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债务减免 不透明引担忧

2020-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特色的债务减免 不透明引担忧(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中国特色的债务减免 不透明引担忧(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宣布,免除非洲国家今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债务。美国学界认为,新冠肺炎大流行之际,这对经济状况本就较差的非洲国家来说,是及时雨;但具有“中国特色的债务减免”,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透明度,让人担忧北京的意图。

习近平6月17日晚间通过视频和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峰会,重点就是要宣布中国会雪中送炭、在疫情大流行下给“中非兄弟情谊”送暖。他说,中国将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免除相关非洲国家今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债务。

中国官方新华社的报道内容还提到,习近平“鼓励”中国相关金融机构参照二十国集团(G20)的缓债倡议,根据“市场原则”,与非洲国家就商业主权贷款展开友好协商,缓解非洲国家的债务压力。

在此之前,世界银行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两个月前就已疾呼,中国真想展现“大国担当”,就该适时取消非洲国家的债务。

 

非洲债台高筑 公开向中国求助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非洲债台高筑 公开向中国求助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习近平17日的讲话,算是对国际社会的呼吁做出回应。中国这次减免外国债务的做法,也印证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负责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教授布蒂根(Deborah Brautigam)的研究。



布蒂根18日在一场视频研讨会上公布最新研究报告,
谈到中国特色的债务减免与法国主导、和世界银行长期合作的主权债重组非正式组织“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有何不同。

她说,“巴黎俱乐部会和其它的国际审计机构协作,例如在利率上如何调整,是有透明度的......,然而,中国对非洲援助完全自己来,没和任何国际机构协调合作,中国免除债务或债务重组的部分,也多仅限于无息借贷。”

 


中国贷款非洲不透明 恐掀主权债务危机

布蒂根在报告中开宗明义就指出,中国援助非洲的规模与债务偿还没有透明度,就更让人担忧他们的意图何在。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专研中国经济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曾任美国财政部派驻中国的经济与金融特使。他在会中提到,“有鉴于中国提供的借贷规模这么大,然而,却不像世界银行和巴黎俱乐部有着较公开且紧密的合作。坦白地说,我很担忧非洲国家未来会出现债务问题一团遭的危机......我要说的是,向世界银行那样,透过巴黎俱乐部和非洲国家密切合作的模式,这才符合中国的利益。”

资料显示,中国在2016年曾传出考虑加入巴黎俱乐部。

向中国借钱怎么还 非洲国家的困境无解循环

今年四月,华盛顿非营利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of Global Development)发表报告说,从2000年到2014年,中国对外援助有三特色:向中国借款较世界银行容易、但还款期与利息宽限期短,利率也较高。

布蒂根的报告则统计,自2000年以来,中国免除非洲国家的债务规模已超过34亿美元;债务重组与再融资规模则达150亿美元,上述两个金额都是零利率的借贷。

全球发展中心资深政策研究员摩尔(Gyude Moore)表示,对非洲国家领袖来说,能藉由个人关系,和中国沟通处理“私人订制”的偿债计划,中国显得比较好沟通,但这不代表这是好的模式。

三人都认为,崛起的中国,在对外援助上,如果愿朝向以国际规则为基础、更公开透明的财务模式,这能避免中国成为“散财冤大头”,也才符合中国纳税人的利益。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