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吗?

2019-10-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在新疆和田地区一家集市上一张海报,推广讲普通话是民族团结的基础。(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在新疆和田地区一家集市上一张海报,推广讲普通话是民族团结的基础。(美联社)

《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第三部分,以“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为题展开其论述,但内容却很苍白无力。因无法自圆其说,只好强词夺理、胡搅蛮缠,以貌似有理掩饰其理论、论据的空虚。

该部分第一段称,“中华民族的发展与形成,是中原各族和文化同周边诸族和文化连续不断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过程。先秦时期的华夏族群,经过长期与周围族群的多元融合,特别是经过春秋战国500余年大动荡的交汇与融合,至秦汉之际,进一步与周围族群融合为一体,形成一种以中原人口居多的汉族,并从此成为中国历史进程的主体民族”开场。

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中华民族”的概念是什么时候才产生的?根据中文资料一致的看法,“中华民族“一词最早出现在1902年4月《新民丛报》第5号上,梁启超所写《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齐,海国也。上古时代,我中华民族之有海权思想者,厥惟齐。故于其间产出两种观念焉,一曰国家观;二曰世界观。”特别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中华民族”仅是指汉人。

有意思的是,《历史问题》白皮书居然可以穿越时空,将上世纪初产生的、意义模糊的一个概念,大义凛然地应用到春秋战国至秦汉之际的“民族”历史叙述中。

更为可笑的是,这“民族”概念本身也是近代西方的产物。“民族”一词是自日本引进的,直到近代梁启超等引进“民族”概念之前,中文世界还沉浸在大清朝子民的愚昧虚幻中,至多是几个稍微有头脑、有点骨气的中文知识分子,时不时喊一喊“反清复明”。

等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汉人知识分子,才开始在香港受过教育、周游过美国的孙中山,日本留过学的黄兴等带领下,进化到汉民族主义境界,开始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极端排外口号,才开始编造“中国民族”等虚构的民族叙述。

“中华民族”也只是这“中国民族”等虚构名词,不能承担大一统野心家期盼之内涵时,重新编造的新名词而已;因而,因为没有历史的根基,一直到共产党窃取中原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止,“中华民族”还只停留在一部分为帝王将相大一统忧心的中文知识分子的“爱国”论述中,而根本无法在广大民众中扎根。

将一个近代概念牵强附会、上溯至秦汉,只能说明现今当局之愚昧无知,也说明当局在拼凑虚构“中华民族”时的无奈与黔驴技穷。

本部分第二段的“汉代张骞‘凿空西域’打通丝绸之路……”,根本不值一驳。似乎,张骞之前“西域”路不通?根据大多数研究丝绸之路历史学者的观点,大月氏、赛人(斯基泰)等古代人种,都是自西向东进入西域的西方人种;而匈奴又是自东向西进入西域的蒙古人种。在张骞进入西域前,上述人种、民族都已存在于西域。

张骞只是作为汉王朝的使者进入西域,而且张骞进入西域的时间远晚于匈奴、大月氏、赛人等进入西域的时间;他打通的只是汉王朝与西域的外交往来而已。切记,是外交往来,绝不是什么“中华民族”的大融合!

本部分第三段,“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区”。首先,自古没有“新疆”。新疆是1884年满清化藩为省时,给予回部天山南、北、东路的总名称!

至于第三段罗列二、三十个曾经在东突厥斯坦(西域)生活过各人种名称,大多数是以匈奴、突厥、回鹘、蒙古之名建立各帝国内众部落之名称,或以西域各城邦国之名命名的匈奴、突厥、回鹘联盟部落。总之,都是北方游牧帝国内各部落之名,就如战国时代秦、楚、齐、赵、鲁、晋、卫等。

蒙古帝国被冠于元朝,而成为中文世界一部分学者的骄傲,应该是最令人惊奇的中国式历史叙述。蒙古人在征服了中亚、西亚、俄罗斯等之后,最后征服了南宋。被征服的南宋,也只是蒙古帝国征服众多王朝之一部分而已。

更令人不齿的是,很多中文学者还无视蒙古帝国以民族歧视,将汉人置于被统治各人种中地位最低下者行列,而大喊“我大元朝帝国”,说起成吉思汗满口流水。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蒙古人建立的元帝国和被征服的中原奴才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满清和蒙古一样,自1664年几千铁骑入关,一路势如破竹攻城掠地,以“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古代帝国征服扩张惯用之野蛮杀戮恐怖手段,征服了中原大明朝。

在征服大明之后,又过了一百年,约1776年,满清因准噶尔卫拉特蒙古汗国以不断侵入现青海等地,试图统一蒙古所为烦扰,而出兵剿杀卫拉特蒙古部落;以种族灭绝式野蛮屠杀攻占了准噶尔汗国,并顺手牵羊,利用送回被当人质、拘押于准噶尔的叶尔羌汗国两个王子之名,使叶尔羌汗国成为了满清附属。

中文历史学者有意视而不见满清以理藩院,也就是管理外国人事物的部门来单独管理藏、蒙、回(东突厥斯坦)三地事物,中原属于总理衙门管理之事实,大谈满清的“统一中国”。

满清作为异族征服者血腥入侵中原的这段历史,也被一部分中文世界历史学家、大一统爱国主义者歌功颂德,自喻为“我大清王朝”。而且,还有一部分现代中文御用历史学家,竟然大言不惭极力为满清慈禧的:“宁予外贼,不予家奴”之说辩解,以图自圆大一统学者之认贼作父的丑恶嘴脸。

在此,我以引用孙中山在《民族主义》第二讲中说过的话:“中国几千年以来,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以至于完全亡国,已有了两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结束这段驳斥。

本部分最后一段,“新疆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始终和中华各民族关系演变相联系”这句话,如果除掉“新疆”和“中华民族”这两个近代编造名词的话,大概,是整个这一部分里唯一的一句大实话。

自远古有历史记载以来的中文史书,一直都在叙述着自殷、商、夏、周、战国、汉、隋、唐、宋、明,与匈奴、突厥、回鹘、蒙古、满清直到近代东突厥斯坦、蒙古、图伯特,中原王朝扩张,或者是北方游牧帝国征服中原,给自大小兴安岭至中亚以及中原带来的无穷无尽的战争和灾难;同时,这些征服扩张也影响着生活在这广袤土地上,各民族的生活习惯、文化习俗、传统和宗教信仰。

这些征服和扩张只是满足一人的野心,与大一统、民族融合毫无关系,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灾难和贫穷!这征服扩张,带来的是奴役,而不是自由、独立和尊严。所以中原的征服扩张,确实以血腥和残暴影响了东突厥斯坦各民族关系,使得东突厥斯坦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柯尔克孜、蒙古、锡伯、回等各民族儿女肩并肩浴血奋战,将中国侵略者赶出了家园,先后两次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时至今日,就因为中华帝国继续的征服与扩张野心,将东突厥斯坦各民族几百万人关进了现代集中营;使得包括香港在内的,处于红色中华帝国野蛮统治下各民族人士,不得不再一次,为将侵略者赶出家园而献身呼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