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验:疫情接触者追踪比照重大刑案

2020-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彰化县警察局长方仰宁(中间)率领同仁投入台湾首例武汉肺炎死亡个案的疫调工作,3天内协助追查出感染源和250多位接触者。(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彰化县警察局长方仰宁(中间)率领同仁投入台湾首例武汉肺炎死亡个案的疫调工作,3天内协助追查出感染源和250多位接触者。(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台湾武汉肺炎截至月27日,已经累积267例,但多数都是境外移入,尚可防可控。台湾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动员庞大卫生体系和警察,地毯式追踪确诊病例的接触者,围堵病毒扩散。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采访到台湾第一个死亡个案的2名关键追踪人物。

“确诊报告出来之后好像2小时,医院就传说他已经过世了。我们就秉呈上级的意旨,把这个案子,当作一个重大的刑案来办理!”

 

 

追踪接触者和查刑案唯一差别是“逮捕”情节

现在是彰化警察局长的方仰宁,在台湾早有知名度。2014年他任职于台北市,曾经对攻占立法院、行政院的太阳花运动学生,强势执法,还遭到多名伤者控告杀人未遂、重伤害未遂等罪名。这次,他在彰化,接获了一位所谓“白牌车”司机感染武汉肺炎死亡的任务,他把追踪接触者比照刑案规格办理。

 

彰化县卫生局长叶彦伯(左一)2月16日收到邮差寄到彰化的口罩,非常高兴。(彰化县卫生局提供)
彰化县卫生局长叶彦伯(左一)2月16日收到邮差寄到彰化的口罩,非常高兴。(彰化县卫生局提供)


方仰宁:“除了没有攻坚逮捕,其他大概都跟办刑案的侦察的步骤一样!”

所谓的白牌车,就是没有合法职业计程车牌照却私下营业接客的司机。在2月15日,台湾首例因为新冠肺炎死亡的,就是一位白牌车司机。

彰化县卫生局长叶彦伯坦言:“当时是第一例,本来没有发现病人。他在医院住那么多天,又死掉了,又是一个司机,乘客这么多,这个病例来的时候,整个震撼是蛮大的。”

台湾第19例病例,白牌车司机,没有出国史,也没有和确诊者亲密接触史。他一开始只是被诊断为一般肺炎,但是疾管署当时不放心,以“回溯法”追查了100多名有呼吸道症状的病患,结果真的找到这名确诊者,但是,他却去世了。要追查到底谁传染给他, 还有他染病后载过的所有客人,非常棘手。外界高度怀疑他会成为台湾爆发“医院感染”和“社区感染”的指标性个案。

叶彦伯:“本来担心他是不是UBER那样的模式,后来确认他手机没有这类叫车软体,后来有查到他投靠的车行,可是他并不是登记有案的计程车,他接的客人都是口耳相传或认识的,他有2支手机,我们把手机通联纪录先清查,警察局也协助,调阅他所有通联纪录、路口监视器看车牌移动,进行比对,事实上是地毯式好几层的追查跟确认。”

彰化县警察局长方仰宁形容,3天动用约360人次警力,快马加鞭投入白牌车司机的疫调专案,包括追踪感染源和清查接触者,要尽速对他们检疫隔离。

 

白牌车司机时序图。(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白牌车司机时序图。(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方仰宁:“跟时间赛跑,不能有任何延误!确认有搭乘这辆小客车,资料就立刻通报给卫生局去通知。 我们首先确认,接触史从哪一天开始查起,以他的就诊纪录和死亡日期推算,总共查了22天的接触史,在这22天里面,我们总共比对164笔派车纪录,有317笔通联,过滤出117位近距离接触的乘客。”

动员50多人12小时锁定感染源

叶彦伯记得,周六晚间接到通报,周日一早就动员所有彰化卫生局50名同仁,分组打电话,和到当地诊所调病历,确认是否有就医资料。

叶彦伯:“因为时间很紧迫,大概就300多个通联纪录一一回拨,通联纪录只有发射基地台的位置,再确认可能地址,外县市、高铁站、火车站、中部机场,只要这附近基地台发射的通联纪录的讯号,我们就优先打,打了会先询问基本资料,有没有症状,再去跟健保就医资料交叉比对出几个可疑个案。”

当时彰化并没有本土案例。他们锁定白牌车司机在清泉岗机场,载过从日本和中国上海、广洲、浙江返台的共6人。卫生局送健保署追查发现,浙江台商有5次就诊纪录,有呼吸道症状,是最有可能的感染源。

叶彦伯:“大概12小时就找到目标了,后面的就医确认,大概是礼拜天的晚上,诊所的就医纪录、疾病史、症状,还有时间上的关联性,24小时之内我们就掌握了。”

 

白牌车司机接触史。(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白牌车司机接触史。(彰化县警察局提供)

叶彦伯说,接下来更重大任务是他后来载过客人很多,要重复确认打电话,追踪健保就医纪录,接送客人监视器行踪比对,传染给谁很重要,就担心扩散出去。

61岁白牌计程车司机,有B型肝炎及糖尿病史,1月27号出现咳嗽,2月3日因呼吸急促赴医院就医,诊断为肺炎,当日收治于负压加护病房治疗,2月15日晚间因肺炎合并败血症死亡。

追出感染源为浙江台商,已是距离他1月22日搭乘白牌车20多天之后,只能采到微量武汉肺炎抗体,最后经过中央研究院和台大医院比对死者血清之后,宣布“破案”。

叶彦伯:“那时候几乎我们在全世界还没有说能够验抗体之前,中研院跟台大医院能够把他验出来是很不易。这后面也有科技的力量、警察局定位跟监控的力量、中央快速提供资料支援,真的是很不容易。”

RFA记者:“如果那个时候这个案例没有追踪得那么清楚,现在不知道会演变成怎么样?”

叶彦伯:“对!而且你对疫情的研判就少了一了拼图,你不知道会怎么样,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个很麻烦。”

首例死亡白牌车司机接触256 即时检疫隔离接触者控制在家内感染

最后白牌车司机载过的客人和接触过的医护人员252人,检验报告全都呈现阴性,只有家族4人采检阳性,确定只造成家庭群聚感染。

 

 

白牌车司机个案分析图。(疾管署提供)
白牌车司机个案分析图。(疾管署提供)

令外界惊讶,最早扑灭潜在医院和社区感染风暴的,居然是被认为是“乡下”的彰化小镇!彰化卫生局长叶彦伯,基层卫生所出身,曾在中央疾管署历练,也是台大公卫学院兼任副教授。他临危不乱,坐镇指挥。他的老师何美乡,是台湾流行病学专家,曾任美国疾控中心疫情调查员,参与过台湾抗SARS的著名人物,这次也是叶彦伯谘询对象。

叶彦伯认为,白牌车司机的感染没有扩散,在于台湾很早就对防疫有准备,包括全民有意识,戴口罩,勤洗手,医院感染防控严密。

叶彦伯:“能够追到感染源,能够知道被接触的人有没有发病,这个很基本功的疫情调查,你能够做到位,对疫情的重要性非常高。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国家欧美那么严重,可是你很少看到他们还有能力做这个疫情调查。”

叶彦伯说,台湾从武汉肺炎开始,居家隔离 、居家检疫、疫情调查、医院整备,和中研院基础科学开始去定序基因、做抗体,建构非常完整的防护网,能做到这样的国家,其实并不多。这是从2013年SARS之后到现在做的整改打下基础,包括法令修改、医疗公卫体系整改、政府跨部门的协调合作的机制。

彰化县警察局长方仰宁提到,警方当时要办死亡个案的接触者追踪,还要打击假消息在彰化境内对相关人员产业的冲击:“复查的过程当中,带给我们很大的困扰就是人心惶惶的假消息。有说他遗体没有被好好处理很草率地火化;他的姐姐曾在一个市场做生意造成那市场没有生意不敢去;白牌车载过哪些客人、影响哪一个行业等等。这都是我们在疫情调查过程当中产生的一些谣言。”

 

彰化县卫生所2月16日加入“口罩贩售实名制”开跑。坐者为彰化县长王惠美。卫生局长叶彦伯(立者左二)。(彰化县卫生局提供)
彰化县卫生所2月16日加入“口罩贩售实名制”开跑。坐者为彰化县长王惠美。卫生局长叶彦伯(立者左二)。(彰化县卫生局提供)

病毒如果控制不了影响比刑案更严重

比起过去侦办重大刑案,目的是将罪犯“绳之以法”,方仰宁说,做疫情调查是为了救大家的健康,被查到的人不会躲着警察。

方仰宁:“如果你抓到一个杀人犯,他可能是杀掉一条人命,你抓到一个小偷他可能就是偷一户的财产,但是,如果这个疫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它可能造成很大危机,就是很多人得病,很多人又再传染给很多人,对我们整个彰化县乡亲的健康,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它的影响所及,是比个别的犯罪还要严重,所以我们不可以等闲视之。”

全台共7万多名警力,这群“人民保母”,除了打击犯罪,在武汉疫情来袭时,兼负着协助疫情调查,和监控、追踪居家检疫者有没有违规出门。最近两周 ,从欧美返台的留学生避难潮,令台湾居家检疫飙破4万人,光是彰化就占1000多人,方仰宁坦言是项新的挑战:

“刑案调查、追查罪犯,还有迹可循,但是这个病毒到底在哪里?是无迹可循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警察是不能够置身事外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