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831事件七个月 市民悼念疑遭打压

2020-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周二是香港831太子站事件发生七个月。有市民到场聚集和献花,警方严阵以待。有民众谴责警察污蔑互不相识的人聚众,认为是以“防疫”为名借故进行政
治打压。

去年夏季,香港反送中风波越演越烈。8月31日,两批不同政见的乘客在太子港铁站内动武,大批警察在月台和列车,以警棍殴打包括怀疑示威者在内的乘客。行动中警察一度封站不让媒体和救护员等进入。事后有人声称有若干人被警察殴打致死。

 

 


时隔七个月,周二晚上入夜后,陆续有市民到港铁太子站外聚集。 有区议员和立法会议员在警察封锁线前面放置纸箱, 接收市民的鲜花。

由于香港政府正实施针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限制聚集规例,禁止四人以上在在公众地方聚集。警员呼吁在场人士散去,否则会以采取武力驱散。

 

视频【防疫“禁聚令”成打压手段】【831七个月 市民被搜身及警告票控】


警方广播:“你们现在参与受禁的群组聚集,违反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

警员在附近街道截停多名市民问话,包括南区社区主任陈堡明,他事后向本台表示,当时他和另外4名不认识的途人被警员截停搜身,其后被要求5人站成一排,整个过程有警察在旁拍摄,说他们违反了“4人禁聚令”,要发出告票。陈堡明批评这等同以防疫为名进行政治检控。

就香港境内有关国家安全作出指引的“基本法”第23条仍有待立法。陈堡明质疑,如今基本法23条已变得可有可无。

陈堡明说:“我觉得这简直是“诬陷”,就因为我旁边有多于四个人,警察就把我们拉在一起,说要告我们聚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一直说,防疫不应该政治化。但她和警方就以限制聚集条例去打压,进行政治检控。这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这也显示了,如果政府要采取政治打压,已根本不需要出动基本法23条。“

当晚警察拘捕了最少17人,说他们涉嫌非法集结,并要求30多名在场记者逐一出示记者证接受检查。

 

2019年8月31日,香港太子地铁站的一列火车内警方向市民施放胡椒喷剂。(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香港太子地铁站的一列火车内警方向市民施放胡椒喷剂。(美联社)


以往香港警察大多以非法集结限制市民聚集。到底新实行的规例是否赋予警方更大权力呢?香港大律师黄宇逸表示,“禁聚令”并未赋予警察搜身的权利,由于“聚集”与“集结”很难界定,容易被警方滥用。

黄宇逸:“集结其实没有很明确的定义,就算人们只是碰巧而不是故意站在一起,已足以让警方视为聚集。新规例下4人或以上聚集已经违法,变相警方有更大空间,利用法规达到自己的目的。”

关注警察滥权民间组织“民权观察“的成员王浩贤担心新条例会沦为打压自由的工具,认为警察有责任协助民众,在符合防疫规例的大前提下,进行和平悼念活
动。

除了限制聚集规例,规管餐馆经营的临时措施也受到舆论质疑。周二(31日)10多名警员到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儿子开设的餐厅,声称有人报警投诉餐厅不符

合防疫规例,要求负责人在门口拉起围栏,警员又逐一检查顾客的身分证。另外有最少两家俗称“黄店”的支持反修例示威者餐馆,也在政府推行有关政策后受到警方巡查。

记者:文海欣、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