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中”供应链热话题 中媒也议论“外资撤出论”

2020-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进党立委钟佳滨等多位立委举办“武汉肺炎后的产业秩序”座谈会。(记者 黄春梅摄)
民进党立委钟佳滨等多位立委举办“武汉肺炎后的产业秩序”座谈会。(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中国官媒人民网27日转载一篇“国际疫情形势严峻,“外资撤出论”站不住脚”提出,中国的产业链已基本恢复,进一步地开放可以为外资建立“避风港”。在一场讨论武汉肺炎后,如何组建“脱中”供应链座谈中,在台湾的国家发展委员会(国发会)前副主委邱俊荣认为,中国供应链非常难以被摧毁,他甚至悲观预测,台商因为太熟悉中国的“潜规则”,最后离开的一定是台商。

人民网转载新京报专栏记者谭浩俊文章提到,疫情发生之前,在吸引外资方面,印度、越南等国家也在奋力追赶,甚至给出了更多政策优惠。但这次疫情,让外资看到了中国生产链的韧性和优势。

 



2月25日,国内某汽车配件厂商将80.45吨,422件产品运往芝加哥。就在同一天,泰国曼谷也收到了来自中国厂商的94吨福特汽车包机配件。文章中认为,中国刚出现疫情时,个别国家就有人鼓噪让中国制造业外流。这些守信高效的服务,让外商们看到了中国商人的诚信和服务意识。对于稳外资来说,这也是重要的“软实力”。文末也坦承,今年中国稳外资的压力很大。

 

国发会前副主委邱俊荣称中国供应链难以摧毁。(记者 黄春梅摄)
国发会前副主委邱俊荣称中国供应链难以摧毁。(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自认仇匪台前官员:台商将最后离开中国供应链

在美中贸易战开打加上武汉肺炎疫情从中国延烧之后,“脱中供应链”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自认非常“仇匪”的国发会前副主委邱俊荣指出,过去有些报导热议,疫情会加速外商离开中国。他却认为过去十几年中国建立全球生产链的关键位置非常难被摧毁。关键在于中国花了十几年建立,无论在基础建设、文官服务、劳工素质,技术水准方面的生产基地,要找到离开中国的生产基地其实是很困难。

邱俊荣:“即使美中贸易战到现在,台商离开中国不到20%,其实比例很小。我甚至不好意思、不客气地讲,如果中国供应链会结束的话,最后离开的是台商,为什么因为台商对环境太熟悉,对怎么样弄清楚各式各样潜规则太熟悉,所以是最难离开中国。这部分其实也是我们遭遇的问题。”

 

今周刊社长梁永煌点出台湾仅“西进”没有“强本”困境。(记者 黄春梅摄)
今周刊社长梁永煌点出台湾仅“西进”没有“强本”困境。(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民进党20年前提出“强本西进” 鸿海20年西进未成功升级

今周刊社长梁永煌指出,1999年民进党执政的前一年,做了中国政策大辩论,吵了三天达到最重要的结论叫做“强本西进”,但是,20年来台湾有“西进”、没有“强本”,台湾问题的困境就是从这里来。

梁永煌举例,代工大厂鸿海就是台湾西进的代表,20年来鸿海从2千年到去年(2019年)第三季,毛利率从21.9%降到大概5.6%;营业利率从10.69%降到1.81%。

梁永煌:1549“也就是我们的“西进”主要是利用廉价劳工、低价土地,追求更大规模的发展,但是没有考虑到升级转型,提高附加价值。只是把中国当做生产基地,我们的产品在中国生产,内容有些改变从PC到iPhone,但本质核心竞争力增加非常有限。”

 

梁永煌提出西进代表企业鸿海,毛利率持续下滑。(记者 黄春梅摄)
梁永煌提出西进代表企业鸿海,毛利率持续下滑。(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崇哲举鸿海在中国大陆的子公司富士康郑州厂为例,30万员工要集中在一个厂区生产,没有用中国“特殊体制”来集合,来自各乡、各镇是无法达到。在台湾高雄加工出口区最盛行时,也只不过8万名员工左右。

武肺疫情冲击 黄崇哲:红色供应链成长极限

黄崇哲:“中国模式可借由大量生产,而且往高端化移动。包含像手机、不管是以前听到的Nokia、Motorola原创者在大量生产之下,是没有机会。所以创新这一块,当时有一个世界很大、又有政府公权力支持,又可以便宜的水电、环境条件,完成这样的生产。”

不过,黄崇哲认为,全球化的结构,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疫情冲击后,他个人的看法是,这也呈现“中国制造”、“红色供应链”成长极限。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崇哲称红色供应链成长已极限。(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崇哲称红色供应链成长已极限。(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黄崇哲分析,这次受到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几个城市解封后,经济型态改变,例如过去到麦当劳走进店里扫码、拿到商品,完成交易行为。但是现在进门要量体温,交易服务员要量体温,你拿到麦当劳的餐盒,还要有制造人的体温,外送还有外送者体温。同样的生产、交易行为,他要多量七八次体温,整个生产成本就因为这样增加,制造也是。黄崇哲认为,在整体供给面跟需求面而言,好像是地球对人类的经济行为课征“病毒捐”,同样的产品要以更高成本完成。

供应链厂商生产外移越南 仍离不开中国零组件供货

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产业科技国际策略发展所(产科国际所)总经理岳俊豪也同意,红色供应链真的非常、非常难砍断。当他们盘点科技业从西进转进到“新南向”(东南亚)市场,现在最热门是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但是,他们从产业结构发现,中间产业还是必须去买中国大陆中间财。

 

台湾工研院产业产科国际所总经理岳俊豪称供应链离开中国却离不开零组件供应。(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工研院产业产科国际所总经理岳俊豪称供应链离开中国却离不开零组件供应。(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岳俊豪:“比方说三星把他的手机生产基地搬到越南,他在越南生产的很多零组件还是从中国大陆供应过来,也就是说中国大陆今天出事的话,还是会受到影响。”

岳俊豪认为,以前供应链分流只要在中国或是台湾选一个地方,或是中国两个城市选一个城市。但是现在在中国分流还不够,可能还要把基地搬到越南,欧美、甚至是搬回台湾,这种搬移未来营运成本以及运售成本绝对会上升,可以假设未来产品价格也会跟着上扬。

现在全球都在抢从中国外逃的资金,岳峻豪建议台湾政府,要针对这些不只是台商还有外商的资金设计办法去吸引过来,在这样新的环境下,吸引更多的资金、技术或者是高阶人才来到台湾做更有高附加价值的产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