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之后 疫情下又一次政治表态?

2020-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去年六月,香港爆发了历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从反对修例把政治犯“送中”,发展到全面反抗中共极权,持续不断的冲突,蔓延到了平民百姓层面,中港人民之间的关係进一步撕裂。而随之而来的一场由中国源起的疫情,更让矛盾再次激化,支持抗争的黄店拒绝招待中国内地客人的现象,让“歧视”和“港人自救”之说,陷入了无止境的辩论。(组合图片:AP/脸书)
去年六月,香港爆发了历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从反对修例把政治犯“送中”,发展到全面反抗中共极权,持续不断的冲突,蔓延到了平民百姓层面,中港人民之间的关係进一步撕裂。而随之而来的一场由中国源起的疫情,更让矛盾再次激化,支持抗争的黄店拒绝招待中国内地客人的现象,让“歧视”和“港人自救”之说,陷入了无止境的辩论。(组合图片:AP/脸书)

 

去年六月,香港爆发了历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从反对修例把政治犯“送中”,发展到全面反抗中共极权,持续不断的冲突,蔓延到了平民百姓层面,中港人民之间的关係进一步撕裂。而随之而来的一场由中国源起的疫情,更让矛盾再次激化,支持抗争的黄店拒绝招待中国内地客人的现象,让“歧视”和“港人自救”之说,陷入了无止境的辩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专访了来自上海的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师黎明和一家表明疫情下不接待内地人的黄店负责人,他们有何心声?

“己亥冬,疫发武汉。庚子春,湖北大疫”,这是香港传染病权威袁国勇教授,对这个鼠年开端的描绘。今年农历年前,新型肺状病毒肺炎在中国境内井喷式大爆发,和中国相连的香港也不能倖免,在1月23日出现首宗病例,患者来自武汉。

 

 

经历过2003年非典型肺炎的惨痛教训,港人忧虑病毒从中国传入后,会在香港社区大爆发,重演当年沙士惨剧,各界呼吁港府全面封关,亦即限制所有旅客经由中国内地口岸进入香港,从源头堵截病毒,但港府一直置若罔闻。直到二月初,香港医护人员发起罢工,港府才在巨大舆论压力下“局部封关”。

 

视频【“歧视”VS“自救”】【香港人在抗疫还是“抗中”?】

 

而在其他方面,港府亦继续不作为,包括任由不法商人炒卖口罩,令全城人心惶惶,疯狂抢口罩,港人惟有自救。而首先发起民间自救行动的,包括大批“黄店”, 也即是表态支持抗争的商店。Jason是其中一家参与自救行动的黄店合伙人,他的餐厅和其他黄店合作,向市民提供各种防疫用品。

Jason说:“香港政府不做,我们也可以自己救自己。我觉得社会责任很重要,就是既然你有光顾过我,你有支持过我,为何我不去帮你呢?”

港府不作为 黄店自救拒招待内地人惹争议

但餐厅的另一个“自救”措施,却引起争议。从一月底起,餐厅就贴出告示,不接待内地人,以及14天内曾往返内地人士。结果一名中国女生三月在网上发帖举报事件,她在帖文中表示,自己14天内没有去过大陆,但就因为说普通话,而被餐厅拒诸门外。她在帖文中批评“不谈政治立场等问题,我认为这种上升到政策的一刀切方式是不妥的,尤其是在以文明自居的香港”。

回忆起当天的情况,Jason有这样的解释。

Jason说:“不能够排除因为她是内地人,而接触过其他内地人,而(这些内地人)有在14内回过内地,而可能接触过其他内地人,所以(我们)就决定一刀切。我也有说不好意思,但她又不明白,可能言语上,她说普通话,我说广东话,中间她就听不明白我说什么。”

其实在疫情之下,香港不少黄店都有类似的措施。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表示,收到近 600 宗与疫症相关的歧视查询及投诉,当中包括餐厅拒绝招待内地客或说普通话的客人。而最为人所知的,是知名黄店“光荣冰室”,他们曾经贴出告示,表明只招待香港人,不接待说普通话的人士,虽然告示后来又加上了“欢迎台湾朋友”,但仍被平机会警告。之后他们的告示,就改为“职员只懂广东话”。

 

黄店合伙人Jason。(视频截图)
黄店合伙人Jason。(视频截图) Photo: RFA

学者质疑歧视大陆人身份被猛轰

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师黎明,2008年由上海到香港求学,能说流利广东话,过往亦积极支持反送中运动,加入“新移民反送中”的行列。她质疑黄店类似的措施,不能达到防疫的自的,却造成更大的歧视和伤害。

黎明说:“病毒是不会区分语言的,你如果只是让说普通话的人士不能进店的话,存在很多所谓的漏洞。就是如果你是广东人,或者你说得比较好的广东话,你也可以轻易的逃过这个标准。所以这样的一个做法,其实在实际的防疫上,没有任何保护的作用,反而会带来副效果,它会伤害到其他人的感受。”

她曾经和几位来自中国内地的朋友到光荣冰室,希望和老闆见面沟通,并把准备好的物资交给他。但最后,她没有成功见到老板,却在等待的过程中,因为迁就其他不会广东话的同伴,而选择以普通话和店员沟通,结果店员一度拒绝为她们下单。她把经历写成多篇文章发布,结果引来铺天盖地的批评,部分是针对她来自内地的身份。

黎明说:“有的是因为他们觉得你是蓝丝,有的人是觉得你是小粉红,有的人是觉得你背叛香港人,有的人觉得你是背叛了中国人。大家肯定是有一个,深层次的情绪没有去处理,所以大量地投射在我们的身上吧。那些情绪未必是针对我的,可能是过去那麽多的事情积累下来的,就是在这样一件事件它触发了,我就成为了一个过去情绪一直发洩不了的,那些积怨的形象,全都投射在我的身上。”

社会愤怒达顶点 疫情下一触即发

黎明认为,这些情绪来自过去大半年的反送中运动,警暴问题至今仍未解决,民众愤怒达到了顶点。而随之而来的疫情,更是点燃了社会情绪,让不少黄店再作一次政治表态。

黎明说:“我封铺来代表封关,这是一个象徵性的政治表态,其实是想要对政府表达一种对抗的态度。大家会诉诸这样的方式去表态,哪怕会伤害到无辜的人,我想背后确实有一种有深层的恐惧和愤怒。整个反送中运动过程当中,有很多警暴的问题没有解决,我想民众的愤怒确实是达到一个顶点。”

 

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师黎明。(视频截图)
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师黎明。(视频截图) Photo: RFA

对于以“拒绝招待内地人”来作“政治表态”的说法,Jason并不否认。

Jason说:“政治表态的话,不多不少我相信其他店一定会有。我们店的话,大家自己想吧,但防疫一定是主因。”

不过Jason强调,餐厅的措施仍是以防疫目的为先,而随着疫情变化,餐厅亦进一步限制所有曾经外游的人士光顾。

那拒绝招待内地人的措施,未来会否长期执行,甚至只做香港人生意?Jason却没有这个打算,他说等疫情过后,无论是来自哪裡的顾客,他们都欢迎,甚至渴望让更多内地人,认识香港这次民主运动的初衷。

Jason说:“其实内地人有一部分,其实他是支持我们,那为何不让他进来消费呢?我更想他们进来,我们有文宣去讲解这个如何发生,我们为何要这样做,我更想他了解。多一个同路人,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曾经因支持反送中运动而被接纳为“真香港人”,到了为疫情下的“歧视”现象吹哨,却忽然被排斥是“大陆人”,黎明说,所谓的“香港人”、“大陆人”,都是外界给予她的身份,她并不在意。她更希望的,是香港社会不要被仇恨吞没,而至于忘记初心。

黎明说:“仇恨当然有些时候是一个很有效的,让大家可以团结和凝聚的力量,然而这个仇恨带来的团结,它的副作用也是很明显的。如果我们的团结只是建基于仇恨的话,我们必然要不断从我们内部找出不一样的声音,或者不断找可以被针对的敌人。这样我们才能继续维护这样的团结,那最终必然的就是我们这个群体只会愈来愈小。我们难道不是希望我们的社会更加民主,更加自由,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吗?如果我们现在以牺牲一些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去进行一个其实没有特别实际作用的一个表态的话,我们其实是在背离我们的初衷啊。”

在抗争已经持续十个月的当下,也许香港人更该记住的,是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