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廖亦武坚持艺术家的追求和理想主义而与《脸书》的审查形成对抗

2014-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著名旅德画家孟煌到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发奖典礼外进行第三次“裸奔”,以“意志的空间”为题诠释艺术家对世俗权势的对抗。(天溢提供)
著名旅德画家孟煌到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发奖典礼外进行第三次“裸奔”,以“意志的空间”为题诠释艺术家对世俗权势的对抗。(天溢提供)

针对《脸书》以裸体为名删除廖亦武脸书上艺术家孟煌追求自由、反抗专制的照片,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获得者廖亦武和《脸书》形成对抗。

流亡德国的著名作家廖亦武先生,八九年因为抗议六四大屠杀而被关押四年,出狱后继续从事文学创作,也持续受到共产党政府的各类迫害。二〇一一年逃亡到德国,二〇一二年获得欧洲最重要的出版奖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由于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在欧洲文化界具有象征性的影响,获得者都是第一流的欧洲知识分子、艺术家,因此这也使得廖亦武先生跻身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黑塞、小提琴家梅纽因、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前捷克总统哈威尔、美国著名女作家苏珊•桑塔格等这些获得者的行列。廖亦武先生在欧洲的媒体,文化界也享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记者获悉,本周著名的社交网络《脸书》以禁止裸体的名义删除了廖亦武先生发表的行为艺术孟煌裸奔照片,而与廖亦武先生形成了对抗。这个对抗现在已经广泛地引起欧美媒体的注意。为此,十二月三十号下午,廖亦武就这个事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关于这个由于删帖引起的对抗事件,廖亦武先生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几天我感觉到好像又回到共产党时期了。又有告密,又有检举,这些词汇我好多年都不见了。但是这一切都发生在《脸书》上。我就是在几个小时内被无数次地检举。我就是看不得共产党的这些词汇,这就是它动不动就检举你。我们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个检举的气氛中,受这个检举。然后,它还要‘审查’,这个‘审查’词汇也是共产党的词汇。这个《脸书》居然使用这一套。”

关于具体的删帖事件,廖亦武先生介绍说,“他们检举的是孟煌的裸奔照。孟煌的这个裸奔,大家都知道,东西方都已经传开。他是抗议诺贝尔文学评奖委员会把奖颁给共产党高官,毛泽东的疯狂崇拜者莫言的行为。这位艺术家奔孟煌准备一直裸奔跑到刘晓波的释放,瑞典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道歉。我觉得他的这种坚持是很多很多中国人没有的。我们总算是有了这样一位坚持的中国艺术家。”

对于他为什么会抗议、对抗这个删除事件,廖亦武先生说,“因为这纯粹是一个抗议行为艺术的照片。这种照片在西方非常常见,比如说俄罗斯的‘暴动小猫’,她们上半身露胸上台裸体演出;对此甚至会有摇滚巨星的裸体演出的。这些在西方都非常常见,是不禁止的。《脸书》的规定是禁止色情的照片,但是在中文的词汇上却把‘色情’改成了‘裸露’变成了一种道德审查。把一个对于暴力色情的审查变成道德审查,这是非常显然的双重标准。”

关于最近在《脸书》发生的其它的删帖事件,廖亦武先生说,“《脸书》不仅删除了我的,而且此前删除了唯色的。唯色关于自焚的报道,他们认为过于血腥暴力。他们也想删除王藏的照片,就是那张带着盔甲和面具的,他们认为那个也很暴力。但是现在在我的坚持下,我对他们公开声明说,你们删多少次,我贴多少次,直到你们来封我的号。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对于我的这种强硬态度,《脸书》还是在妥协让步。”

对于删除后在媒体上引起的反映,廖亦武先生说,“《华尔街日报》已经采访了我,我今天刚刚把这个采访也上到了《脸书》。这就是把孟煌带毛裸奔照,也就是阴部盖上了一张老毛的头像的照片上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报纸。我相信还有大量的西方媒体报道会跟进。这个照片记录了一个事件。我觉得,它将会成为一个划时代的照片。”

为此廖亦武先生呼吁,在争取自由,对抗专制的奋斗中,作家、知识分子只有拿出良知和理想主义才能不断地向前有所推进。对此他说,“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的一个特点就死磕、坚持!我觉得海外的反抗运动,之所以没有坚持住,就是因为耗在其它方面上了,而没有耗在坚持在自己的理想上。很多人还在偷窥诺贝尔奖,他们还在对那个东西给予希望。我觉得这个很不能够让人理解。他们——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已经亵渎了理想主义,我们却还不能向他们表明我们的姿态。我觉得孟煌的意义也就在于此!”

对于这个事件可能的结果,廖亦武先生最后说,只有坚持才会进步。“这次事件看来,《脸书》方面由于我的坚持,最终他们将不得不让步。如果我们一个接一个事件地坚持,就会让一些东西更广泛地流传。孟煌这次行为艺术及照片,如果《脸书》他们不这样做,可能他这张照片不可能流传如此广泛。”

(特约记者:天溢/编辑:申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