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何韵诗:香港台湾并肩前行

2019-09-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19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中),独立歌手何韵诗(左)在华盛顿出席“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的的《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呼吁香港和台湾急需团结一致,捍卫自由民主。(记者薛小山摄影)
2019年9月19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中),独立歌手何韵诗(左)在华盛顿出席“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的的《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呼吁香港和台湾急需团结一致,捍卫自由民主。(记者薛小山摄影)
Photo: RFA

纪录片《分域大道》介绍片

正在美国华盛顿游说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歌手及民主活动人士何韵诗在出席一场有关他们的纪录片的放映会上表示,香港和台湾要团结一致,抵抗强权,捍卫民主与自由的普世价值。

9月19日晚,英国导演杜浩纶(Matthew Torne)关于香港民主运动的纪录片《分域大道》在美国华盛顿的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itutte)上映。该片记录了2015年至2017年五个香港人在后雨伞时代的命运轨迹,包括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独立歌手何韵诗等人。

尽管这是一场关于《分域大道》的放映会,黄之锋并没有过多阐述该片,而是着重强调了香港和台湾的手足情谊。

黄之锋首先将《分域大道》与《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进行类比。《我们的青春,在台湾》是一部以台湾学运领袖陈为廷与在台中国大陆留学生蔡博艺为拍摄对象,以“太阳花学运”等政治运动为背景的纪录片。

黄之锋回忆自己在4年前第一次来到华盛顿时,曾向同行的香港民主党创始人李柱铭提问说,“如果在华盛顿,台湾人有全球台湾研究所,那么香港人有什么呢?”

从那时起,黄之锋说,他第一次意识到,“香港人如果要让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们需要向台湾人学习。”

“从前我们总说今天的香港,是明天的台湾,暗示着最消极或者最坏的情形是香港的失败会成为台湾的失败。”黄之锋说。

2019年9月19日,华盛顿“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逾一百人参会,向“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独立歌手何韵诗提问。(记者薛小山摄影)
2019年9月19日,华盛顿“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逾一百人参会,向“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独立歌手何韵诗提问。(记者薛小山摄影) Photo: RFA

但是两周前,黄之锋再度会见台湾不同党派的立法院议员以寻求跨党派支持,他意识到其实最好的情形是,今天的台湾可以是明天的香港,香港有一天也可以和台湾一样享有自由民主。

黄之锋还提到,在6月16日,他离开监狱的前一天,有200万香港人上街游行, 也有1万台湾人在台北集会。这显示了尽管台湾人有不同的观点和历史文化背景,但是他们和香港人都认同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也都遭受着北京的强硬镇压。”

黄之锋还说,“这就是为什么台湾人从前支持香港人追求人权和民主。在未来,当台湾人需要在国会推进任何政策法案时, 我也鼓励华盛顿的香港人要给予支持和帮助。”

何韵诗则引用自己的歌名来描述目前香港和台湾的关系:“香港和台湾,我们站在一起(We stand as one)。”


2019年9月19日,独立歌手何韵诗在华盛顿出席“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的的《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呼吁香港和台湾急需团结一致,捍卫自由民主。(记者薛小山摄影)
2019年9月19日,独立歌手何韵诗在华盛顿出席“全球台湾研究所”举办的的《分域大道》纪录片放映会,呼吁香港和台湾急需团结一致,捍卫自由民主。(记者薛小山摄影) Photo: RFA

《We Stand As One》为何韵诗2006年发行的专辑,她曾多次演唱其中的《光明会》一歌为香港民主运动打气,歌词包含“別别挂心,我也并非一个人。盟军, 如此近”,“立誓要铲除,沉闷领导层”。

自2010年发专辑以来,何韵诗曾被两次提名台湾金曲奖。她笑称,“我爱台湾,台湾对我非常友好。”

何韵诗认为,台湾仍然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是这些随时可能会从指尖流走,全世界也是一样。

“因为共产党的权力在削弱这些普世价值,通过行使经济权力,强迫他人屈从自己的价值观,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去力挽狂澜。请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你们所有在台湾的朋友,拯救我们残留的自由。”

对于目前热议的《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黄之锋表示,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将于下周继续推进该法案,相比于2年前只有5个支持者,今年有超过50个议员支持。

星期五,黄之锋等人将继续会见美国政府官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