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军人因工罹患绝症 维权多年生活陷入绝境(组图)

中国重庆10年前发生一起核泄漏事故,一名处理事故的转业军人因此罹患了白血病,但因为有关单位决意隐瞒,不肯向受害人提供原始档案材料,令受害人无法申请工伤鉴定治病,逼得这名老兵多次上访维权,却又被当地政府打压,如今既患绝症,也没有了工作,在绝望之下,他向本台网页上的公民报料箱发表控诉,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凌再富多次上访维权没有结果(凌再富提供/记者孙建)
图片:凌再富多次上访维权没有结果(凌再富提供/记者孙建)
Photo: RFA


 
2000年5月下旬,对当时在国营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保卫处任职科长的转业军人凌再富来说,绝对是难忘的时刻,5月20日,他被公司领导派去调查重庆华能电厂施工时发生的一起放射源被盗事故,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终于寻回被盗的放射源。但当时装着放射源的保护装置已遭到破坏,因此受到了30多个小时的近距离电离辐射。他本周四向本台记者讲述当时的情况:“我去找这个位置的时候,当时不知道已经被破坏了,被敲碎了,但是,我们单位没给我配任何仪器和防治设备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后来带来伽马射线数字探测仪去探,才发现伽马射线强度特别强,离开30米开外,就把数字仪的表格全部打满了。”
 

图片:凌再富 04年确诊罹患白血症(凌再富提供/记者孙建)
图片:凌再富 04年确诊罹患白血症(凌再富提供/记者孙建) Photo: RFA
凌再富当时也没有在意,继续在保卫处工作,可是没有想到,到了2004年3月他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才获医生告知患上了慢性白血病,需立即入院治疗,染病原因可能与受到了辐射有关。他于是想起了4年前的经历,在医生建议下,凌再富便回到工作单位,要求提供当年寻找放射源的原始档案材料,并申请做工伤鉴定,出乎意料,单位非但不给他鉴定所需的档案材料,还弄虚作假,企图隐瞒他曾受到辐射的事实。他说:“因为它的证明不是用放射源的档案,来直接给我做的证明,而是用他们自己虚拟的一个数据来给我做的证明。”他解释,在一般情况下,放射源衰减到一半就必须更换,但单位所提供的数据却显示,当时被盗的放射源衰减程度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一,根本不可能仍然在运作。
 
他认为,单位不肯提供鉴定所需的档案材料,是因为要继续隐瞒事故。他说:“这个放射事故,他们对国家是预备瞒报的,根据公安部和卫生部的放射事故处理规定,应该在两小时之内,报当地公安和卫生部门,在24小时之内还没找回来,就应该报公安部和卫生部,但是我都找了将近一个礼拜,他们掉了有10多天,就从来没有向当地报过,也没向公安部报过。”
 
由于无法取得原始档案材料做工伤鉴定,凌再富从04年底就开始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他首先向四川卫生执法监督总队举报单位当年处理放射源泄漏事故处理时,没有按照国家规定进行处理,要求国家卫生职能部门介入调查,并出具政府监管的放射源档案,让其去做工伤鉴定,但不获理睬。之后,又以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行政不作为为由,将其告上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法院也不受理。
 
到了去年,他三次进京上访维权,但都遭到省市驻京办的非法拘禁。他说:“每次去的时候,他们都把我弄到地下室关起来,四川省驻京办租的房子,他们楼上办公,地下室就专门关那些上访的访民,我当时关进去的时候,里面有几十个访民是四川的,被关在里面。”而在被押回四川老家之后,住所外也被安装了射灯和监控摄像头,被长年监控,出门有人跟踪,连上医院都有三个人跟着。
 
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在今年8月再将四川省环保厅和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告上了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而法院于10月也开庭进行了审理,但至今还未作出判决。他并在本月14日发表了一封给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的公开信,讲述他多年来的遭遇,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凌再富因为病情恶化,已经一年无法工作。他说:“我现在病情(严重),并发症开始出来了,口腔开始溃烂,被确诊为红斑狼疮,也是跟辐射有关。”
 
现年46岁的凌再富,和妻子都曾经在中越战争中参战,都是中共党员,没想到因为腐败政府官员的相互包庇、有法不依,如今不仅自己罹患绝症,无法获得赔偿,夫妻俩和17岁的儿子只能靠妻子每个月几百元的下岗补贴过活,连人身自由也没有。他说:“前两天,他们又不准我出门,我说,要拿菜刀去砍他们,官逼民反嘛,逼着别人没有活路了嘛,有啥办法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