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查身份证 广州律师遭警方殴打虐待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州律师胡耀辉(图)因拒绝向辅警出示身份证被带到派出所,并表示曾被辅警殴打和命令下跪。(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广州律师胡耀辉(图)因拒绝向辅警出示身份证被带到派出所,并表示曾被辅警殴打和命令下跪。(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一名广州律师周五向当地律协提出维权申请,要求调查警方因律师拒绝出示身份证检查而实施殴打虐待的事件。

周五,也就是律师胡耀辉出事后第四天,他与所属的“广东权科律师事务所”正式向广州市律师协会提出维权申请,希望律协彻查事件,并出面要求公安当局调取相关监控视频,惩处涉案人员。

 

 

胡耀辉说,他不求当局赔偿道歉,只是希望讨个说法。

胡耀辉:“不管有没有结果,这事情我会把它做完。推动一件事情只会引火烧身,有些事情大家都看得到,也没办法改变。这件事情的影响比较大,公安还没有处理结果。现在只是我单方面在处理这事,我想通过正式的督察,包括向律协提交申请和诉求。至于官方,到时候会出一个声明,一个处理结果给我。”

 

胡耀辉展示被广州辅警殴打的表面痕迹。(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胡耀辉展示被广州辅警殴打的表面痕迹。(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胡耀辉周一早上,在广州天河区客运站检票口被三名辅警要求检查身份证。胡耀辉以辅警无执法权力为由拒绝,后来有警察到场,胡耀辉才出示身分证。但警察查完证之后说,胡耀辉不配合辅警执法,把他押上警车。胡耀辉表示,辅警在车上殴打他,又命令他跪下。

他最终被戴上手铐,送到派出所,被警方搜身和搜袋。后来警方得知他是律师,录完口供后,领导出来向他道歉,提出可以赔偿误工费,希望和解。但胡耀辉认为,民警当时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把他押上警车并强行戴上手铐,明显是滥用职权。

胡耀辉要求警方提供一张他戴住手铐的照片,警方没有答应。其后把他送回客运站,赔偿了33元车费损失。

他说,这次高姿态采取行动,当局表里不一是另一原因。

胡耀辉:“你如果软硬兼施,一方面给我道歉,另一方面,找我个人一些违法行为,或者向我家人实施相应的措施,使我家人感到相当不安,那我绝对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记者: “它们(当局)已经这样做了,是不是?”

胡耀辉:“对。”

 

胡耀辉展示被广州辅警殴打的表面痕迹。(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胡耀辉展示被广州辅警殴打的表面痕迹。(胡耀辉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外界认为,自中国司法部2016年实施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后,中国律师的独立性进一步受损。年检制度,也被视为当局钳制律师的手段。但胡耀辉不担心,这次向律协提出维权申请会对本人和律所带来负面影响。

胡耀辉:“我没有办理敏感案件,也不是参与民主活动。当局没有因为这些对我实施报复监控行动。在这事件当中,我是没有任何错误的。至于说风波过去之后,会否对我重点关注,这还没有在我身上发生。其他一些民主人士,包括一些律师的遭遇会否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不好去预测。”

关注事件的律师常玮平表示,事件中,辅警的处理手法明显与中国的刑事诉讼法背道而驰。

常玮平:“确实根据我国的法律,辅警没有任何单独的执法权。警察来了,他(胡耀辉)也让警察查了,所以他也没有任何不配合。不过你认为他做了什么,你可以对他进行任何调查,不但可以对他行政处罚,甚至判刑也行。但是你不能在车上让他给你下跪,不能殴打他。”

他认为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只不过发生在一名律师身上才引起广泛关注。当局应设立有效投诉机制,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记者:高锋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