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川普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川普《让美国再度伟大》

2019-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一场名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聚会中。(美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一场名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聚会中。(美联社)

华人世界为何以反对川普为乐?

要了解被左派媒体描述成“狂人”的美国总统川普,如果只读一本书,那就是川普全盘托出其政纲的《让美国再度伟大》(台湾出版的中译本名为《川普总统》)。读完这本书,你就知道川普一点也不狂,川普乃是用常识治国,让美国回到其稳如盘石的立国根基之上。

这本书的中文译本的出版,背后有一段有趣的小故事。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总编辑余宜芳在其脸书上讲述说:“川普当选后,我和主编商量,既然川普未来将是影响全世界的重要因素,我们真的应该要了解他在想什么、尝试了解他的背景、意识形态,以及他未来的施政方向。”然而,在已经拥有百分之百的出版自由的台湾,出版川普的著作居然成了一个不言自明的禁忌:“选前即有版权代理介绍过不止一本川普的相关著作,但台湾出版界没有任何人购买版权。不像柯林顿、欧巴马,甚至希拉里的版权各家争抢,川普实在不讨好,就算当选总统了,对他感兴趣的出版人仍然不多。我们以相当合理的版权金取得《总统川普》的授权。当时,我连找写推荐序的人选都战战兢兢,深怕被拒绝。”可见,左派从来就不尊重言论自由的价值,他们用“政治正确”造成了某种“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氛围。尽管如此,余宜芳竭尽全力让此书得以出版:“就个人来说,我是欧巴马迷,实在不可能欣赏川普其人其行,书中内容当然也不可能百分百认同。但,我相信,身为编辑,不见得要认同每一本书,却一定要有能力理解每一本书的价值何在,以及尊重每一本书的潜在读者。”

余宜芳对编辑的职业伦理和职业素养的论述,让我肃然起敬。但这个小故事从反面说明,台湾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的媒体、文化界、知识界,对川普的敌意和误解有多深、多大。川普是里根以来最亲台的美国总统,川普政府集中了一群毫不掩饰地肯定台湾民主的高官和顾问,川普执政以来通过了一系列对台湾极为有利的政策和法案。但是,就是因为川普是右派,而华人媒体和读者长期以来奉《纽约时报》和CNN的报道和评论为“字字是真理,句句是真理”的圣旨,所以大部分台湾人和华人不假思索地成以反川普为时髦。这样,那些被洗脑的台湾人宁可拥抱伪善的左派价值,却不惜牺牲独派的理想。

一个更为严峻的事实是,如果不能了解川普及其国际战略,台湾就无法在这场四十年来最重要的中美关系变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对策。中共因为此前低估了川普的决心和勇气,在刚刚开打的中美贸易战中一败涂地、跪地求饶;而台湾若无视川普的新思维,就有可能错过一次全面提升美台同盟关系的重大契机。所以,《让美国再度伟大》是一本必读之书——你不要听信媒体怎么描述川普,而要看川普怎么讲述自己的想法和愿景。

川普为什么能赢:让美国再度伟大


美国总统特朗普拿着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签名后递给支持者。(美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拿着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签名后递给支持者。(美联社)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美国及全球的左派,也包括习近平和普京等独裁者们,至今仍然无法理解川普现象或川普主义。他们过于自信、过于傲慢,不愿倾听、不愿阅读,最后自己陷入“无知者无畏”的境地。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一次公开访谈中喃喃自语:“我们至今仍然弄不清楚美方究竟要我们做什么?”

其实,川普的想法很简单。川普是用常识治国的现实主义者。读一读曾任白宫高级顾问的班农在日本东京的演讲,读一读川普的这本《让美国再度伟大》,就能清楚地知道川普在移民、外交、军事、教育、能源、医疗、经济、基础建设、媒体和税制等十大方面的主要政策了。

川普不同于那些光说不做的政客,不同于那些只会说漂亮话的菁英;川普是那种有经商头脑、会管理事业的聪明人——他治国如同管理自己的企业王国,锱铢必较、寸土必争。川普要用他所有的努力、用基本常识让美国重新伟大,他在竞选期间所作出的承诺,上任后绝大多数都实现了。

班农很早就发现“川普必定能赢”的真相——二零一五年六月,川普从扶梯走下来、在川普大厦的大堂里做了一场激情四射的演讲。“当他在扶梯上方的时候,他还只是排名第七的候选人,在他走下那个扶梯做完那个演讲后,他就成了民意调查第一名的候选人,从此一路向前。”川普的出现绝非偶然,他不仅拯救了美国,更拯救了世界。正如班农所说,这个世界正处于刀刃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黑暗巷子,就像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时期,这是个决定性的长巷。当我们走到巷子另一端的时候,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将会是和平与繁荣还是二十世纪那时的死亡与摧毁?”然而,欧洲已经沉沦,若美国再走向衰败,这个世界就成了中国、俄国、伊朗这些流氓国家予取予求的盘中餐。如果说习近平、普京、埃尔多安们误导世界走向黑暗和暴政,那么川普、安倍晋三、文翠珊(英国首相)、博尔索纳罗(巴西新总统,号称“巴西的川普”)们则引导世界走向自由和光明——左派们当然拒绝承认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

川普的常识治国,就是化繁为简,脚踏实地,解决问题。在本书中,川普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需要的是能够解决难题、开始用可行的方法处理问题的领导者。有人说我应该设计几百页的规章跟繁文缛节,但这不是我的目标——我们需要把常识拟成政策,有必要的话好好敲一敲某些人的脑袋,推行这些政策。”有了正确的战略思想,当然还要有好的人和团队,川普说:“我会找到全世界最擅长做某件事的人,找到我们需要的人,然后我会聘请他们来做事,接着我会放手让他们去做,不过我从头到尾都会监督他们。”有人批评川普更换内阁高官和顾问过于频繁,殊不知,川普不得不在华府之外寻找“圈外人”来形成他的团队,这当然需要一个尝试和淬炼的过程。

左派的“政治正确”与“我们相信上帝”的美国价值之战


正在展示的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美联社)
正在展示的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美联社)

川普在书中讲述了一个颇具讽刺意义的故事:多年前,他在自己位于佛罗里达棕榈滩马拉阿歌庄园,升起一幅巨大的美国国旗。国旗在风中骄傲地飞扬,那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可是,棕榈滩地方政府竟然觉得这面国旗太大了,说它超过了《土地分区使用管制法令》规定的大小,要求川普换一面小一些的国旗。川普拒绝了:难道在自己的家门口挂国旗的自由也没有吗?美国宪法不是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吗?结果,地方政府下令,每天罚款两百五十美元。

川普愤怒地感叹说:“竟然因为挂美国国旗就被罚款,他们应当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想在这个国家挂起美国国旗还需要特别许可,实在太可悲了。”于是,他提起诉讼,告地方政府侵犯宪法赋予的权利,要求地方政府赔偿两千五百美元。最后,地方政府撤回了对川普的罚款裁决。那面国旗从此一直高高飘扬。这一小小的事件,或许刺激川普挺身而出竞选总统,以总统的身份来捍卫美国价值。

左派在美国和西方已经升级为一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变形的极权主义。左派口口声声说他们是“自由派”,这个命名玷污了“自由”这个崇高的词语。左派从来不在乎什么是自由的真谛,他们只在乎自己绝对的自由,而竭力压迫乃至扼杀那些跟自己不一样的观点的自由表达。所以,如果再不挺身与之抗衡,美国宪法以及罗斯福所倡导的“四大自由”都将成为一纸空文。

很多美国年轻人轻信社会主义,幻想有白吃的午餐,不喜欢坚持“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一圣经教导的川普。这些年轻人在冷战结束之后出生,从来不知道共产主义的危害有多大。他们对中国颇有好感,却不知道中国将数百万少数族裔关进集中营,十三亿民众生活在老大哥的注视之下,他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川普执政以来,领导美国在价值上归回正道,只有在价值上归回正道,美国才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再次伟大。在本书中,专门有一章讨论“价值观”这个主题。川普严肃地指出:“事实上,就是我们根深蔕固的宗教信仰让这个国家变得如此伟大,我们对圣经教诲的信念和我们的成长、成功息息相关。”左派千方百计在公共生活中抹煞基督信仰的印记,就连“圣诞节”这个词都变得有问题了。川普反问说:“为什么那些口口声声说要别人尊重他们信仰的人,却不会去尊重别人的信仰?”他勇敢地纠正这种错误。比如,他最重要的举动就是,先后任命了两名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让最高法院真正成为美国宪法和公民自由的守护者而不是破坏者。

“坏中国”就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一名男子头戴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圆顶小帽子参加一场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聚会。(美联社)
一名男子头戴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圆顶小帽子参加一场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聚会。(美联社)

对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川普深信里根的名言——外交政策的基础就是:以力量为运作模式。川普在书中写道:“我们必须维持全世界最强军力的地位,而且是远超过其他国家的军力。我们必须让所有国家看到,我们愿意用经济实力奖励合作的国家,然后惩罚不配合的国家。”川普坚定地指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不改害怕说出口。拳王泰森曾说,他的人生观是:‘每个人都有他的作战计划,直到嘴上中了一拳。’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训练出打那一拳的能力。不管要花多少钱,我们都得给足军方的经费。”早在十五年前,川普还是一介布衣的时候就说过:“我们不能期望军力和外交向前进,因为军方拿的是倒退走的军费。”他上台后立即努力提升国防开支、振兴美军士气,派遣美国舰队进入南海和台湾海峡,不再坐视中国的为所欲为。

在冷战早已结束的今天,美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川普指出,美国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中国。在美国,公众获得的关于中国的主要信息是经过筛选的,左派在西方社会塑造了一个虚假的“好中国”的形象——资本主义、中产阶级、往民主方向发展的中国,川普却看到了“坏中国”的真相:它限制国民上网、镇压政治异议者、强行关闭报社、监禁反对者、限制个人自由、发起网络攻击,还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操控经济。同时,中国还不断增强它的军事实力。有经济学家预测,中国会在十年内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由此,川普追问说:“那我们做了些什么来确保美国会有能力跟他们竞争呢?我们为了打败他们采取了什么措施呢?我们直接放弃了。”

川普刚刚当选的时候,某些中国人欣喜若狂,认为川普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可以收买的商人。可惜他们没有读到这本书——这本书当然不可能在中国正式出版,中共对信息的封锁和钳制,戏剧性地让自己成为这个政策的受害者。其实,川普早已毫不掩饰地说出对中国的基本看法:“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国说成我们的敌人,可是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用低薪劳工摧毁了好几个产业、抢了我们几万个工作、刺探我们企业的情报、偷走我们的科技,还刻意让他们自己的货币贬值,使得进口美国商品变得更贵。”

那么,如何对付中国这个极端危险的敌人呢?川普深知,“我如果想在市场上生存,就必须比竞争对手还要聪明”。川普知道,美国不必担心失去中国的市场,“美国固然需要中国,中国更需要美国。我们要利用我们的影响力改变现状,把情势转到对美国和人民有利的位置”。所以,“第一步就是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其实我们手上的牌组非常好,可惜我们的政客不是太迟钝就地太蠢,所以没办法理解这件事”。

川普上台之后,在对中国的第一轮贸易战中就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他执行「有理,有节,有利」的对中政策,从气势上压倒了习近平,紧握了美中关系的主导权。在战术上,用川普自己的话就是「第一步就是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第二步是「保持弹性—然后永远不要秀出手里的牌」,与中国周旋「出其不意才能打胜战」。在战略上,贸易战只是开头,在背后乃是整个国家利益和价值观的针尖对麦芒。川普彻底改变了过去三十年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习近平的好日子到头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