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2019 ─ “被逃离”的香港人

201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萧若元接受本台专访,他说2020年的最大愿望,是香港可以恢复有自由和正义的太平,青少年可以有希望。(张展豪摄)
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萧若元接受本台专访,他说2020年的最大愿望,是香港可以恢复有自由和正义的太平,青少年可以有希望。(张展豪摄)
Photo: RFA

 

2019年是香港人27年以来最不快乐的一年,民调显示,近六成受访港人觉得过去的一年是27年以来最差的。不少港人更决意“逃离”香港,包括集制片人、时事评论员、商人等身份于一身的香港资深传媒人萧若元。经历过八九民运、香港主权移交,他仍扎根香港,但2019年他决定移民台湾。2019年到底是如何影响了萧若元的呢?

2019年,对于香港人而言,是伤痛、泪水、血汗交织的一年,这一年走到最后一天,香港资深传媒人萧若元,对来年有这样的期望。

 

 

萧若元说:“我是萧若元,2020年的最大愿望,当然是香港可以恢復太平,但应是一个有自由和正义的太平,而对于我们的青少年,是有希望的和平。”

 

 

今年70岁的萧若元,除了是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和製片人,也是一个商人。他几乎每一天,都会录制视频放到网上平台,分析政经时事。2019年11月,他突然在网台节目中宣布,年底将会随妻子移民台湾。当时他形容,自己是到了“欲哭无泪”的境界,想不走都不行。

回顾香港历史,曾经出现多次移民潮,其中一次,是1989年六四屠城之后。当时萧若元曾经有机会移民加拿大,但最终他选择放弃,继续留在他热爱的香港。

萧若元说:“我是舍不得离开香港的,1989年后我也没有离开,当时加拿大批了我移民,我临出发就撕掉了,我就一条心留在香港,我是回香港才舒服。”

经历过八九民运、香港主权移交前后的动荡不安,他没有想到,相隔三十年后,他要再一次面对去留的决择。他表示,2018年他就开始了解马来西亚的“第二家园”计划,当时他眼见美中贸易战持续拉锯,担心双方进入冷战格局后,香港会失去营商优势。他表示,当时只是去看看,但到了2019年,他才下定决心,非走不可,原因是眼见香港的警暴问题日渐猖獗。

创作无数警匪片 却写不出当下荒谬警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警队贪腐盛行,警察更被称为“有牌烂仔”,即是有牌的流氓,民间也流行一句“好仔唔当差”,即好人不会去做警察。但直至七十年代中期,时任港督麦理浩成立廉政公署反贪,香港警察的形象才开始有所改善,也从那个时候开始,警匪片成为了港产片的主流。而其中一个开创警匪片先河的,就是萧若元。他在1976年参与製作经典警匪电视剧《大丈夫》,之后拍过无数港产警匪片。

 

2019年11月11日上午,在港岛西湾河,警察向一名年轻男子实弹开枪。(路透社)
2019年11月11日上午,在港岛西湾河,警察向一名年轻男子实弹开枪。(路透社) Photo: RFA

萧若元说:“以前没有人能拍警匪片,为甚麽呢?因为警察的形象太差了,你拍警察英雄是不行的,因为那个警察全部都是贪污的。我几乎是拍警匪片的始祖,在1976年拍《大丈夫》电视剧,才开始拍警匪片,因为有了廉政公署。”

他说,昔日的香港警察只是贪腐,但今天的香港警察,却是公然滥权、滥暴。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员在荃湾的冲突现场,近距离以实弹枪击中一名18岁男生的左胸,离心脏只有三厘米;2019年11月11日,一名交通警在西湾河再以实弹枪击中一名19岁男生,令他右边肾脏及右边肝脏撕裂。而在同一天,一名交通警驾驶摩托车,在葵芳多次撞向人群。提起这些事件,萧若元气愤难平。

萧若元说:“我在这裡几十年,任何警察如果拔枪打伤人,一定停职调查,现在他们继续上班,未调查你怎麽知道他们对不对?我拍过无数警匪片,永远都是这样的。谁可以开摩托车去撞人,现在可以没事?至少都要告危险驾驶,吊销他的摩托车牌,现在已经没有告他意图谋杀。”

年轻人付出沉重代价 滥权警察却逍遥法外

他说,自己一向主张“和理非”,支持非暴力公民抗命,但目前香港警察已经拘捕六千多名示威者,却没有一个警察为自己的违法违规行为付上责任。

萧若元说:“有没有一个警察被抓?警察有没有错?这个世界怎麽可以这样不公平?你还有没有法律?滥捕、过度暴力,如果警察不遵守法律,你怎麽可以期望其他人遵守法律?如果不让他们恢复纪律,香港还怎麽住下去?”

 

2019年,香港中文大学被警方强攻,学生奋力抵抗,图为防暴警压制一名学生。(美联社)
2019年,香港中文大学被警方强攻,学生奋力抵抗,图为防暴警压制一名学生。(美联社)

而让他更心寒的,是在香港的反送中风暴之下,中共仍然强硬,在十月底发布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当中,关于香港的部分,列明要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实行管治,更明言要建立健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在萧若元看来,北京是在全面收紧香港。

萧若元说:“当时(1989年后)是想像我们的权利会受侵害,现在你是看到权利实际受侵害。(决定移民)当然有挣扎,我今年七十有多,我离开香港一个星期就不习惯,长期去外国怎麽会习惯?但你不去控制警队,社会没有公义。而且我坦白说,我还是被攻击的目标,我的人身安全其实都受到威胁。”

他说,过往几十年,他都不曾落泪,但今年,看着香港中文大学被警方强攻,学生奋力抵抗,他在网台节目中,伤痛落泪。而即使要移民台湾,“逃离”香港,他仍然承诺会和香港年轻人同行,未来在台湾开店和公司以后,会聘请香港青年。他说:“其实我是要照顾一下青少年,我和年轻人同行。”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