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同意对话 抗议者满意吗?

2019-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20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记者会。(美联社)
2019年8月20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记者会。(美联社)

香港8月18日有170万人走上街头和平集会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20日表示,她将立即开始建立对话平台,与各个阶层以及不同立场的民众沟通。另外,香港的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建议,香港目前僵局需要政治解决,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及其它诉求,港府也不应完全拒绝。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示威者在香港警察6月12日强力执法展开逮捕行动后,除了原本就要求“撤回恶法”的诉求外,加入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释放示威者”、“取消暴动定性”。他们还将原本高喊“林郑下台”的目标,转化为“实行双普选”。

“反送中”运动2个多月来,发生多起冲突。8月18日再有170万港人和平走上街头集会后,面对暂时缓和下来的局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谈到是否正式撤销修例,仍是重复老话一句。

林郑月娥指出:

“我可以在政治层面上做出很清楚地承诺,修例已死,尤其是有鉴于公众的关切,香港政府没有计画要重新启动修例。”

对于林郑月娥的政治承诺,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主席梁定邦则认为,港府在回应民众诉求上可以做得更多。

香港独立监察警方的Anthony Neoh( Photo: K.Y. Cheng)
香港独立监察警方的Anthony Neoh( Photo: K.Y. Cheng)

梁定邦接受香港《南华早报》访问时表示,抗议者要求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要求“非常合理”,林郑月娥的口头承诺只代表修例的想法在政府心中死了,但这不是取消立法的正式作法。

梁定邦还说,香港当前情势必须有政治解决方案,光靠香港警方维持秩序是不够的,若无法政治解决,香港会面对内耗或更严重的冲突,而解决方案,必须有北京中央政府及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参与。

他认为,港府不应该完全排除未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可能性,不过,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仍然坚持,梁定邦所领导的监警会就是独立调查机构,而她愿意成立对话平台,聆听各界想法及心声。

林郑月娥说:“我见到周日有很多市民出来,大致上是和平的集会,甚至很多市民多次参与集会,我们很愿意和各阶层人士以及这些市民真诚沟通,希望能纾解大家间的分歧,为香港找到出路。”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8月份的民调结果制作的图片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8月份的民调结果制作的图片

回应818的和平集会,林郑月娥要成立对话平台亲自沟通,这听在818集会发起者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的耳里,难掩失望。

岑子杰说:“‘五大诉求’依然落空,这个平台很明显是在浪费香港市民的时间,林郑月娥是在消遣我们香港人,这都还姑且不论过去林郑月娥承诺要搭建的沟通平台,每一次藉由这些沟通平台所做的承诺,最后都落空。”

民阵对港府没有信心,更对林郑月娥不愿成立独立调查机构感到不满。梁定邦认为,香港社会间的警民矛盾情绪,关键在于现在的香港警方动辄得咎,越是执法越引起民众反感。

2019年8月17日,香港警察试图驱散集会游行的民众。(美联社)
2019年8月17日,香港警察试图驱散集会游行的民众。(美联社)

抗议街头上出现枪响,这是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发射橡皮子弹与催泪弹,警方当时称这是因为在执行勤务时遭到民众投掷砖块或铁条攻击,在自身安全受威胁的情况下警方被迫使用武力,抗议民众则批评这是执法过当,滥用武力。

受港府之托展开调查的梁定邦则指出,监警会已收到243个与这次反送中抗争有关的投诉,正研究两万四千部影片及图片,基于调查正在进行中及公平性,他不愿评价港警的执法,但他又说,认同警方在现场第一时间的反应可能不是最佳方式,问题在于前线员警是否受到足够训练,能分辨出谁是使用暴力手段的抗议群众。

“竭诚依法维护香港特区政府法律,无惧无私不对他人怀敌意”。这些香港警察宣示的誓词,在元朗民众遭袭击警方迟迟才现身后,抗议民众认为,这些誓言已经成为笑话。

梁定邦也表示,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应该是要聚焦讨论如何改善警队的执法,并透过警方内部纪律管道处理,而不是针对个别员警行为追究司法上的刑事责任,否则警察也会不满。

梁定邦认为,香港这次反送中运动的情况和英国2011年的骚乱及法国“黄背心”运动有相似之处。而英国当时除了由警方展开调查外,还成立了一个特别的社区与受害者小组启动和解,找出抗议者不满的原因。

对于香港民众双普选的诉求,他则提到,这是“基本法”中规定的,问题关键在于如何选出候选人,他反问,“为什么我们不能讨论双普选这个议题呢?”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