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程干远出版回忆录《亲历韩战》

2013-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从左至右)唐元隽、程干远、高光俊和曾大军在新书发布会现场。 (紫荆提供)
图片:(从左至右)唐元隽、程干远、高光俊和曾大军在新书发布会现场。 (紫荆提供)

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程干远,当年也是一位志愿军老兵。他根据自己经历写的回忆录《亲历韩战》在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之际出版。7月30号,旅居旧金山的程干远在纽约举办了新书发布会。

1951年8月,程干远作为炮兵部队运输连的战士,进入朝鲜战场,1953年7月停战后回国,历时2年。如今写这本书,他希望留下历史的见证给后人,了解战争的起因、毛泽东的决策,以及中国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程干远:“作为一个人,上天给你安排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你对这个世界、这个历史有一个责任,要把自己真实的东西留给子孙后代。”

程干远查阅了一千多万字的资料,包括沈志华翻译的叶利钦送给美国的解密档案。他指出,30出头的金日成一直想建立统一的高丽王朝,向斯大林请示。斯大林开始说让他不要招惹美国,后来看到麦克阿瑟的电报说一旦南北打起来美国不要介入,就松口。金日成并没有看重中国,只是把斯大林的意思通报给中国。

程干远:“战争发动5天,朝鲜才派一个校级军官去通报(给中国),毛泽东气的要命。当时朝鲜战争爆发的时间、部队,整个的部署,苏军总参谋部是一清二楚。全部报给苏军了,中国是蒙在鼓里。”

他说,金日成部队被打散,只剩三个师,转向中国求助。斯大林告诉中国只要出六个师就可以,在北方留一块根据地。

程干远:“毛他是一个真正的武力崇拜者。他还有个想法就是以战养战。因为他跟国民党有经验,他是在打仗中间把国民党的武器拿过来。他现在想我可以通过这个战争让苏联来给武器,把我的部队换装,把我的部队战斗力搞大,我中国有的是人。”

程干远认为,毛泽东并不是人们所说的用兵如神。毛对美军装备不了解,开战后通讯跟不上,后勤补给跟不上,甚至一个连的人活活冻死。在部队疲惫,彭德怀建议放弃汉城时,毛坚持打第四次战役。

分析各个战役伤亡数字,程干远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前后投入350万军人,相当于当时中国军队总数的70%,死亡人数80到90万,包括30万后勤人员。这部分作为非战斗减员没有计入中国官方的统计。

程干远:“实际上,后勤运输连的伤亡率超过了步兵。我们这些人就变成了美国空军猎杀的对象。我写书的时候都在流泪。每天晚上,我们一个班,五六个人出去,被搞掉一部车子,死了一个两个,过两天又死了一个两个,天天死,都已经麻木了。”

他的一个战友,虽然只是膝盖中弹,却因为一些药品只能给营级以上干部用,最终因为发炎死在野战医院。程干远指出,中国到现在都没有给志愿军牺牲的人树立纪念碑,也没有妥善处理志愿军遗骸。

程干远:“现在朝鲜把志愿军的尸骨都弃之荒野。今年南韩的总统访问中国,送回中国210具志愿军的骸骨。但是中国是不声不响的,不像美国,尸骨回来,国家元首出去迎接啊、仪式什么的,都没有。现在我告诉大家,当时规定,团以上干部才能把尸骨运回来。”

文革中程干远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从最可爱的人变成最可恨的人,使他反思历史。

当年年轻的志愿军在爱国思想蒙蔽下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希望中国军人能够吸取历史教训。

程干远:“我们中国军人不能为某一个独裁者,为某一个封建王朝或者是独裁者去卖命。我们要理智的去认识,这个战争对国家是有利的还是不利的,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要分清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