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之死引发国人对言论自由的呐喊

2020-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民众在悼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香港民众在悼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尽管事发在北京时间周五凌晨,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之一、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的消息,让无数熬夜静待病情更新的网友悲愤不已。当晚,不但很多官方机构和民间意见领袖发了悼文,微博上甚至还一度出现了“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标签,实属罕见。

武汉市中心医院于周五凌晨3点多在微博上正式通告了李文亮的死讯。短短一天时间里,这条简短的官方讣告已经获得了近40万条评论。

本台记者周五晚些时候已经无法按时间顺序浏览这些留言,但仍可以看到多条收获了上万次点赞的评论。一位网友说:“愿天堂没有谎言,一路走好。”另一位网友惋惜地说:“当初不是谣言,而是世人皆醉,唯你独醒,好医生走了。”

但现如今,李文亮的沉睡似乎唤醒了无数中国民众。早在他的死还没有被医院证实之前,就有不少网友对他进行了追悼。当他病逝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后,公民社会更是迸发出了令人生畏的能量。

公知呼吁设立“中国言论自由日”

武汉中心医院里悼念李文亮医生的场景。(法新社)
武汉中心医院里悼念李文亮医生的场景。(法新社)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微信上发文倡议,将2月6日,也就是李文亮的忌日,设为“中国言论自由日”。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也发布倡议,呼吁全球华人将这一天定为“全民真话日”。

有消息传出,李文亮的心跳在周四晚9点半就已经停止,所以公众大多把2月6日看作他的忌日。

张千帆写道:“我们公民不该能让李医生白死。他的遭遇不应当让我们恐惧,而是应当让我们更勇敢发声,因为噤若寒蝉的人越多,死亡只会降临得越快。”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时政评论人士胡平指出,在全中国都处于人人自危之时,生而平凡的李文亮留给了后人一股不平凡的力量。

“正因为他是个普通人,他的遭遇和他所做的事情是我们普通人都可能碰到和做到的,因此就会引起大家的强烈共鸣。”

而这股力量如此庞大,竟促使了一些有官方背景的人物也为他发声。

官媒《人民日报》上海分社社长弘冰发悼文说:“你的国家停摆,你的心脏停跳......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们的哨声嘹亮,洞彻东方?”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说,武汉市政府的确欠李文亮一个道歉,武汉和湖北高官也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他还写道:“人民群众是惹不得的,谁惹了人民群众,最终都会付出代价。”

墙内响起“言论自由”的呐喊

李文亮医生以及他被警方训诫的笔录(李文亮医生生前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李文亮医生以及他被警方训诫的笔录(李文亮医生生前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周五早间,“人民群众”就罕见地向政府展现了什么是“惹不得”。当天凌晨2点,“#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标签在微博上出现。截至早7点,这个话题吸引了200多万的阅读量和5000多条相关博文。

截至周五晚间,这个话题已被删除。但刊登被官方审查和封锁的热点信息的“中国数字时代”网仍然摘录了众多网友的留言。

一位网友说:“第一次看到简体中文世界有这么多人要言论自由,虽然天亮后可能又是什么都没有,能不能有骨气一点,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另一位网友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

早在1979年参与了西单民主墙运动、并发表了《论言论自由》长文的胡平表示,言论自由通常是一个相对低门槛的、风险也较小的诉求,而李文亮的死让全世界听到了中国人在困境中的呐喊。

“言论自由是普通人就能够领会的、敢于表达和争取的(诉求),因此它才能汇集成一条争取自由民主的洪流。不仅如此,言论自由也是当局最难压制的。”

去年年底,李文亮在微信同学群里面发布了一条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7例非典冠状病毒患者的消息。几天后,当地派出所要求他签署训诫书,保证停止违法行为,否则会受到法律制裁。李文亮在这份训诫书上写下了“能,明白”几个字。

记者注意到,多名中国女性在视频分享平台抖音上贴出了抗议图片。她们面戴写有“不能,不明白”的口罩,摆出挑衅手势,抗议当局对言论自由的打压。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说,尽管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公民社会一片肃杀,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和李文亮之死终于令人们打破沉默。

“人们不再恐惧,因为当局已经把他们逼到了一个角落,而且大家都处于朝不保夕的境遇。所有的人(都在想),既然连性命可能都会不保,还怕什么呢?”

中共中央纪委周五表示,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调查组前往武汉,全面调查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但胡平指出,这只不过是当局迫于巨大舆论压力,而“做做样子”而已。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