑子”断然说不、对“奴役人”决然谢绝的巫宁坤先生,赢得了我的敬重。即便他于1991年去国赴美定居,我依然敬重他。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个多少染上点传奇色彩的小故事。

评论 | 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 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一个多月前,我读了余东海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怀念刘晓波”。东海先生在文中说:哪里是我的祖国,哪里就必须自由起来。

评论 | 江棋生:六四30周年感言

30年后的今天,一个关于六四的重要史实值得我再次对其聚焦、将其剖析。这一事实是: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平息反革命暴乱”的中国政府,一直怕六四、躲六四;除了在极个别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决不去触碰六四,提及六四。

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江棋生)

3月21日下午,江苏盐城响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内发生特大爆炸事件,瞬间烈焰腾飞,火光冲天,大地震颤,哀魂悲号!据最新披露的数据,这起由人祸造成的灾难已至少夺去了78人的生命,另有600多人受伤和28人失联。

遥送李锐老(江棋生)

10天之后的2月16日上午,我在赶往苏州北高铁站准备回京的路上,得悉“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常识的、有着真性情的”李锐老驾鹤西去,享年102岁。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江棋生

江棋生,1948年生,文革期间在农村插队落户;1978年考入北京航空学院,获工学学士、硕士学位。 1985年至1988年,在清华大学分校任教;1989年9月被投入秦城监狱,1991年2月获释后成为自由撰稿人,因观点与言论屡屡受到当局迫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