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企业股权争夺战 以中资白手套为由击退对手

2020-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百年老牌大同公司大楼。(大同公司脸书)
台湾百年老牌大同公司大楼。(大同公司脸书)

 

台湾不论官方或民间,近年都防备中资白手套渗透。现在就连一家老牌公司的股权争夺战都用上了这一指控,结果被指有中资背景的一方败下阵来。那么这样的争夺方式,是否会让外国投资者担心进入台湾呢?


“大同大同国货好,大同产品最可靠……”

这是台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火的广告歌。大同电锅的上市,开启台湾“厨房电器化革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台,用了几十年不会坏。

这个走过百年历史的台湾老品牌,最近备受关注的是,以林家媳妇、董事长林郭文艳为首的“公司派”,和蔡英文总统表哥、三圆建设董事长王光祥为首的“市场派”之间爆发经营权大战,双方指控对方涉中资疑云。

 


大同公司1918年发迹于日治时期,从营造业、机械零件,跨足重机械,还创办学校。台湾在二次大战中被轰炸后,大同承包近500辆铁道车辆的修复。

1949年大同公司推出第一台自制大同电扇,成为台湾平民家电品牌和马达、变压器等产品的大厂。八十年代后期,家电进口禁令解除,日本等外国进口家电竞争激烈,失去优势。1981年大同跨入资讯业、电子零组件,两千年后投入房地产、绿能、电子商务、云端服务等等。

 

台湾百年老牌大同公司在台湾以平民家电闻名。(大同公司脸书)
台湾百年老牌大同公司在台湾以平民家电闻名。(大同公司脸书)


股东会300名黑衣人包围小股东  太阳花学运队友成对手

6月30日大同公司股东会改选董事。对立的两方之一“公司派”出动300名“黑衣人”包围小股东,这场面在台湾上市公司股东会相当罕见。公司派还全面性排除另一方“市场派”的表决权,包括被检察官认定的“中资白手套”、台商郑文逸的10%股权,再以企业并购法第27条规定,指王光祥等违反申报规定,超过申报数部份无表决权,包括王光祥旗下3公司11%、委托书征求的3%股权排除表决权。另外大同日前提告8家外资涉违法中资共23%外资排除表决权。

这场经营权之争另一看点是,太阳花学运主要成员从“队友变对手”。长期关注中资介入台湾市场的赖中强律师是大同委任律师。而黄国昌立委落选后转战商界,受三圆建设董座王光祥邀请参选大同独立董事,冲高“市场派”人气,最后意外高票落选。

被质疑公司派剥夺52%股东投票权,赖中强在大同公司记者会上指出,依照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大陆地区人民赴台投资必须申请许可,大同公司所营事业有很多项目到今天为止,经济部都没有开放中资投资,包括太阳能发电电厂、所有工程营造业,也未核准中资经营出版杂志等。

 

6月30日大同股东会改选董事,公司派出动300名黑衣人包围小股东。(黄国昌脸书)
6月30日大同股东会改选董事,公司派出动300名黑衣人包围小股东。(黄国昌脸书)

公司派:大同承标多项国安相关业务  市场派有中资

赖中强指出,大同从事很多与国安有关业务:“国防部电讯发展室、资通电军、立法院立法委员电脑设备租赁案、所有立法委员会经手很多国家机密、户役政系统、移民署入出境各种生物辨识系统,都被采购机关列为具有敏感性国安因素,依法禁止陆资投标大同公司已承做标案,就是禁止陆资投资的公司。 大同公司不是一家单纯陆资可补正应申请而未申请,像阿里巴巴那样,投审会命他补正的,中资根本不可以投资的企业,一旦有中资投资的话,法律效果只有一个『无效』。”  

赖中强还举例,台商郑文逸是经过台北地检署检察官起诉,起诉书也认定郑文逸是上海知名地产商任国龙的引路人。“起诉书有两项关键认定任国龙给大同买股票,台北地检署在起诉书直接提到郑文逸就是陆资任国龙进入台湾的引路人, 『引路人』三个字,不是大同写的,是检察官写的。”

市场派之一、应王光祥之邀参选独立董事的前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则在当天股东会外做了多场直播,控诉公司派违法剥夺市场派股东的选票。

台湾私企政治化难吸引外资进入台湾

黄国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强调:“痛心的是,当公司的经营者自己办选举,结果可以自己决定游戏规则,在没有主管机关认定,没有法院认定的情况下,自己决定超过50%股东他们的股票是没有投票权的,透过这样,违法操作方式保护自己的经营权,实际上对台湾资本市场伤害非常大。台湾主管机关面对违反乱象要展现出什么态度,必须清楚告诉所有上市公司,台湾的资本市场秩序绝对不容许这样被践踏。”

黄国昌还说,台湾若想成为亚洲投资中心,外资机构法人都在看台湾主管机关会不会纵容这样的行为,让大家这样有样学样,还是台湾资本市场秩序能够获得一个基本的维持,此案攸关投资大众对台湾自由市场是不是有信心、信任,大众最关心的不是谁赢谁输,关键是如果可以纵容不肖经营者践踏股东权益,破坏湾市场秩序,对台湾未来经济发展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RFA/资料照)
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RFA/资料照)

对市场派被质疑中资,黄国昌说,任何指控要拿出证据,这是最基本原则。他过去在立法院监督,也秉持相同态度,主管机关应兼负调查使命,责无旁贷,不是任由各方互相丢泥巴,模糊问题焦点。

至于外界质疑邀他参选独董的王光祥具有“蔡英文总统表哥”的身份争议,黄国昌说:“对于参与这些董事选举个别的人,我都不会去谈论他们个人身份背景, 我没有太强烈的意见。在资本市场,小股东权利必须借由法律独立董事行使职权,捍卫个别候选人,股东本身有什么亲属关系,资本市场我不认为应该被纳入考虑的事项。”

在香港国安法冲击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之后,黄国昌说,台湾会成为外资另一个具有吸引力的选择。大同公司就是一个当然指标,如果台湾资本市场秩序没法健全,台湾公司治理没法做好,甚至发生股东会没有提出证据就把八个外资专户投资人排除在外的荒谬,若政府能容忍,外资看到台湾市场就怕,怎么会有信心?

黄国昌认为,中国资本若涉直接投资必须先取得许可才能到台湾投资,未来比较大的挑战,是在一些产业不适合中国投资的部份,必须做好把关,而不是任由丛林法则运作,特别是主管机关必须履行应履行职责,其次是要建构有关股权透明化的法制。

学者:中资每年想“染指”大同 大同经营权一旦落入中资 台湾资讯战直接投降


台湾资讯战研究专家沈伯洋在脸书表示,有人说大同公司经营很差,所以需要换人经营,但如果有中资疑虑,不管公司经营多差,市场机制有多重要,不该有中资就是不该有中资。

 

台北大学犯罪学系助理教授沈伯洋。(记者李宗翰摄)
台北大学犯罪学系助理教授沈伯洋。(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沈伯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最重要的就是大同到底有没有中资疑虑?“我觉得市场派有中资应是比较明确的事情,因为市场派疑有三个不同中资来源,公司派有没有中资?我觉得蛮奇怪 。大同关系企业在中国有赔钱,可能被中国吃掉,诉讼还在进行,跟中资没有太大关系。”

沈伯洋指出,任国龙是中国商人,早期利用漏洞购买大量大同股份,金管会发现命令任国龙和其家族要把大同股份卖掉。但在任国龙卖掉大同股份的同时,有三家公司花了61亿左右买进大同股份,这三家公司的帐上现金只有两千多万,股东权益(自有资金)只有三亿多,哪来的61亿买大同?经追查,这三家公司都是同一名台湾商人的家族企业,买股票的同时,这位商人在中国的公司跟任国龙的旗下企业“借款”了31亿,而且借款跟买大同股票申报的时间一致,这非常可疑。

沈伯洋还指出,另一个大量购买大同股票的,还有“新大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和其相关企业与亲友,这些企业的钱看起来就是任国龙直接给的,而且还因为这样炒股票被检察官起诉了,其中还涉及利用“台商鲑鱼返乡”。

沈伯洋说,现在不需要什么口水战,现在需要的是,这个国安问题该怎么解决?以及将来是否应该要有更坚实的法律或自律。他建议大同把国家安全相关产业“切出去”(把不可有中资的产业切出),成立新的公司,至少在这个部分守住国家安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