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历史档案图)

评论 | 魏京生: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之三)

如今的很多朋友,喜欢把小粉红民族主义运动比作义和团,其实这两者很相似却不同。义和团的目标是宗教性的,或者说是传统的皇权主义的副产品。这和现代小粉红的民族主义狂热不是一回事儿。

评论 | 魏京生: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之二)

上一篇《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发出之后,在推特上看到不少诚恳的评论。有些评论给我的感觉,所使用的资料还是从共产党的历史教育中得来的。

评论 | 魏京生:五四运动的经验与教训(之一)

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到现在一年多了。我以为会有一些有份量的回顾与评论,可以发人深省。很遗憾,在习近平政权的高压政策下,居然一反常态没人敢发声,万马齐喑。

评论 | 魏京生:自作孽不可活

自从2003年中法合作建立武汉四级实验室以来,他们内部的争议就不断。很多学者因为怀疑中国的生物武器研究,反对帮助中国建立这个实验室。

评论 | 魏京生:武汉肺炎的后续影响

武汉肺炎被中共发展成全世界的灾难,它的后续效果应该比一般性的灾难更严重。中国的朋友们可能更关心它对中国的后续影响,以及对每个中国家庭的影响,特别是负面的影响,或者按照流行的说法叫做负能量。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魏京生,1950年生,中国著名异议人士;1978年在西单民主墙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宣扬民主;后两度入狱,长达17年。1994年获美国罗伯特·肯尼迪人权奖,1996年获欧洲议会萨哈罗夫奖,1998年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奖。1997年底流亡美国,1998年被推举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