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关系是如何坏透的?

2020-1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中关系是如何坏透的?(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澳中关系是如何坏透的?(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近来持续探底,北京似乎没打算修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久前提油救火,恐吓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五眼联盟,再敢干预中国内政,小心被“戳瞎眼”。然而,中国干预澳大利亚内政,甚至以举国之力威胁澳大利亚公民,使得当地社会厌恶中共渗透的情绪越来越浓。下面请听记者郑崇生给您讲一个热爱中华文化、却遭中共跨国界声讨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生的故事。

 

“反华暴徒”、“居心叵测”、“收了台湾的钱”。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和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如此严重地指控中文名叫柏乐志(Drew Pavlou)的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哲学系学生,只因为他在校园里组织声援香港民主的活动、为新疆和西藏的中国少数民族人权问题发声。

柏乐志在学校办活动时,被身分不明的亚洲面孔学生殴打。但是,作为受害者的他却在今年五月份被昆士兰大学暂停学籍。接受本台访问当天,澳大利亚的民主法治终于还给他迟来的正义。

“经过漫长的法律程序,我的律师告诉我,学校的停学令已失效,我下个学期就要回昆士兰大学。我坚持不转学,就是要在昆士兰大学完成学业。我要证明,学校配合中国政府、要我闭嘴、不再为人权问题发声的做法是错的。”柏乐志告诉本台。

 

 

为香港新疆西藏发声   柏乐志:乐与迫害人权者为敌

布里斯班正是风光明媚的夏天,二十一岁的柏乐志却没有沉醉在阳光沙滩间,他临时延后和记者约定的采访时间,只因为最近看到美国苹果公司正游说要抵制美国国会的《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案》,他和朋友跑去布里斯班的苹果专卖店抗议。学哲学的他,深思如何捍卫人权却不空谈。

他说,“作为一个澳大利亚人,人权是我信仰的价值,这世界上每个人的生命都值得珍视,不论他在哪里出生、是什么文化背景……;尤其,中国又是我们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从中国赚那么多钱,我觉得,我们更有特殊义务,要为遭中共独裁政权迫害的中国人民发声。不管在什么地方,任何一个人或组织迫害人权,我都乐于成为他们的敌人。”

柏乐志勇敢反抗的对象还不只中国。他公开反对昆士兰大学设立孔子学院,多次质疑掌握实权的前副校长霍伊(Peter Hoj)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他认为,校方当时根据186页的投诉书,就想把他赶出学校,是为了满足当地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馆的要求。

中国从外交部到官方媒体,以举国之力对待一位普通澳大利亚年轻人,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馆还曾公开肯定中国留学生“自发”攻击柏乐志的所谓“爱国行为”,也引发澳大利亚媒体仔细审视中国这些年的不良影响与渗透。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柏乐志五月遭停学后曾报道,昆士兰大学有百分之二十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霍伊则曾担任中国教育部国家汉办的顾问。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则在昆士兰大学担任语言文化学兼任教授。

柏乐志今年七月把校方和徐杰都告上法院。柏乐志认为,他在学校遭不明人士殴打后,总领事馆还发新闻稿,赞赏学生的暴力行为,是煽动对他的死亡威胁。不过,当地法院今年八月裁定,根据《维也纳公约》和《澳大利亚法》,徐杰享有外交豁免。

昆士兰大学回复本台电邮查询时仅强调,昆士兰大学一直以来都是“言论自由的积极捍卫者。”

面对强权的跨境打压,柏乐志甚至比一些澳大利亚的政治人物都勇敢,即使有来自网络与电子邮件的死亡威胁,他也没退缩。谈到赵立坚近来所谓“戳瞎眼”的恐吓论时,他回应,“这甚至不能说是外交吧!这就是霸凌,太不正常了!试想,一个正常的超级大国,怎么可能用举国之力对付一个微小如我、在自己国家抗议的二十一岁年轻人?”

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的成员国之一、也是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坚定盟邦。然而,在美中对抗与紧张关系不断升级的情况下,澳大利亚首当其冲。不久前,中国外交部罗列澳大利亚的十四宗所谓的“辱华罪名”,中国驻澳大利亚外交官更主动出击,放话警告澳大利亚“若与中国为敌,中国就会成为你的敌人。”

 

澳中关系回不去了(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澳中关系回不去了(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澳中关系回不去了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一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的一场视频活动上就说,澳大利亚作为主权独立国家,无意在美中之间“选边站”,“有些人只看到中国和美国间的战略竞争,于是错误地看待和解读我们(澳洲政府)的行动,只是平白地让关系进一步恶化。”

柏乐志的遭遇,让澳大利亚民间更警醒看待中国的渗透与影响。国际政治角力的影响,就发生在每一个澳洲人身上,而澳中关系的未来,恐怕比起堪培拉和北京之间太平洋两端的地理距离,更加遥远。

澳大利亚非营利的独立研究机构中国政策中心(China Policy Centre)主任倪凌超(Adam Ni)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澳中关系“破罐子破摔”的情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我想,中国、澳大利亚,甚至美国,这三者之间的关系,都对澳中两国间的敌意不断升高与恶化有部分责任。然而,我看不到堪培拉或是北京有想要各退一步的迹象。在双方都没有想要省思前,就算双边关系没有进一步恶化,也会是处在一个糟糕的情况。”倪凌超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