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朱兆基:解放军真的可以免受疫情打击么?

2020-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15日,时任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在对舰队官兵讲话。(美联社/资料图片)
2019年12月15日,时任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在对舰队官兵讲话。(美联社/资料图片)

这几天中国很多军迷为一件事情特别高兴,到4月1日,停靠关岛的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已因新冠病毒疫情有约一千名舰员离舰隔离,全部4800名舰员约有1/4接受检测,其中114人呈阳性,预计还会有“数百人”被感染。

大多数中国军迷最关心的是,随着未来几天内剩下的2700名舰员也离舰隔离,只保留最基本的核反应堆值班人员,这艘几天前还在南中国海“耀武扬威”的美国超级航母等于自动丧失了战斗力,成为一艘空船。如果关岛没有足够的医疗设施,可能他们会更高兴。此前的3月18日,大陆著名微博五毛“孤烟暮蝉”就曾为美国海军“约翰逊”号驱逐舰上又确诊一个而欢呼“冠冠加油”。

不管是在中世纪的骑士阶层,还是在中国传统武术的圈子里,因为对手生病而无法决战,都是绝没有脸面视自己为胜利者的,如果此时进攻,则称为“胜之不武”。同时,任何受到尊重的军事团体也讲究人道主义,比如不能攻击已跳伞的飞行员,对伤病战俘应予以治疗。
可是,中国这些五毛和相当一些军迷,其实也从未听说过什么正经的军事伦理。他们只知道将“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字倒过来念,“学大汉,武立国”,却既不知道这个国是中华民国,更不知道汉朝的远诛之役也很吃力,不乏败绩;他们还只知道嘲笑印度或台湾外购的武器从来是破烂货,漏洞百出,却从不知道中国大陆的武器只是有故障不许说而已。

他们真正学会的,主要是诡辩术,比如双重标准。对美国这艘航母,他们还关注到一件事。

中国国内舆论惯性地只集中美军弱点


2019年12月15日,时任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在对舰队官兵讲话。(美联社/资料图片)
2019年12月15日,时任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在对舰队官兵讲话。(美联社/资料图片)

该舰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尔日前刚刚被海军部长解职,因为他反映舰上疫情令人忧虑,认为上级不够重视军人安全的一份内部备忘录可能被故意泄露给媒体。实际上,关岛有足够的资源处理该舰的疫情,舰上也没有危重病员,靠招募平民自愿入伍的美国海军但凡有一点要舰不要人的想法,在美国社会是过不了关的。因而舰长只是出于个人忧虑,在行动紧迫感上与上级有分歧,而且上级并不认为他反映情况不妥,但擅自向媒体散布这种焦虑就有违纪律了。

中国军迷和网民完全是在最近的疫情中才学到一个新鲜词儿——吹哨人。其实,即使是刚刚被封为“烈士“,最早向外透露武汉疫情的李文亮医生也并不完全符合真正意义上吹哨人的概念,但中国社会为中共官僚体制误导太深太久,直到事关千万人生命安全最根本利益的这个关口,公众才终于本能地理解了言论自由的宝贵。因而,尽管吹哨行为明显有悖中共的相信党相信政府,顾全大局等教义,仍然得到了广泛认同。

这是中国公众几乎第一次公开表露出与中共官僚体制的观念分歧,当然在中共专制之下也注定走不远。果然,对本国的批评意识昙花一现后,中国军迷们首先学会了将这个概念回赠给在这次疫情中被北京刻意树敌的美国。

其实,克罗泽尔舰长与上级的分歧远不到行业黑幕和危及官兵生命的地步,美国海军绝不敢为了在西太平洋必须常驻一个航母战斗群的战略原则,就不顾官兵的染病风险。但中国很多军迷的心理期待和基本出发点往往就是为美国的任何缺陷和事故幸灾乐祸,近年还要加上阴谋论的强烈兴趣。比如著名“中华鹰犬”戴旭就再次信誓旦旦地认为抓住了病毒发源于美国的铁证,因为该舰较早就离开了美国,中途未曾返港。这个荒唐指控当然是因为戴旭对航母的海外部署一窍不通,更不会看美国海军官网上该舰访问越南等消息。

而且,对戴旭和中国部分军迷来说,大脑中仿佛已经植入了一个固有的电路,在谈及航母这种人员密集而封闭的场所时,他们立刻就会忘记了自己昨天还津津乐道的基本事实——中国也有航母。

中国对军方疫情实施严密消息封锁

那么,中国航母的情况怎么样呢?对此,中国的新闻封锁和舆论管控体现出极高的水准,国内外任何媒体得不到任何正式消息。仅有的消息是有网民传闻,设在武汉的海军工程大学在2020年1月就因特殊原因封校,而中共军方发言人最近对美军在南海的活动危害“双方一线官兵生命安全”的指控,是唯一出自官方之口的意味深长之语。

类似的历史经验也有,2008年汶川大地震,驻四川的中国军队单位在接受任何询问时,一律答复:我部参与抗震救灾的先进事迹可以报道,其余的一律无可奉告。当时,设有中国诸多核技术研究设施的四川震区上百件放射性物件在灾后的下落,只短暂地引起过外界关注,但很快没有任何人有机会全面报道。反倒是日本派来的救灾队被迎头泼下一盆“刺探中国军事情报”的脏水。

即使没有确切消息,我们也完全可以推测,中国海军包括航母在内的所有舰只,基本设施和日常生活与其他各国并无根本不同,别国可能遭遇的疫情传染风险,中国军队一样无从躲避。近来的世界疫情中,韩国、加拿大都很快发生各军种无一幸免的情况,即使是铁桶一般孤立于世界的朝鲜军队也传闻有过病例,难道住宿条件更加密集的中国军队有什么秘法护体?

可是,从政府到民间,在传播外国军队疫情时兴致勃勃,却从来没有人敢于,或者有兴趣问一句“我们强大的解放军怎么样了”,这绝对是一种长期舆论管制下已基本丧失对事实追问能力的集体病态。中国网民对朝鲜将仅有的少量病例枪毙了之的传闻,同样只是当作一个趣事一样津津乐道,更是人性大面积流失的一种折射。

有一点可以相信,作为中共的心头肉,中国军队的自身安全始终被置于首位。任何灾害等不利消息,哪怕是全党范围的内部整肃,军队往往都能得到早得多的内部通报,从而提前防范和自行处理,以免受到明显打击。这次也完全可以推测,中共隐瞒疫情的举动很可能只针对民众,既然疫情根本不是基层擅自压下,有关部门不断暗示曾上达天庭,中国军队很可能也得到了提前警报。再官僚的体制,对传染病对人员高度密集的军队的冲击,还是心里有数的。

解放军今年部署与训练定必受疫情影响


同样,即使军队早有准备,此后更可以充分发挥封闭式管理的优势,但军队与社会仍然有着丰富的人员接触机会,除非将所有军人家属也与社会隔绝。再加上无症状感染者的大量存在,一个集体只能通过普遍检测,才能在疫情爆发前掌握情况,而中国的检测技术、成本和效率一直并不高。

因此,还可以推测,作为一种谨慎措施,中国军队今年以来的各种训练、远航和战备活动也不可能不受到严重影响。在中国各大军工集团,特别是航天发射任务的公开报道中,不难发现国防军工领域严格的防疫措施对工作开展的严重冲击。这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参照。
那么,对中国高层和大部分军迷来说,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唯一一艘航母的确“缴枪”了,但那意味着中国海军就无人可以争锋了吗?只有丧失基本的正常思维能力的人才会这样认为。而且这样的人再多,也改变不了现实局面。反而,对本国军队战斗力如此自欺欺人,或者说一支“打落牙齿只能往肚里咽”,强装强大,从来不被允许透露一丝受损和失败的军队,还能打赢吗?

作者 朱兆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