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议员总辞 香港民主路在何方?

2020-1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主派议员总辞 香港民主路在何方?(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民主派议员总辞 香港民主路在何方?(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北京取消香港立法会四名民主派议员资格,随即引发民主派议员集体退出立法会,国际社会对此一片哗然。但形势发展到今天,似乎并不意外。有专家认为,香港民主仍有很大的空间。

11月11日晚,正当中国大陆居民沉浸于双十一的购物狂欢时,在中国南面的香港岛上,香港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却正在为香港民主的前途放手一搏。

在港府当天下午宣布,包括杨岳桥在内的四名立法会议员失去议员资格后没多久,十九名香港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宣布集体辞职。

这起在香港民主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事件,立即在国际社会引来一片哗然。

 

 

国际社会可能的方案

美国和英国当天就做出了反应。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C. O'Brien)当天发表声明,谴责北京政府取消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是违背了他们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和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现在仅仅只是中国共产党在香港扩展其一党专政的遮羞布。

他强调,美国将依照《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自治法》以及总统令的方式对香港采取制裁措施。

但在香港出生长大的美国兰德公司资深政治学者施道安(Andrew Scobell)比较悲观,他认为美国能做的比较有限,“虽然美国正在经历一个不确定的时期,白宫也对此发表了声明,但美国的反应不会和平时有太大差别。”

北京和香港政府在这次事件中行动迅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11月11日上午做出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香港立法会议员凡“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政府下午就宣布取消四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

施道安认为,“在很多人看来,北京这么做是为了显示其力量;在我看来,这只是表明北京充满了不安。”他解释说,北京主要是担心颜色革命在香港上演。

舆论猜测,中国现在是趁着美国总统大选局势复杂,对香港痛下杀手。

但《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认为,美国在香港问题上早已失去了先机,“北京政府已经探明了底线,就是美国政府不过如此,英国政府也不过如此。所谓不过如此,就是香港问题,本来应该制裁大陆,他却制裁了香港。”

他认为,美国政府在香港问题上,还是对北京采取了绥靖的态度。但他指出,美国仍然可以有所作为,“至少可以进行贸易制裁,和制裁在北京的香港事务官员。你可以直接制裁港澳办嘛。”

 

多家港媒报道,北京将以违反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为由,褫夺至少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2020年11月9日,民主派议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旦北京落实取消部分议员资格就集体总辞。(法新社)
多家港媒报道,北京将以违反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为由,褫夺至少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2020年11月9日,民主派议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旦北京落实取消部分议员资格就集体总辞。(法新社)

 

江河日下 香港民主前途何在

这已经不是北京政府主导下,第一次剥夺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2016年、2017年,香港因为六名民主派议员在宣誓时抗议北京对香港自治的侵蚀,而罢免了他们的议员资格。

有媒体认为,那两次罢免在当时还有一定的法律程序,需要地方法院的裁决。但深入细节,可以看到,香港的法律程序当时也没能摆脱中央政府的影响。

2016年,被认为是支持"港独"的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宣誓时表达抗议,导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104条进行释法,强调无效宣誓即丧失公职的资格。随后,香港法院依据《基本法》裁决这两位议员丧失议员资格。

而本次取消议员资格,全国人大常委会甚至没有采取释法的步骤,而通过“决定”的形式。

成年后依然不断返回香港做研究的施道安认为,虽然中国的做法表面上并不违背现行的法律框架,但已经没有了“法治”的内核。

“在港英政府时期,以及1997年后的几十年时间中,合法性在香港的意思是‘法治’,这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但现在却被‘法制’取代,这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利用法律体系来增强其控制社会的能力。”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在对这一事件的声明中谴责说,民主派议员退出之后,香港立法会就变成了推行亲北京政策的橡皮图章。

美国媒体qz.com在报道中指出,香港立法会缺少了民主派的声音,香港民主可能要退守到依靠法院体系。

但李伟东认为,民主派议员的退出只是策略性的,香港民主依然大有可为。“这个博弈过程是阶段性的现象,并不意味着香港民主的博弈空间就彻底死掉了。比如,有没有可能组建新的在野党?利用合法空间,在香港组建新的反对党?还有,立法会里不可能一点反对党都没有。下一次选举,他们还是会被选进来。”

李伟东强调,香港民主发展的前提是要搞清楚前提,即《基本法》规定的是一个特别行政区,而不是自治共和国。他今年五月份在《中国战略分析》网刊上发表文章指出,香港民主可以采取“中间道路”。

“我说的中间道路,就是说,现在特首的问题上,先对北京让步,先选出一个特首。再掉过头来,在下一届特首选举中,想办法提高在当地民间的影响力,包括在立法会的层面上给北京施压。要求他在下一届特首选举上,更加地方民主化。”

他说,在2016年占中运动之后,香港民主派本可以采取这一方案,但遗憾失去了时机。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