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以千计的人2010年遭处决

大赦国际表示,除中国而外,2010年全世界被执行死刑的人数有所下降;中国2010年处决了数以千计的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1-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法新社援引大赦国际的数据说,2009年,全世界至少714人被执行死刑;这个数字2010年下降到527人或稍多。但是这两个数据不包括中国被执行死刑的人数,因为死刑人数在中国是国家机密。但是,大赦国际相信中国在2010年处决了“数以千计”的人,其中包括非暴力犯罪者。

旅美学者朱学渊博士表示,中国的执政党已经开始从理论上认识到,非暴力犯罪者可以不判处死刑,他认为这个认识是个进步:

“从历史发展的格局上来看,中国共产党开始意识到非暴力犯罪是不能判处死刑的,非杀人的这些案件的案犯是不能判处死刑的。这一点中国人几千年来都不认识。直到现在跟其他国家有所接触之后才开始认识到这一点,我想此认识比不认识好,所以我觉得还是一个进步吧。但是中国是这么一个人口大国,产生大量的暴力杀人的事件的人口基数也就相当大。每年枪毙较多的人势在必然。现在的问题是不要从数字上看问题,要尽快地解决非暴力犯罪不能处以死刑这一点。”

朱博士主张中国向美国学习,延长死缓期限,以便有可能纠正潜在的判决错误,从而减少死刑:

“像美国已经大量地减少了死刑。现在死刑执行日期推延很多年,而且被判死刑的人在监狱里度过很多年之后才判他死刑。这就为执行减少错误提供了时间的条件。”

旅美人权活跃人士刘念春表示,大赦国际说中国2010年有数以千计的人被执行死刑并没有冤枉中国。他分析了中国死刑人数居高不下的两个原因:当局的 严打思维和司法不独立:

“大赦国际因为对这一方面很关注,所以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还是比较准确的。中国的死刑量没有下降,我想这个原因和政治有关系。每次运动以来,它就会‘从重从快’,‘从重’就是本来不该判死刑的也判死刑。这且这种思维方式一直在共产党内没有深刻反省。死刑居高不下和司法不独立也有关系。司法不独立,一般就得按照政法委的要求来决定判不判。如果判死刑的最高权没有在最高法院,那就很容易出现误判。尤其运动一来,像八三年的严打。”

这位权益人士表示,中国当局的严打思维并没有真正受到维稳效果:

“中国不但没有稳定,而且花费的维稳经费越来越高,现在都高出军费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杀人的比例可能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多。最后结果怎么样?结果并不像你说的那样,把中国社会给稳定住了。中国还是一个高危社会。

朱学渊博士表示,要慎用死刑,但是对罪大恶极的罪犯不宜废除死刑:

“像美国这个国家,这么讲自由、民主的国家也是不废除死刑的国家。说明这个死刑在人类历史上是必须要存在的。”
记者:“你是不赞成废除死刑?”
朱:“当然,一定要有死刑。人类的伦理就是杀人抵命,这是一个基本的伦理。”

大赦国际的数据表明,死刑人数偏多的国家除中国外,还有伊朗、朝鲜、也门等国。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