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窃取西方科技:三种方式 三个反制

2020-1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窃取西方科技:三种方式  三个反制(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窃取西方科技:三种方式 三个反制(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正式开始与当选下届总统的拜登团队进行政权交接。美国新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如何继续打击中国对美国的科技信息的盗窃行为。长期关注此议题的美国学者表示,西方世界需要持续揭露中国利用“灰色地带”转移技术的做法,尤其是掩盖在学者学人、统战组织背后的政治渗透。

 

 

中国善用“灰色地带” 获取西方技术

“没有任何国家拥有如同中国政府的规模及野心,要达到在2049年成为技术极权主义的超级大国的目标。”德国外交政策协会(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资深研究员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11月24日在一场线上研讨会中分享自己与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汉纳斯(William C. Hannas)合着的新书,《中国对外国技术的追求:超越间谍活动》(China's Quest for Foreign Technology: Beyond Espionage)。

书中研究发现,中国极权专制政府在订下成为技术强国的目标之后,用三种方式获取海外技术。首先是合法路径,透过与海外公司达成合资协议。第二是非法,涉及网路犯罪窃取或经济间谍活动。第三种则是最常见的方式:利用“灰色地带”获取技术,比如透过学校、研究中心、学者学人、商业往来等做掩盖,但背后却是一个庞大的中共政体在支持,以达到政治目的为最终目标。

狄雨霏说,这种利用灰色地带的方式被北京政府鼓励并广泛应用,而考虑到中国极权主义者利用技术扩张对世界的影响,自由开放社会必须意识到其中的威胁。她提到,北京政府清楚地把美国订为需要超越的目标。

“对中国而言,很清楚他们是要与美国在科学、技术及创新领域竞争。” 狄雨霏说。

应对中国技术窃取的三个反制方式

美国政府在近几年加大了对中国盗窃科技信息等议题的重视。那么拜登的新政府应该如何做才能延续这一政策方向呢?

狄雨霏回答本台提问时给了三点建议,首先,要继续让公众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才能让政府更有面对问题的动机,进而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关税与制裁措施。 “取代美国现在有点无差别性的增加关税的措施,转而把重点放在更有针对性的制裁清单上,尤其针对那些盗用或窃取关键技术的外国实体。”

其次,加强辨别和揭露出中共的统战组织及统战战略。第三,扩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执行目标。

狄雨霏的研究发现,在美国及欧洲一些以学者学人为名义的机构,成为海外技术转移至中国的路径。他说,新政府可以利用《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框架,引入筛选和识别机制,识别这些人和组织背后的金源、政商往来纪录。

她举了自己曾经调查的全欧华人专业协会联合会(FCPAE)为例,这是一个总部位于法兰克福而在全欧洲至少有六十个分会的中国科技组织,他们自称是没有任何政治色彩的组织,但这并非事实。

如何揭底统战组织?

美国智库詹姆斯城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在今年九月发布的关于中国统战部的研究报告发现,透过剖析超过一百六十份各中国政府机构的财政报告,反驳了中国官方有关西方不实报道中国影响力活动、“恶意炒作统战部正常对外交流”的指责。

报告发现,中国仅2019年的统战预算超过二十六亿美元,其中有六亿专门用于针对影响外国人和海外华人社区的工作,统战部的总预算超出中国外交部全年预算。

上述报告的撰写者、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研究中心(Georgetown Security Studies Program)研究生费瑞安(Ryan Fedasiuk)告诉本台,揭底统战工作的难度在于中共的高度不透明。另一方面,在美国辨别中共统战的工作与意识仍然不足。

“目前许多辨别和回应中共统战工作的责任,落在个人身上。因此不幸的是,当美国公司与海外合作伙伴接触时......对美国这些大学管理者、科学研究人员来说,他们很难真正了解自己正在跟谁打交道,以及辨别哪些类型的合作可能带来潜在风险。”

费瑞安建议,美国应考虑建立一个独立于情报界的国家科学技术分析中心,为美国科学界与其它组织的科学技术国际交流评估风险,并提供指导规范。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