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六四31周年 中国的年轻世代站出来了

2020-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今年六四31周年纪念,正值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导致已经形成惯例的线下纪念活动无法举办,包括香港在内的各地的烛光晚会也被取消。早在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和一些朋友就担心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恐怕受到很大冲击。但是结果令我欣慰且有点意外,因为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有一个往年没有的新的亮点,那就是年轻世代的加入。

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展开前,就有美国普渡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孔志豪发表公开信,呼吁海外中国留学生纪念六四。随后,在6月4日前后的各类线上纪念活动中,纷纷出现了中国90后世代的新面孔,包括在澳洲念书的网名“洞物园”的一名女生,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攻读硕士的吉家宝和即将进入康奈尔大学念本科的宗齐等。他们不仅勇敢地实名露脸参加活动,而且发言内容十分精彩,普遍获得好评,让人看到新生代反对力量的实力。现在,一部分海外中国留学生已经组织成立了“青年宪政会”,誓言为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努力,成员已经超过百人。

6月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读书的一名杜同学发表公开信,题为《这是我们的责任——几位留学生对海外学子的呼吁信》,信中在回顾了历史上中国留学生曾经起到的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作用之后,提出:“作为中国留学生,我们来到了自由的土地,可以得到充分的信息。如果愿意独立思考,也会得出100多年前的孙中山先生一样的结论,那就是:民主自由宪政是历史发展的潮流,也是中国未来的必然选择。因此,除了学习先进科技,了解学习所在国家的民主宪政的历史、理论和实践,将来在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发挥留学生群体的优势作用,这是我们的一种责任。这种责任,才是真正的爱国,才是有实际行动和实际作用的爱国!历史将会证明,我们的选择是站在历史正确的方向的选择。”公开信最后大声呼吁:“同学们,中国进步,舍我其谁!”。据我所知,这封公开信,已经得到十几位海外留学生的联署支持。

这样的现象绝不只发生在海外。六四前夕,我接到一封来自中国内地的高中生的来信,他在信中询问我“如何做一个自由民主的布道者,如何在国内切实地为民主做些什么?”,他表示:“我想改变自己,我们每个人自己改变就能改变中国”。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是否能令他满意,但是他能提出这样的问题,代表即使在国内,也还是有新生代在认真思考改变中国,并在积极寻求具体的方式。事实上,这些年来,我接到的来自中国的年轻朋友的来信越来越多,也反映了一定的趋向。

前几年,外界对于中国的年轻世代非常失望;最近几年中共大量动员小粉红,更是严重玷污了年轻世代的形象。实际上,小粉红确实很多,但是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觉醒,以上举的那些例子都是证明。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开始严重倒退,对于有理念和理想的年轻人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正是因为政治环境的这种恶化,激发出了更多年轻人的不满和改变的意愿,我们称习近平为“总加速师”,确实并不过誉。我相信,也期待,未来会有更多的年轻世代站出来,这会使得中国的未来更有希望。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