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联合声明》过时了吗?

2019-08-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4年12月19日中国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维基百科)
1984年12月19日中国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维基百科)

中国央视日前发表评论,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早就“过时的历史文件”,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中国这样的说法是否正确和负责任?对自身国际形象又有何影响?本台记者郑崇生为此邀请了《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与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维群进行讨论。

 

 

记者:请教两位,北京和英国签署的国际文件,真已变成过时且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历史文件了吗?

胡平:我认为,中国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中英联合声明》是两国签署,且在联合国登记在案的文件,这是有效的法律文件,除非这两个国家一致认为,这份文件已经失效,否则,它就继续有效,所以,中国政府这种说法肯定站不注脚。

顾维群:我认为,中国这种说法,有很大错误,从下述一些证据可以证明,这份条约仍是有效的国际条约。如果仅是两国间签署的一份协议,它基本上就不会有这么复杂的法律程序。

《中英联合声明》先是草签后,才正式签署,签署后又经过双方议会批准,随后交给联合国,它在联合国条约辑的第1399卷。它不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两个国家间的国际协议,而是一份国际条约。

记者:中国现在声称自己已兑现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也已履行自身义务,两位如何看待?中国是国际承诺的维护者?或是国际承诺的破坏者?

顾维群:中共有一系列的作为都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另一方面,实际上,据我观察,中国单方面制定的《香港基本法》中,中共至少在15处也违反自身国内法。

而根据条约法的法哲学和成文法规定,国际法的有效性,要超过一个国家国内法。所以,如果在执行《香港基本法》与《中英联合声明》过程中出现冲突,《中英联合声明》才应具有更大的法律效力。

而中国政府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的案例非常多,尤其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例子多了去了。一个主要案例就是派遣特务,非法进入香港地区,这是违反《终审法》相关规定,也侵犯港府的高度自治权。

胡平:这个问题会出现,就是因为中国做过承诺“50年不变”,而现在不到50年,情况就出现很大变化,英国表示关心,也是出于这个角度,所以,中方说法站不住脚。

因为《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个有法律效力与约束力的文件,而且中方作法事实上是违背自己的承诺,这里头的争议不在于《中英联合声明》是否过期或无效,中国这种说法“很荒唐”,真正争论在于,中国政府的作法是不是违背所谓“50年不变”的承诺,才是关键所在。

2019年7月1日,中国外交部称中英联合声明履行完毕,英国无权干涉香港。(明镜视频截图)
2019年7月1日,中国外交部称中英联合声明履行完毕,英国无权干涉香港。(明镜视频截图)

记者:中国现在想展现崛起的、有自信的大国形象,但在《中英联合声明》的实践上的种种做法,难道她不担心自身国际形象受影响吗?

顾维群:中国对她的国际形象,也是在意的,但是这个政权快速崛起,他们认为有力量违背以前所缔结条约的规定,他们不当会事,而即便违反了,国际社会也不敢有太多批评。

胡平:北京当然也在意,像是铜锣湾跨境绑架肖建华一案,就是秘密进行的,这表示中国也不希望这种事情让天下人知道。而这次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也是试图把这种“送中”做法合法化,这说明她还是在乎形象,只不过,和作为专制政党的政治利益比较起来,国际形象就退居第二位,不是首要考量。

记者:最后请教,对于《中英联合声明》的另一个缔约方英国来说,现在是否有反制做法,能要求北京必须兑现当初承诺?

胡平:现在问题在于,国际间签立的条约缺少有力的仲裁机构,能对于违约方给予应有惩罚。中国政府现在仗着财大气粗,实力增强了,把国际社会种种讲话当耳边风,麻烦是在这个地方。

顾维群:就像胡平先生所说,国际社会缺少强有力的司法机制,强迫缔约双方履行国际条约。但是,《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国际条约,已进入联合国国际条约辑,是具有普遍性、国际法意义上的有效国际条约,整个国际社会都有义务,共同努力,确保所有国际社会承认的国际法落实。我认为整个国际社会包括美国以及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有义务执行《中英联合声明》。

记者:感谢两位参与我们的讨论。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