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一些老照片,关于尊者达赖喇嘛与尼赫鲁总理第一次见面在北京

2020-03-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而当时,年轻的尊者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因受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在北京。(推特)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而当时,年轻的尊者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因受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在北京。(推特)

在3月10日——西藏当代历史上最重要的纪念日——的前一天,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位印度学者发布了一些老照片,是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而当时,年轻的尊者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因受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在北京。

翻开尊者达赖喇嘛自传中译本《流亡中的自在》,尊者这样回忆19岁的自己与65岁的尼赫鲁第一次见面:

“我还在北京时,尼赫鲁也访问北京。在某次周恩来作东的宴会上,他是上宾:如同以往,所有客人都依序向前,引介给他认识。还没有轮到我时,他似乎非常和蔼,跟每个到他面前客人都能说上几句话。然而,轮到我时,我和他握手,他却木然不动,眼睛直视正前方,一句话也不说。我觉得很窘,我说了一些‘能见到你,我好高兴’以及‘西藏虽然是个边远国家,但是我曾听说过许多你的事情’之类的话,想打破僵局。最后他终于说话了,不过却是敷衍了事的态度。我非常失望,因为我曾想和他谈谈,询问印度对西藏的态度。总之这是一次非常奇怪的会见。

稍后在他的要求下,我和印度大使会面,但是这次会面也和上一次我见尼赫鲁一样的失败。虽然我有一位英语说得很好的官员,但是中共坚持我必须带上中共的译员同行。这也就是说,印度大使所说的英语必须很辛苦地先译成中文,再转译成藏文。这实在是一次非常不舒服的会谈。因为有中国人在场,所以一些我想讨论的事情就无法说出来了。……侍者斟茶时,碰翻了一盘外国进口的水果,……我那位非常庄重的中国翻译和他的助手(没有官员是单独行动的),手脚着地在地毯上边爬边捡,我所能作的就是阻止我自己大笑。”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推特)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推特)

尊者达赖喇嘛的自传里关于尼赫鲁总理还有专门的一章,主要是讲述1956年11月去印度参加佛陀2500年诞辰纪念仪式,与尼赫鲁有几次会面和深刻的谈话。实际上尊者向尼赫鲁表达了寻求政治庇护和协助成立流亡政府的愿望,但一直都希望跟中国领导人建立良好关系的尼赫鲁不愿与中共结怨,并同特别赶来阻止的中国总理周恩来达成协议,故拒绝了达赖喇嘛的请求并坚持要求他返回西藏。

年轻的尊者达赖喇嘛对尼赫鲁与毛泽东做了这样的比较:

“和毛泽东相比,他显得没那么‘自信’,但是他不独裁。他看起来是个诚实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他会被周恩来给骗了。”“(周恩来)充满了魅力、笑容和欺骗。”

1959年3月17日,尊者不得不离开故土而踏上流亡之路,在靠近边境时获得报告:“印度政府已表示愿意收留我。听到这消息,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不愿未得允许就踏上印度的土地。”抵达印度不久,尊者收到印度官员呈交的尼赫鲁发来的电报,充满慰藉地写:

“我的同僚们和我欢迎你,并致候你安全抵达印度。我们很高兴能提供必要的设备给你、你的家族和随员,以便安住在印度。对你保持极高敬意的印度人民毫无疑问地会依照传统,给予阁下应有的尊重。愿慈悲关照你。”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推特)
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于1954年10月间访问中国与毛泽东等中共首脑会面。(推特)

毛泽东一定恨死了尼赫鲁。据找到的资料显示,毛泽东与尼赫鲁早在1939年就有书信往来,1954年尼赫鲁访问北京得到毛泽东热情接待,甚至沿途有100万人夹道欢迎。他跟毛泽东长时间交谈,在中南海话别时毛还用湖南口音吟诵屈原诗句:“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但是,不及五年,因为尼赫鲁和印度政府不但收留了出逃的尊者达赖喇嘛和十万藏人,还提供了永久的栖居之地,中国就跟印度翻脸了。正如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中写:

“……中国政府对此耿耿于怀,自此以后两国边境争议就迅速地上升,边境争端成了中国对印度进行攻击的焦点。从中国方面编的一部《西藏大事辑录》中看,从1949年到1958年,辑录中没有一条与中印边界有关。然而自十四世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印度之后,当年就开始出现中印边界争端的条目,此后年年都有,一直延续。

……要说中印边境争端在西藏叛乱后突然如此集中地发生,在时间上完全是巧合,难以令人相信。从1959年以后,这种冲突不断升级,到1962年,发展到了相当激烈的地步。仅1962年的7月上旬,北京和新德里之间互换的抗议照会即高达378次。同年9月份,双方开始发生小规模交火;10月20日,中国军队向印度发动大规模进攻,中印边境战争正式开始。虽然目前没有证据断定中印战争是中国在西藏问题上对印度的报复,但根据上述时间顺序,不能不认为有一定关系。”

不但如此,毛泽东还不止一次地当着各国外宾的面大骂尼赫鲁,说“尼赫鲁是个什么呢?他是半个人,半个鬼,不完全是鬼。我们要把他的脸洗一洗……现在西藏问题闹出许多鬼,这是好事,让鬼出来,我是十分欢迎的。”毛泽东是不是真欢迎不知道,但他不停地怒斥尼赫鲁是“半人半鬼”,显然尼赫鲁伤透了他这位中国老大哥的玻璃心。

(相关资料来自:尊者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1990年台湾联经出版。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运》,1998年明镜出版社出版。
罗胸怀《毛泽东历史瞬间》,2015年新华出版社出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