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民曹连生、柴英芝即将被台湾移民署遣返

2015-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中国河北访民曹连生;右图:中国河北访民柴英芝。(家属提供)
左图:中国河北访民曹连生;右图:中国河北访民柴英芝。(家属提供)

中国访民曹连生和柴英芝声请停止执行遣返处分案台北开庭

 

中国访民曹连生、柴英芝声请停止执行遣返处分案紧急开庭,视讯断讯,两人无法向法官自述,人权律师援引联合国两人权公约不遣返原则,强烈主张曹、柴两人若遭遣返,势将受到不可回复的损害。移民署表示,原订二十九日遣返,因海象不佳,最快下周一遣返。

在台湾,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三十一日针对中国访民曹连生、柴英芝声请停止执行遣返处分案首次开庭,等待遗返的曹连生、柴英芝透过视讯在马祖应讯,但开庭才二十多分钟,曹、柴两人尚未发言,就因连江法院视讯设备故障断讯,三十分钟仍无法恢复,法官裁示由委任律师林耿鋕、魏千峰答辩,以致曹连生、柴英芝错失“当庭”自述机会。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规定进入法院大楼,录影设备须交由驻卫警保管,相当严格。三十一日的程序准备庭,由女法官程怡怡审理,前后进行一小时四十分钟,视讯画面中,曹连生、柴英芝两人身穿荧光绿色运动外套,曹连生还双手合十,与在台北到庭声援者点头打招呼。

法官程怡怡审问声请停止执行遣返的理由?为什么这么紧急?律师林耿鋕说明曹连生、柴英芝在中国依合法管道跨过地方政府向中央陈情上访反成为被地方机关迫害、镇压的对象,若遣返可能遭到酷刑、人权迫害、严厉惩罚和难以回复的损害。

程怡怡逐一要求律师具体说明曹、柴两人“在中国上访什么东西?”、“什么叫作镇压?”、“被怎么样不平等对待?”、“为何会合理怀疑和确信两人遣返可能遭酷刑?”、“难以回复的损害是什么?”、“什么叫作严厉惩罚?”、“会受到那一方面的人权迫害?”、“有什么证据?”

曹、柴两人尚未有机会自述,视讯画面就断讯,柴英芝请求能传真中国政府限制她出入境的文件等多项资料到台北的法院,法官反问律师:“他们不是游泳到金门,身上还能带这么多资料?”律师说明两人先是游泳,后因体力不支游回去改搭小艇。律师也提到曹连生抵台后曾写信给马英九总统寻求政治庇护,法官问说:“现在申请政治庇护是向总统提出申请吗?”律师说明,台湾尚无难民法。

法官另审问此案相对人、内政部移民署代表科长蔡朝升,曹、柴两人被遣返是否会如辩护方所言遭迫害?蔡朝升说,那是发生在大陆,他也不是很了解,现在认定有困难。法官反覆确认遣返的时间?蔡朝升说,事实上这几天就该遗返,双方欲相互遣返的人员早已就绪,但因海象不佳,对岸无法开船过来,最快下周一上午十点半执行遣返。法官另要求律师限三十一日下班前,补足曹连生、柴英芝欲补充提供的资料。

律师魏千峰受访表示,法官仔细聆听在中国所谓上访、维稳、迫害等问题,他也当庭说明中国政府这几个月抓了很多NGO人士、人权律师、女权人士、广东的劳工律师,以前没有这么严峻,以此说明曹、柴两人被遣送势必很惨。

魏千峰说:“包括王睿他们四人那个案子,其中石坚讲的,他怕回去被活摘器官,因为法轮功有被活摘器官,还有一些可能被判无期徒刑,甚至于人不见了,像很多维权律师七月被抓,到底是那一个单位抓去、人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法官,因为法官可能会用台湾的法制情况去看中国,会差很多,所以我们必须要提醒这个情况。”

律师林耿鋕受访表示,曹、柴两人的案件与王睿等四名中国异议青年不同的是,曹、柴违法入境的部份,十二月中旬已服刑期满,而王睿一案尚在刑事审理,司法机关如果认为有适当理由羁押,或是限制出境,被告四人反而不面临立即被遣返。

曹连生的女儿、人在河北唐山的曹琳,三十一日中午接受本台越洋采访表示,尚不知开庭情况。曹琳说:“担心他们如果回来以后,会不会有人报复他们?会不会把他们又关起来?会不会被拘禁、被判刑?就是非常担心这些,然后我也不敢讲太多,我又担心到时我讲了一些话,到时这些话会回报到他们身上,因为现在我也不是很乐观,担心也是被遣返。”曹琳还说:“之前有人来过家里跟我讲,说我被监控、监听,叫我讲话要注意一些,其实我这边还好,我就是比较担心他,担心爸爸!”

 

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