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铁被指配合政府制造恐慌

2019-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8日,香港关闭旺角地铁站。(视频截图/路透社)
2019年10月8日,香港关闭旺角地铁站。(视频截图/路透社)

 

近期香港的反修例示威导致多个港铁车站被破坏。港铁连日来关闭多个车站及提早停止服务,更扬言如果情况持续,港铁服务有可能长时间受影响。有政党却认为,这些严重影响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安排另有内情,质疑港铁和特区政府刻意制造恐慌。

周二,港铁上水车站提早在晚上8点关闭。网上流传视频,说在晚上约11点,拍摄到有蒙脸人在站内。现场的市民查问蒙脸人身份之际,被对方以电筒照射。

 

 

 

市民: “为什么(你的电筒)那么像警察使用的电筒?这位蒙了脸的先生,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他可以留在关了闸的港铁站内?”

当时港铁站内还有其他人,部分人穿上黑衣。

另一段视频则拍摄到蒙脸人在闸后与其他人对骂,拿出一瓶疑似胡椒喷雾。他拒绝回应自己是否港铁职员。

 

新民主同盟质疑港铁配合政府关闭车站制造社会混乱。(视频截图/新民主同盟)
新民主同盟质疑港铁配合政府关闭车站制造社会混乱。(视频截图/新民主同盟)

香港警方表示,留意到有人在社交媒体散播谣言,声称周二晚上有警员假扮暴徒,进入港铁上水站内破坏设施,警方澄清,针对近日有暴徒在港铁站进行破坏,曾调派便装警员进入上水站内执行任务,强调警员绝不会进行任何违法行为,会继续按实际需要采用不同方式打击罪案。

警察的声明未能消除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范国威的疑虑。

范国威:“明明是关了站,港铁员工也没有报警,说有人闯进车站的纪录,为何站内会出现黑衣人呢?而这些黑衣人被市民质疑是否警察时,又用上警察经常使用的闪灯和镭射笔,甚至威吓要向市民喷胡椒喷雾。这使公众有合理怀疑,警察破坏站内设施,然后插赃嫁祸给示威者。”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资料图/法新社)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资料图/法新社)

香港爆发示威浪潮初期,每当市面有大型公众活动,港铁都尽量维持正常服务,甚至安排特别列车疏导示威者,因此受到中国官媒大肆抨击。

自8月底,港铁改变方针,遇上示威活动会以乘客与员工安全为理由,事先封站及暂停个别路段,港铁站也成为激进示威者破坏目标。

上周五,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决定引用《紧急法》制定《反蒙面法》。有人焚烧港铁站设施泄愤,多个车站先后关闭,从当晚直到周日,港铁服务大部分时间全线瘫痪。其后数天港铁也只能有限度恢复服务,把收车时间定为晚上8点,周三早上,有7个车站仍然关闭。

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曾解释,近日示威活动使超过120个港铁站和轻铁站受到破坏,关闭车站是迫不得已。

 

资料图片: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脸书视频截图)
资料图片: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脸书视频截图)

刘天成:“示威者破坏铁路设施的行为升级,从涂污车站,破坏个别车站的进出闸机,到最近破坏大量车站设施。部分车站设施已没有零件可以更换。关闭车站是非常困难的决定,但保障乘客员工安全和为乘客带来不便相比较,港铁是没有选择的。”

港铁警告,若破坏行为继续,港铁服务有可能长时间受影响。

港铁自1979年开始营运后,一直被视为香港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目前每天乘客量超过500万人次。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表示,受破坏的港铁设施以进出闸机为主,而路轨并未受损,有理由相信,港铁是有意逃避提供服务。

范国威:“根据市民的观察,个别车站的受损程度不至于要关闭。不必要关闭车站造成了市民的巨大不便。选择8点关闭车站,比平时提前整整4个小时,绝对是不必要,反而像是配合政府透过运用紧急法去实施蒙面法,进行有实无名的宵禁。”

 

2019年10月8日,香港关闭旺角地铁站提示牌。(法新社)
2019年10月8日,香港关闭旺角地铁站提示牌。(法新社)

他质疑港铁和特区政府刻意制造恐慌。

范国威:“实际上是打击市民的政治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让市民不能乘搭港铁参加表达意见的合法游行。2014年的雨伞运动也好,反送中运动初期也好,港铁只是扮演公共交通服务提供者的角色,市民没有任何异议。现在港铁成为示威者针对的目标,是因为港铁客观上和实质上怀疑主动配合警方围捕示威者。”

港铁作为上市公司,特区政府是主要股东。范国威指出,港铁近期出现角色转变,与领导层由亲政府人士出任有很大关系。

记者:高锋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