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为什么今生不做中国人? ---《今生不做中国人》自序 (三)

2019-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余杰(AFP)
余杰(AFP)

中国是丧尸国度,中国式病毒危害世界

 

在中国,邪恶的不单单是共产党。共产党刚刚建党时只有五十多人,今天党员人数最多时也不过八千万人,从来不占中国人口的多数。若多数中国人都挺身而出反对共产党,中国早就「剿匪」成功了。中共能稳固地统治中国至今,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中共有足够的「群众基础」。

在中国,若说共产党是绑匪,大部分中国人是人质,那么当了七十年的人质之后,谁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一种丧尸病毒在悄无声息地蔓延。丧尸这个物种,是从人类变化而来,可以说是灾难,也可以说是变异,还可以说是进化。在丧尸病毒的作用下,从普通的人类变成的丧尸,没有了人类的情感和理性,却比人类更有耐力、没有痛感、不会生病。丧尸的本能是咬人,被咬的人立即变成新的丧尸,这是丧尸特有的扩散模式。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数学教授罗伯特·J·史密斯声称,他通过数学工具创建丧尸扩散模型,计算出丧尸的传播速率。丧尸的扩散建模与生物病毒有些类似。根据模型预测,在高传染性的前提下,僵尸病毒几乎不可阻挡,可摧枯拉朽般从一个城市蔓延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死亡的人类会重新加入僵尸队伍,继续攻击未被感染的人类,丧尸可以在几个星期内统治世界。

我常常观看欧美及韩日、港台拍摄的水平不一的丧尸电影,不由自主想到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从不拍摄丧尸题材的电影?原因很简单,中国本身就是丧尸国度,拍摄中国的社会现实就足够惊人了:李扬的《盲井》、王兵的《铁西区》、托马斯·列农(Thomas Lennon)与杨子烨(Ruby Yang)的《颍州的孩子》、贾樟柯的《天注定》……不都是活灵活现的丧尸电影吗?

中国自己是丧尸国度,还要把世界变成丧尸统治的世界。在全球化时代,逃离了中国,未必就能逃离丧尸病毒的感染。中国的丧尸病毒已蔓延到全球。二零一九年初,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和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双双折翼,他们的一系列言行显示,他们不再代表各自国家的利益,不知不觉地成了中国利益的代理人——为什么一跟中国沾边,即便是洋人也轻而易举地就腐化变质呢?

澳大利亚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哈密尔顿(Clive Hamilton)针对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进行调查研究,发现从政界到文化圈、从房地产到农业、从大学到工会,甚至连小学都充斥着中共的影响力。中共的渗透瞄准澳大利亚的菁英人士,动员大部分澳洲华人买通政界和商界、限制学术上的自由、恐吓批评他们的人、收集讯息给中国情报单位……澳大利亚处于立国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美国多所大学关闭了几年前在美国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人们发现,「孔子学院」以孔子之名,行法西斯之实。美国全国学者协会研究项目总监蕾切尔·彼德森(Rachelle Peterson)严厉谴责说:「孔子学院限制了有关中国的论述,为中国政府的形象洗白,这种宣传手法不应在高等学府中存在。」

而当南韩指责中国为雾霾源头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不知道南韩是否有充分数据指称雾霾来自中国,相反,「这两天北京的雾霾好像没这么多」。古往今来,还能找到比这更无耻的国家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