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心理学家:掌权者更容易成为阴谋论的散播者

2020-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赵立坚在推特上称,在武汉导致疫病的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国军人带去的。(美联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赵立坚在推特上称,在武汉导致疫病的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国军人带去的。(美联社)

最近,随着新冠疫情在全世界扩散,阴谋论也甚嚣尘上,比如说,中国外交部有人说,在武汉导致疫情的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国军人带过去的。美国政府已经抗议了这种假消息,但是很多中国人仍然对此深信不疑。人类为什么会相信阴谋论呢?是什么样的环境让阴谋论滋生?政府的角色是什么?我们又该如何保护自己,避免陷入错误信息里?带着这些问题,本台记者唐家婕采访了美国宾州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布莱恩·沙普利斯。

美国宾州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布莱恩·沙普利斯(Brian Sharpless)在研究睡眠瘫痪症(Sleep Paralysis)及爆炸头综合症(exploding head syndrome)时,意外发现了这些现代心理疾病与相信阴谋论者的相关性。他对阴谋论背后的心理学作了一些研究。

掌权者有能力助长阴谋论

记者: 沙普利斯博士,先帮我们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是“阴谋论” ?

沙普利斯: 我认为“阴谋论”的解释是,透过引用“有权力的人”的话语,来试图解释一个非常模糊的事件。同时,这些 “有权力的人”  也有意图去隐瞒(自己作为阴谋论者的角色)。阴谋论者有这样的特性:非常具有权力、极度自信、也非常邪恶,这大概是个非常糟糕的组合。

记者: 这么说来,掌权者更容易成为阴谋论散播者吗?

沙普利斯: 有权力的人更可能成为阴谋论的助长者。举例来说,当一个事件发生,掌权者在幕后不让人们知道真相,也不让人们知道他们是在散布阴谋论,但人们又期望从掌权者得到讯息、相信他们的讯息。

两种认知偏见  让你容易相信阴谋论

记者: 心理学上,怎么解释人们会相信阴谋论?

沙普利斯: 心理学家相信,人类在某种程度上都是阴谋论的信奉者。研究发现,会相信阴谋论的人在年龄、性别、种族上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在政治立场上,极左、或极右的人,更倾向于相信阴谋论。个人特质上,自信心低、但高度自恋、常常把自己看成是受害者,事件发生后倾向于把责任推给外界,这样的人也常是阴谋论信奉者。

至于为什么相信阴谋论? 是有人类的两种认知偏差在起作用。

一个是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我们倾向于挑选那些已经符合、并可以强化我们原有观点的证据。比如,你认为特朗普、或是拜登特别差,你倾向于只去放大看他们做得不好的事情。互联网还使这种情况进一步恶化。

第二是比例性偏差(proportional bias)。以这次层出不穷的病毒起源阴谋论来说,我们要论证病毒起源或病毒传播途径的成本比例很高,要靠科学实验获得论证。当人们感到对事件缺乏控制权,重大事件持续发生,人们感到无力或毫无影响力的时候,就非常容易陷入阴谋论里。

四种练习:  让你避免陷入阴谋论

记者: 我们要怎么避免自己陷入阴谋论陷阱?

沙普利斯: 接收信息时,我们要保持批判性及存疑性。当你在消化新闻时,先问自己一个问题,这是可信的吗?来源是哪里?这是基于事实,还是有政治目的消息?这几秒钟的思考有很大帮助。

其次,增加自己的信息源。比如不要只看单一新闻来源。

第三,试着转换角色。比如一句话如果是民主党人讲的,问问自己,如果这句话是共和党人说的,我还会相信吗?研究发现,如果你很越根深柢固地相信阴谋论,越难从这里面跳脱。上述这些练习可以避免你陷入僵化的思考模式。

第四,进一步纠错。当你明显发现阴谋论者刻意忽视重要的事实,甚至散播不实讯息,你可以提出来,纠正他。这有助于打破“确认偏差”。

记者: 在这种公众集体恐慌、阴谋论滋生的公卫危机时刻,政府的角色是什么呢?

沙普利斯: 最好的方式就是对人民诚实,保持透明度;同时,让独立的单位去求证、核实。当政府刻意不说某些事、明显隐瞒事实,反而更容易引起公众焦虑。心理学上,当你诚实面对自己的不足,人们反而会认为你更可信;对政府也一样。

大隔离时代  保持心灵健康的方法

记者: 现在全世界大量的人们都处于社交隔离状态,有哪些保持心理健康的诀窍?

沙普利斯: 首先,跟西班牙流感时期不同,我们很幸运活在科技的时代。我建议要保持社交,跟人对话,透过电话、视讯一起喝酒、吃饭都是好主意。

其次,不要一直看新闻发布会或是病毒相关的讯息,一直盯着确诊、死亡数字只会增加焦虑。

最后,列出一个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兴趣清单,弹吉他、阅读、绘画、写作。即使在家,也要自主管理好时间,保持平常的作息。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的访问。


记者: 唐家婕   责编: 申铧   网编: 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