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乐自称中共同路人 反《反渗透法》立法

201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统促党总裁张安乐出席反《反渗透法》,并签署生死状。(记者 陈明忠摄)
统促党总裁张安乐出席反《反渗透法》,并签署生死状。(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在台湾立法院31日朝野决战《反渗透法》之际,新党、统促党等多个统派团体则在场外表达抗议。统促党总裁张安乐对着支持者喊出“我就是中共同路人”,表示自己是中国人,不允许台湾搞分裂、对立。

统促党主席张安乐:“我就是中共同路人”

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对着台下反对《反渗透法》的民众演讲时表示,两岸关系攸关台湾的生存与生计,《反渗透法》通过后将掀起腥风血雨,也把“对岸同胞”当敌人,制造仇恨,迟早面临中国会用武力统一。

 

 

 

张安乐:“今天这个恶法通过了,今天不要说反渗透,我就是‘中共同路人’,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谁在帮中国建设、谁在让中国过好日子,我就是他同路人,不需要《反渗透法》,我就是,谁来渗透我啊!谁也渗透不了我。我告诉你,我就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的中国是14亿2300万人共同的中国,不允许你们搞分裂、搞对立。”

 


统促党总裁张安乐出席反《反渗透法》,并签署生死状。(记者 陈明忠摄)
统促党总裁张安乐出席反《反渗透法》,并签署生死状。(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张安乐进一步指出,今天要搞分裂、制造问题很简单,自作孽自己担,不要拖累2300万同胞,有种你引起战争,跟我们一起到前线。我张安乐不见和平不回来,张安乐反呛,“你们敢不敢去,今天立下生死状,我马上签。”

张安乐接着拿出超大型的生死状,称他与统促党成员敢立生死状。张安乐讥讽民进党人讲着爱台湾,却不敢为台湾死,都是些贪生怕死之流。

 

统派团体赴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立法。(记者 陈明忠摄)
统派团体赴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立法。(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张安乐受访时进一步解释,为何他会喊出自己是“中共同路人”:“我跟你讲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在建设中国,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志靠谁来完成,人家习近平先生讲得很清楚,我们是孙中山先生遗志的继承人,吴敦义敢不敢讲这话?”

31日上午除了统促党之外,还包括新党、中间选民党等多个统派团体聚集在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审议。由于过去曾有抗议、阻挡“服贸”立法通过,引发后来的太阳花运动,这次,包括鸿海创办人郭台铭都曾一度扬言,要发动2019版“太阳花”运动到立法院集结。但是郭台铭周二(31日)并未现身。警方不敢大意,从30日起立法院周边通路都架起双层的铁架,不让抗议群众有机会接近或突袭立法院。

 

统派团体赴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立法。(记者 陈明忠摄)
统派团体赴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立法。(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邱毅控《反渗透法》有如巫婆棒 想办谁就办谁

日前太阳花前学运领袖、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在个人脸书上做出澄清,并点名说,《反渗透法》只有像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吴斯怀和绰号“白狼”的张安乐、以及新党不分区立委候选人邱毅等人才会受影响。

被点名的邱毅,今天也随着新党主席郁慕明一起到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立法。邱毅说,如果《反渗透法》今天通过,它就叫“东厂法”,它就变成“罗织入罪法”,也是“独裁统治法”。他认为民进党急着通过就是“做贼心虚”。

 

新党立委候选人邱毅称,《反渗透法》成为蔡英文的巫婆棒。(记者 陈明忠摄)
新党立委候选人邱毅称,《反渗透法》成为蔡英文的巫婆棒。(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邱毅:“我请问你《反渗透法》就是拥有权力的人,想办谁就办谁?蔡英文的巫婆棒一挥,巫婆棒如果挥到谁,他就要办谁吗?这叫法律吗?”

还没当选的邱毅说,《反渗透法》必须由下个会期新的民意来决定。蔡英文说为什么要现在通过,因为下个会期会由邱毅、吴斯怀来审。邱毅说,如果下个会期由他审,他不会让这个东厂法通过。

根据《反渗透法》的规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渗透来源指示、委托或资助,不得捐赠政治献金,或捐赠经费从事公投相关活动,也不得违法从事竞选活动,违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500万元以下罚金。

 

立法院外警力重兵部署,并架起双层铁架阻隔抗议团体。(记者 陈明忠摄)
立法院外警力重兵部署,并架起双层铁架阻隔抗议团体。(记者 陈明忠摄) Photo: RFA

以张安乐在公开场合自称是“中共同路人”为例,专栏作家张宇韶分析,按照《反渗透法》,必须有人检举,或主管机关例如陆委会等单位,能证明他的行为的确有境外敌对势力的指示,还有资金跟暗中支持,除非有能力举证,否则《反渗透法》对张安乐的言论没有约束力。

张宇韶:“所以为什么说这个立法是‘最小化’,他拚命喊’中共同路人’,《反渗透法》构成要件有三个,必须有指示跟资金还有委托。请问我怎么证明是委托?搞不好他反过来告我诬告。”

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则是严肃提醒,订定法案不能只考量短期政治效应,还要思考长期体制冲击;不要只看到现场抗争人潮,还要看出沉默抗议群众;不仅只顾及国内舆论反应,更要体察国际社会观感。千万不要让硬推法案通过,最后沦落成为政治豪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