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前景难测 资本外逃现象显现

2013-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的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在清点人民币。(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的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在清点人民币。(法新社)

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日前发布的《2013年全球投资报告》显示,中国吸引外资的指数持续出现下降,资本外逃现象已经出现。有评论认为,中国必须在明确经济转型方向、保护公平投资领域,以及规范政府主导运作的政策方面做出调整,否则经济增长的停滞,甚至危机将难以避免。

虽然中国央行星期二宣布为存在资金缺口的基层银行提供货币后盾,暂时平缓了早前上海、深圳股市下跌引发的金融恐慌。但在中国经济结构从外贸出口尝试向内需发展转型过程中,金融领域的“钱荒”问题,连带引发了中国媒体对“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泡沫”等更深层问题的担忧。

广州出版的《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外商投资(FDI)流入量在2011前增长率为8%,排名世界第二,并已连续20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首位。但在2012年,中国吸引外资出现下降,这一状况可能是导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普遍下降的转折点。

加拿大拉瓦尔大学国际商务教授苏展认为,所谓“钱荒”问题只是中国整体经济环境表层显现的问题之一,而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严重依靠出口的经济模式多年以来并没有实现有效的转型: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以后,这种模式不可持续,必须要调整。原来的模式以投资为主,而且有些投资实际进入到并不是对于民生、富国的领域,比如说房地产。再一方面大量依赖出口,这是两架重要的马车,低效率、高污染。要想改进的话,必然要有一定的阵痛。”

苏展教授表示,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其经济总量已十分巨大。如果单纯通过中国年度经济增长百分比作为数据,目前已很难准确衡量中国经济的实际发展状况。苏教授指出,任何经济体在其规模总量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必然出现增长数据的停滞甚至下滑。而中国投资市场“钱荒”问题的发生,反映其出金融信贷相互炒作的混乱现象:

“‘钱荒’,实际上中国总体上不缺钱,政府投入的所谓流动性资金在中国经济里其实是很大的。问题在于,金融行业刻意搞什么‘理财’,是把很多钱再注入到金融领域去,并没有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所以,这种在金融领域的炒作真正的危险就是泡沫。房地产在做泡沫,如果金融行业也在做泡沫-金融养金融、金融投资到金融的话,那么中国经济问题大了。国家大量参与经济活动到一定程度后,短期利益没有效率。”

根据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名为《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在2012年下降了18%,降至1.35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吸引外资下降了2%。报告认为,目前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对新的投资持观望态度,并正在通过资产重组、撤资等方式重新布局海外投资。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投资司经济事务官员梁国勇更在发布会上直白地指出,“中国确实出现了资本外逃现象。”

香港时事评论人士何亮亮认为,中国经济近期增速放缓以及外资投入减少等结构性转型的变化,与李克强和温家宝两位主持经济工作的领导人实施的市场政策不同有关:

“2008年中国就采用了‘温家宝经济学’,政府投入巨资,比如高铁还有其他各地的基建。用这样的方式才拉动了经济增长,而且货币政策也是宽松的。但这种见效的结果是短期的,实际上是跟中国的经济转型是矛盾的。那么‘克强经济学’明显和‘家宝经济学’有所不同,更多的是突出市场因素而减少政府干预的部分。但总体来看,大量的资金投向非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也还并没有解决。”

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的苏展教授则指出,中国政府如不能在短期内落实转型方向的具体措施、规范避免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方式,那么现有的经济模式很可能会引发更危险的困境:

“政府主导到底应该起到什么作用?中国讲了多少年要小政府、要有效的政府,但这几年应该承认,政府是越来越强大。中国的国有企业不光是在金融行业,包括在实体业、服务业里,‘国进’的问题是个大问题。一方面,在很多竞争性简单的经济行业里,也要大手笔地去投资并不考虑效率,很多民营企业都死掉了。所以,这种运行方式在一定程度后肯定带来债务问题,不能忽视中国今天的经济结构、经济发展方向、经济发展的主题问题并没有清楚的解决。中国现在面临一个非常困难,甚至有一定危险的问题。”

香港时事评论人士何亮亮认为,目前中国金融市场能否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对于中国整体经济的增长至关重要。这也是检验习、李体制经济政策在今年下半年能否奏效的关键因素之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