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申请加拿大难民的香港抗争者 谈警察暴力和香港国安法深感痛心

2020-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强正在等待加拿大难民审批,暂时不能曝光真实身分。 (柳飞拍摄)
黄强正在等待加拿大难民审批,暂时不能曝光真实身分。 (柳飞拍摄)
Photo: RFA

香港局势越来越令人忧心,已经有至少四十六名曾经参与民主抗议运动的香港人向加拿大申请难民。本台记者访问其中一位已经递件申请的难民,他认为香港国安法的制定代表这个城市已经走向绝望境地,他很遗憾没能再为香港做些事情。回忆起自己曾被逮捕、被橡胶子弹和水炮车射击以及被跟踪监听的日子,仍感到恐惧。

 

 

黄强 (化名) 从2014年起就参与香港雨伞运动了,一路为香港民主自由奋斗抗争,去年一系列的反送中运动都有他的身影,说起香港警察的暴力执法,他感触特别深,称不仅是对身体的伤害,还有心灵的打击。831太子站袭击事件中他和一群人被警方拘捕,警察称他们是“蟑螂”,抓了他们还极尽嘲讽和迫害。

“运送的途中,很多警察就列队,然后还拍手、羞辱你、讲脏话。他抓你回去用很多的手段让你很难受,像是在警察局很热,去厕所要等很久,食物很差,警察态度也很差,我那时候手伤了一直在流血,他们不给我包扎,也不让我去医院。”

随后的香港理工大学抗争、国殇游行、九龙大游行等活动,黄强都没有缺席,多次被警察的橡胶子弹和水炮车袭击,他说,真的很痛。尤其是水炮车威力,可以感觉到不断增强,蓝色水剂中也的确掺入了令皮肤灼痛的化学药剂,被喷洒后会让人感觉像火在烧一样。

“很明显它那个催泪的成分明显提高了很多,你回家包着也感觉有火在烧,在理工大学的时候最夸张,我那时候全身上下,包里的东西全都是蓝色的。我一直洗,洗了一个多小时才感觉头皮不是有火在烧,你一直冲,就看到蓝色水一直流,好可怕。”

 

黄强说水炮车威力强大,蓝色水剂上身如火烧一般,非常难清洗。图为黄强身上的蓝色水剂痕迹。  (黄强提供)
黄强说水炮车威力强大,蓝色水剂上身如火烧一般,非常难清洗。图为黄强身上的蓝色水剂痕迹。 (黄强提供)

 

除了现场正面和警察冲突过外,他发现生活中不断有跟踪监听等骚扰问题出现,这更令他不安,甚至他的家人都遭到骚扰。看着妻子和两个年幼孩子,左思右想之下,他决定到加拿大避难,去年底来了之后就递出了难民申请。

“感觉跟踪越来越频密,可能一个星期有三、四天,还有电话可以感觉到被监听。我想在这里(香港)生活,我想在这里看着小孩长大,我就不甘心说我活不下去了只好移民,总想在这里做一些东西。特别是我看到很多人比我付出还多,做得比我更夸张,就会想既然还有人在奋斗,为何我不加入他们或是做一些我可以做的事情。”

对香港国安法,他感到痛心,但已经无能为力,目前他不能离开加拿大,因为发生新冠状病毒,加拿大政府运作耽搁了,他的申请案本在3月就要第一次聆讯,如今不知拖到何时。

“我被移民局没收了护照和身分证,我就是一直要等,哪里也不能去,我只能在加拿大逗留。(香港)它的繁荣安定会慢慢消失,它的优点也会消失,现在真的是最坏的时刻,因为美国的制裁会伴随着很多问题,然後香港会衰败下去。”

他说在香港一些朋友最近纷纷问起他关于到加拿大的问题,相信未来更多香港人将离开那片土地。但相信所有人都如他,有太多不得已、无奈、痛心和挂念。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柳飞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