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军事化 美国重批新帝国主义

2019-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解放军的海上军事演习(资料图/美联社)
解放军的海上军事演习(资料图/美联社)

近日,东南亚国家联盟峰会(ASEAN)再次成为美中两国竞争角力场。东盟今年以主席国声明的方式,在不点名中国情况下,强调南海造岛建礁升高地区紧张局势;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特使、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Robert C. O'Brien)也在东盟与美国峰会上,公开批评中国。

欧布莱恩作为特朗普的第四任国家安全顾问,首个外访行程就来到东南亚,目的是参加东盟与美国峰会(ASEAN-US Summit)。

尽管美国不是东盟成员,但美国在区域的安全利益,从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到特朗普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就算词汇有改变,美国的区域安全利益从来没变。

 

 

欧布莱恩在东盟峰会期间,于场边正式会晤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但在南海问题上,欧布莱恩是把东盟国家不敢讲的话,针对中国讲得又重又明白。

欧布莱恩:“ 北京用威吓的方式,试图阻止东盟国家开发离岸海洋资源,阻扰他们取得价值2500亿美元的石油与天然气,这些做法违反尊重、公平和国际法等原则;东南亚区域国家对新帝国时代没兴趣,也对大国掌控他国的‘强权即是公理’没有兴趣。”

欧布莱恩还在记者会上说,南海相关主权声索国想要稳定安全的区域环境,可情况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暗指中国军事化人造岛礁。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Robert C. O'Brien)(右)(美联社)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Robert C. O'Brien)(右)(美联社)

美国媒体指出,特朗普缺席峰会引发美国努力推进印太战略成效的疑虑。欧布莱恩则在会上宣读特朗普的一封信,邀请东盟领导人明年第一季度访美,举行“特别峰会”。

美国努力维系东盟朋友圈,并在南海问题上积极发声,而峰会在泰国落幕后,东盟仅透过主席国声明未点名中国指出,南海的填海造岛行为让人关切,因为这样的行为侵蚀彼此的信任且升高紧张情势,而东盟乐见《南海行为准则》协商有实质性进展。

《南海行为准则》预定2021年完成,但东盟10国协商陷入胶着,而越南与中国近来则在南海万安滩海域,因探勘石油对峙数月。

中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及台湾等都是南海海域上的主权声索方,其中又以中国在南海人造岛礁军事化的作为最受关切。

2016年,海牙常设仲裁法庭宣布,中国声称拥有南海主权的历史证据及所划定的“九段线”地图,没有法律依据。

舆论普遍认为,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不愿说重话得罪近邻中国,而希望美国扮演大声说话的角色。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计划主任暨资深研究员希尔莱特(Amy Searight)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南海问题上,美国一向不吝于表达必须合乎国际法的观点,从奥巴马时代就是如此。

希尔来特:“回顾奥巴马政府时代,也是由资深官员对中国在南海上的独断行为有非常严苛的批评;而东盟国家则是有所斟酌,采取合宜方式表达对中国南海行为的关切。这次泰国是主办国也采取这样的模式,我并不意外。”

她还表示,可以预见,特朗普政府会将在南海执行航行自由任务“常态化”,而中国在南海军事化及侵略性的作为如果不停止,她担忧,可能会有擦枪走火的冲突。

2019年11月4日,各国领导人在泰国曼谷出席东盟峰会。(美联社)
2019年11月4日,各国领导人在泰国曼谷出席东盟峰会。(美联社)

印度不玩 中国区域经济老大难当

南海议题上,美国与中国在东盟峰会上的角力,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则是区域经济整合的焦点。

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东盟国家历经28轮谈判的RCEP却可能卡关,因为印度在东盟峰会期间宣布,尚有“重大的悬而未决问题”;明年2月,很可能由16国变成15国签署RCEP。

少了印度这个人口大国,原本就比较低标准的RCEP还有何影响力?专研东南亚区域经济整合的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博士生荆柏钧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东盟成员国来说,成功机会还是存在。

荆柏钧:“印度的退出不代表RCEP失败,虽然印度决定要退出,但事实上,15国还是在文本上已经达成协议,也就是说,RCEP其实还是在进度上。”

RCEP似乎是中国在区域经济整合中雄心勃勃的篇章,荆柏钧认为,就算少了印度, RCEP也会像TPP少了美国一样,能如期签署。

另一方面,中国和印度都各自和东盟国家签有自由贸易协定。对这两个人口大国来说,有自己的国家利益计算,选择加入或退出区域经济整合,在美中竞争的大环境下,小国则各有自己的利益盘算,这也在东盟峰会上一览无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