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果园小区(视频截图)

评论 | 刘青:强拆横行无忌凸显的大陆悲哀

北京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的上千居户,上月收到一纸镇政府的公文,声称他们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限三日内自行拆迁。

评论 | 刘青:公安姓党释放的信号

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在中共四中全会后宣布,公安姓党乃是公安部的根本政治属性。

评论 | 刘青:中共为何敢公示“抢劫私企开始”

中共对大陆民间私企刚刚公示了,将私企收归中共所有的“抢劫开始”了。在中共诸多信号中最肆无顾及的,便是中共杭州市政占据者悍然宣布,派官员进驻一百家规模私企,包括阿里巴巴、娃哈哈和吉利控股等大陆各行业为首的私企。何为派驻?

评论 | 刘青:习近平“美梦”因何必然残破

因为与习近平的美梦恰恰相反,中共深陷与美国贸易战、经济失速或可能衰退中、中共内部分裂明显斗争严重,以及香港民众反送中等等无解的困境,习近平所谓的中国梦已成快速衰亡的噩梦。

评论 | 刘青:习近平对香港为何犹疑不决

在香港送中立法引发的抗争中,香港市民无所畏惧和坚定不移的反抗,却显示了习近平不知所措的低能无效,戳穿习完全没有处理突发复杂局势的能力。

刘青,原名刘健伟,一九四六年生。在南京工学院时,参与了院校发起的反四人帮运动,此运动后发展到北京形成遭中共镇压的四五运动。后参与民主墙运动,被选为民主墙联席会议召集人,同时是四五论坛召集人之一。遭中共关押二次近十一年。在国际社会救援下,是首批被中共放行的异议人士。抵美后担任中国人权组织主席,退休后仍担任理事。曾多次获人权及民主奖项。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刘青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