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人在香港越发感到恐惧?

2019-10-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4日,一名身着白衣的大陆男子在香港被带面具的男子连续殴打。(视频截图)
2019年10月4日,一名身着白衣的大陆男子在香港被带面具的男子连续殴打。(视频截图)

据《南华早报》报道,随着香港反送中抗议示威演变成反对一切与中国大陆有关的事务,在香港的一些大陆人表示,他们的恐惧感开始与日俱增。但也有居住在香港的大陆人指出,如果说近来发生了港人对大陆人的敌对行为,那只是极个别的事件,而不是普遍现象。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星期二的报道说, 在地方语言为广东话的香港,说普通话的一些大陆人表示,他们在公共场合时尽量保持沉默,甚至告诉孩子们在外边只说英文,以免成为攻击目标。一位化名为“玛丽”的35岁金融业人士叙述说,几星期前,她与一位朋友在九龙用普通话交谈时,一位路过的年轻男子开始咒骂他们,并对她们说“回到大陆去!”玛丽表示,这件事使她震惊和生气。这名2009年从广东迁居到香港的女子表示,她不明白为什么在香港说普通话会成为罪过?

报道说,在香港,大陆人的恐惧感上周日进一步加剧,因为抗议者把来自中国大陆的公司作为了攻击目标:一家在旺角的小米公司手机店被焚烧;长沙湾的一家富临餐厅、湾仔区的一家中国银行分店、以及太子港铁站都不同程度地遭受了破坏。

 

 

这种攻击大陆人和破坏大陆公司建筑的事件目前在香港是否很普遍?旅居香港的大陆人妮珂女士表示,这种事件并不是很普遍,若是发生了,那也是极个别少数人的行为,甚至可能是大陆人自己的所为,以便指控抗议者从事暴力:

“(在香港)不敢说普通话,这是不可能的,这肯定是谣言。绝大多数示威者是不会理会他们(大陆人)的,只有他们去殴打这些示威者。有人甚至拍摄到,焚烧中资公司是他们自己的人做的。”

另一位旅居香港的大陆人朱女士也表示,实际上,香港人攻击大陆人的事件很少见。她还指出,许多在香港的大陆人根本不关心政治,也不大明白导致香港人进行持续数月的大规模抗议游行的政治诉求和愿望。在他们看来,香港人的抗议示威给他们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不真实的。其实,因为很多来自大陆的人根本不关心政治,只顾自己的生活。他们根本不明白香港人抗议示威的政治原因。对他们来说,香港的乱局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麻烦。”

2019年10月6日,中国旅行社在香港的一家店铺被人涂鸦。(美联社)
2019年10月6日,中国旅行社在香港的一家店铺被人涂鸦。(美联社)

《南华早报》的报道说,自香港主权1997年回归中国大陆以来,迄今已有一百五十万大陆人生活在香港。这20年间,香港人和大陆人之间一直存在一定的摩擦,一些香港人也把旅居香港的大陆人看作是公共资源的负担。虽然过去在类似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后,一些港人对“中国人”的身份还是持有正面看法,但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类似毒奶粉事件、四川地震救灾基金腐败事件,以及香港书店老板被中国政府绑架“消失”等丑闻,使得香港人对作为中国人的正面情感急剧下降。

报道援引香港大学工程系一位姓张的助理研究员的话说,随着近几个月香港抗议示威的升级,对中国大陆的反感情绪也跟着加剧。这位姓张的研究员说,今年七月,当他撤下几份攻击香港大学校长的海报时,几位学生称他为 “大陆狗”;《南华早报》列举的另一个例子说,一名上个月在一公共论坛上表达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支持的女子,后来发现有关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曝光在网络上。

报道还援引大陆半官方智库“港澳研究会”一位官员的话说,港人近来对大陆人敌意的增加,是香港整个社会不安全感的后果。

而上海东亚研究所的香港问题专家何文则指出,中国大陆民族主义情绪的增加,以及最近大陆庆祝建国70周年所举行的大阅兵等,进一步加剧了香港人的担忧。他表示,好几个月的香港抗议示威已经加深了社会分歧,而居港的大陆人高唱国歌和其它爱国歌曲等行为,则使港人和大陆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

香港《开放》杂志的主编金钟就港人和大陆人之间目前存在的分歧和隔阂分析指出,这与港人和大陆人生活成长的政治环境也大有关系,而香港人对大陆体制和诸多压制性做法的清楚认识,也正是从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后开始的:

“这个是个别的现象。你比如说,一些在香港留学的大陆学生,把香港人贴在墙上的小字报撕掉。香港的大学生和年轻人当然很愤怒,为什么会如此对待香港人的政治诉求?因此,有可能发生过一些冲突。”

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今年8月份发布的一则调查发现,40%以上的香港人对中国大陆的归属感很低或极低。《南华早报》的报道援引该研究所助理所长郑宏泰(Victor Zheng Wan-tai ) 的话说,这个调查结果,反映了港人令人震惊和担忧的反大陆情绪。

(记者:希望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