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 不设防的澳大利亚和侵门踏户的中国 ---介绍克莱夫·汉米尔顿的著书《无声的入侵:中国因素在澳洲》(四)

2019-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大利亚作家汉米尔顿(视频截图)
澳大利亚作家汉米尔顿(视频截图)

形形色色的洋五毛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在这本书中我们看到的是“有钱能使洋鬼子推磨”。如果说若干生在澳洲的中国裔人士为中国的利益闻鸡起舞,是因为他们的国家认同依照种族和血缘,而非价值和理想;那么,若干活跃在澳洲政坛、学界、媒体和社会各个领域的“洋五毛”充当中共的走狗,则是对中国手上的大袋狗粮垂涎三尺。

本书写得活灵活现、呼之欲出的一个人物,是被人们取了“北京的鲍勃”这个绰号的前工党外长、前新南威尔士州州长鲍勃·卡尔。卡尔退休后不甘寂寞,出任由黄向墨捐款设立的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利用其原有的政商关系,将该学院打造成一个“中国有理学院”,一个中宣部在澳洲的分支机构,卡尔本人也成为“澳洲最嚣张的亲中评论家之一”。中国大使马朝旭形容该机构的建立是“我们双边关系上的一个历史性事件”。确实,这个机构从不触及敏感问题,例如人权问题。卡尔称赞中国法西斯式的阅兵展现了“中国是捍卫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他主张澳洲应当抛弃日薄西山的美国而与蒸蒸日上的中国结盟,因为“澳中两国有着共同的利益,我们都追求和平,都希望避免地域冲突,谨慎处理争端”,这好像是从《环球时报》抄袭而来的段落。因此,卡尔被中国官媒称之为“中国真正的朋友”。

洋五毛绝不仅仅只有卡尔一人。哈密尔顿专门为这类人设置了“中国的朋友”这一章。他点出了“中国俱乐部”的一些重要成员的名字,包括前总理霍克和基廷,他们利用澳洲开放的民主制度的弱点,捞取已经被洗白的来自中国的黑钱。他也列出几类不同性质的“中国朋友”:一类是“天真无邪者”,前总理霍克牵线将澳洲大片土地卖给中国,并称赞中国在过去的两千五百年从未侵略外国——看来,他的中国历史知识太过贫乏了;一类是现实主义者,前总理基廷认为中国崛起不可阻挡,美国只能望洋兴叹,所以澳洲要赶紧选边站;一类是投降主义者,战略分析家休·怀特认为,中国如何迫害自己的公民与澳洲无关,而澳洲未来的繁荣有赖于中国,所以澳洲在跟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必须搁置自己的价值观,顺从中国的要求;一类是实用主义者,澳洲驻中国前大使芮捷锐在北京做生意,呼吁澳洲赶紧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签署引渡条约;一类是“亲爱的朋友”,汉学家、格里菲斯大学孔子学院的创办院长格林·马克拉斯,是习近平的粉丝,他将习近平的表扬视为“我职业生涯的顶峰”;一类是绥靖主义者,公司高管克瑞·斯托克认为“必须通过中国人的眼光去看人权”。汉米尔顿遗憾地看到,这些人都是反对民主的澳洲人,正在将澳洲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尽管如此,汉米尔顿并不认为中国可以接管澳洲。中国并非不可战胜,当有人站起来顶住中国的欺凌时,中国就会退避。汉米尔顿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发现,有一群澳洲华裔人士组成“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他们意识到中共向澳洲伸出黑手的危险,他们要保护他们只是一来在这里生活的自由。汉米尔顿也建议,澳洲政府可以凝聚印度、日本、南韩、印度尼西亚、新西兰等民主国家,形成亚太民族国家联盟,以此来与美国构建一个更均衡的联盟。要从澳洲根除中国的影响,虽然为时已晚,但还不至于无药可救。时不待我,必须立即行动起来,正如汉米尔顿所说:“我们需要开始采取措施,去重获我们的独立,并且坚持下去,尽管必然会遭到报复。我们的天真及我们的自满是北京最强大的资产,童子军起而对抗黑手党教父。虽然如此,只要所有族群背景的澳洲人都了解到这个危险,我们就能够开始保护自己的自由,免除新极权主义的威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