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总廉租77元广厦未见 地下室“鼠族”端窝何处去(组图,视频)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国家主席胡锦涛慰问北京廉租房住户,其间谈到房租每月只要七十多元。这种说法引发网民议论。而北京有关部门取缔租住地下室的决定星期四引发了请愿活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地下室居民的“鼠族”生活(网友拍摄上传/记者丁小)
图片:地下室居民的“鼠族”生活(网友拍摄上传/记者丁小)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新华网以及中央电视台周四报道国家主席胡锦涛走访北京朝阳区保障性住房常营项目,慰问廉租房住户,其间谈到两室一厅一个月房租只要77元:

胡锦涛:这个房子一个月交多少钱?

租户:一个月才交77块钱。

胡锦涛:一个月交七十多块钱能承受得了么?

租户:能承受,特别感谢党和政府把国家建设得这么好,让我们住这么好的房子。
胡锦涛:党和政府也特别重视改善民生问题,现在已采取系列措施,下一步我们还会进一步采取措施。

这一问一答引起了网络舆论哗然,被认为是做秀做得太假了。胡总称要多建保障性住房,而这样的项目目前有多少?计划建多少?报道则未曾提到。但在广建廉租房这一“德政”普遍推广和实现之前,另一低收入住房阶层面临被迅速清除。

北京住建部月中公布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地下室将不允许改变用途进行租赁。而当局计划在明年一年内完成取缔租住地下室现象。部分经营者已接到《公用人防工程停止使用通知书》。投资者担忧血本无归。

图片:地下室经营者和租住者请愿(推友拍摄上传/记者丁小)
图片:地下室经营者和租住者请愿(推友拍摄上传/记者丁小) Photo: RFA
周四下午再有百余名地下室出租经营者以及住户,聚集在北京朝阳公园南门示威请愿,更一度下跪。现场有很多警察。这一群体在本周已经多次用该方法呼吁社会关注。

本身是外地人员的陈先生集资几十万投资了一个住宅小区地下室经营还不到两年,一家人老小也住在里面。他告诉本台记者,周四政府民房局和派出所招集经营者开会,勒令二十天内赶走租户,而有关部门的解释是,“地下室出租行业发展过快,出现很多不规范的行为,为保障租赁双方利益而采取此行动。”

陈先生:“理由是地下室住人发展速度太快,说一个行业有兴有衰,他们的号召是向公益事业转移,限期我们二十天,今天开的会。我们就集体申冤呗,都有合同的,你撵我们走也要给我们赔偿。现在他们要求我们清完人再谈赔偿,清完后谁搭理我们呀!我们卖宅卖地,刚养起生意来,政府一个文件就停掉。再说你往哪儿撵我们?拖家带口的睡街吗?”

北京房价租金高,近年地下室租赁迅速发展,据业内估计,目前有过万户“地下庄园”居住着最少数十万的低收入人群,市区地段的一个一房一厅的地下室租金两三百元,是地面租金的5 到10分之一。随着社会关注住房难问题,也包括地上小区居民对于消防和治安隐患的投诉,这种居住模式渐渐走进公众视野,这群“地下居民”被称为“鼠族”。

地下室居民被清空并非首次,行动往往于清理外来人口挂钩,08年奥运会为了首都的形象所有地下室清人停业一年,09年建政60大庆为首都的安保再停业半年。此次干脆一窝端,所谓“向公益事业转移”。

陈先生认为供需双涨,一刀切的办法等于赶绝外来低收入务工人员:“北京是光我们经营地下室的,据圈内统计两万多人,每间也要住了百八十人。低收入人群在下面住,楼房他们租不起,都清了他们上哪儿住?一个月工资才千把块钱,所以人们要起哄要申冤。”

据悉除了小区物业管理出让这些地下空间如车库等供私人承包经营之外,不少操作是经过政府部门同意,甚至有业主手持与民防局签订的承包合同。对于政府突然取缔,有的经营者谴责违反合同法,也有人表示民难与官斗。朝阳区经营者肖先生说:“这东西咱们能有什么看法,国家的事情咱们左右不了,干什么事都是人家给你划圈你往里钻,人家说怎么是。这种事情多数对公家,你接时间长还能回本,时间短几十万扔进去了你也没辙。”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