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对网络语言应取开放态度,但也应绳之以规范

2014-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网络语言盛行:“新意迭出”还是“汉语危机”? (网络截图)
网络语言盛行:“新意迭出”还是“汉语危机”? (网络截图)

中国官煤《光明日报》“我要评论”栏目30号刊载一篇讨论网络语言的文章;文章说,网络语言代表着一种新的文化,不乏充满活力和新意的语汇,但有些网络语言不符合规范,因而对网络语言应有“收”有“弃”。有学者建议,应当由专家对网络语言进行必要的甄别、审订。

互联网流行以来,中文网络上一些新的语汇和表达法引起了网民们的兴趣,其中有些是生动的、相对好懂的、有生命力的,如:“给力(有作用、带劲儿)”、“美眉(漂亮女生)”、“蛋白质( 笨蛋、白痴、神经质)”等;也有一些是生造的、费解的、难以流行的,如: “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学者谢家叶认为,网络语言是一种俗文化的载体,对网络语言应当-- 也不能不-- 采取开放态度:

“首先来说,我们要认识到:语言是活的,语言是变化的— 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网络语言反映得比较多的是一种俗文化,没有文学、美学理论的基础,代表了社会上流行的、尤其是年轻人当中的思想。”
纽约城市大学学者夏明说,在一定意义上,网络语言是对网络控制的一种“规避”:

“网络语言是新的一代为了摆脱老一代或专制的控制体系的一种创新。”

夏教授指出,个别网络语言有庸俗化倾向:

““屌丝’一词是非常庸俗的…… 不能上口的…… 我们应该有文化的而不是政治的权威来规范语言的使用。”

语言有其规范。夏教授说,中国应当由一个专家委员会对网络语言加以审订:

“美国有韦伯斯特字典委员会,英国有牛津字典委员会。”

谢家叶博士表示,向传统学习有助于语言的推陈出新:

“(对于网络语言)语言学家也好,文学家也好,社会学家也好 ,应当在理论上进行一些探讨…… 应当维护、保护传统文化中一些宝贵的东西。”

一些中国的和西方的典籍,都是丰富的语言与思想宝库,可供撷取。两位学者希望年轻人不要割断历史,在引进新的表达法的时候防止一味通俗化。

(记者:杨家岱        责编:嘉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