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富能案:律师被集体解聘 家属指疑点重重

2020-03-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NGO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吴葛健雄(小吴)和刘永泽。(推特截图)
中国NGO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吴葛健雄(小吴)和刘永泽。(推特截图)

长沙富能案:律师被集体解聘 家属指疑点重重

中国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3名成员日前突然集体解除与6位律师的委托关系,引发外界关注。有家属在公布相关情况后被当局人员“维稳”。

长沙公益机构长沙富能的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被拘留至今8个月时间,一直无法会见律师,有关方面也多次违法延长侦察期限。近日,这起本已陷入停滞状态的案件再有新发展,所有由家属聘请代理该案的律师均被取消委托关系。

案件最后侦察期限前 所有律师被解聘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本台记者介绍说,案件最后一次延长侦查期限前夕,在长沙的辩护律师首先接到通知,家属随后也收到程渊等人的“亲笔信”。

“在长沙的律师是在3月16日被告知这个消息,其中一位律师是从律所主任处得知,另外两位则是被(长沙市)司法局约谈,向他们施压,要求不要再碰这个案子。3月18日,所有家属和律师全部收到长沙国安的电话,说会有(当事人)的亲笔信告知主动解除律师委托关系这件事情,不用律师去核实。在这样一个时间点的,3个单独关押的人会统一写信要求取消律师委托关系,目的是很明显的。”

家属:亲笔信不代表个人真实意愿

据家属公开的信件内容显示,程渊及吴葛健雄“承认触犯了法律”,接受“法律制裁”,表示已经聘请了律师,“不再接受其他人辩护”,“也不需要见他们”,还提到在看守所内“总体来说很好”、“很健康”。

施明磊告诉记者,家属相信解除律师委托不是当事人的意思,“亲笔信”也是在被强迫的情况下写的。

“整封信的内容很荒唐。首先称号不对。我先生是个非常直接的人,信里第一段就写得很绕,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他的风格。程渊在信中表达了对我和孩子极度的担心。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担心我们。我给他写了很多信,说我们都是正常的生活。去年7月22号程渊被抓当日审讯期间曾跟长沙国安的林警官说,他不担心我,他知道我没有问题。”

施明磊还提到,她曾联系负责案件的长沙国安林警官,要求前往看守所见程渊。她不但没有收到林警官的回复,在深圳的国安人员沈青通过微信要求施明磊和他见面。施明磊拒绝了会面要求,认为沈青没有案件信息,见面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维稳”。

她强调,家属们会坚持下去,绝对不会取消所聘律师的委托。

“如果有官派律师要配合当局完成案件程序,我们一定会把这样的丑陋行径揭发于众。3人是因为做公益的事情而受到打压,我们会持续为他们呼吁。”

为什么突然解除律师委托关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警方在侦察期间不断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拒绝让3名当事人会见律师。若案件侦查结束移交检察院后,律师将向检察院申请与当事人见面。而所有律师在延长侦查期限前被集体解除委托关系,相信就是当局想避免律师会见程渊等人。

“当局没有充分的证据来定3人的罪,他们知道律师们会把这样的事实说出来,不会乖乖听话,所以不能要这批律师,而是要指定听政府话的御用律师把这场戏演完。国安部门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用了很多见不得人的手段,所以始终阻止律师会见,因为见不到当事人就不会知道当局使用了哪些非法手段。按照法律规定,侦察期满了到审查起诉阶段,律师会见当事人就不需要得到警方批准,所以必须在审查起诉阶段前,把律师全部解除。

中国民间组织生存空间紧缩

据介绍,“长沙富能”是一家通过政策倡导、依法维权等方式,推动中国从制度上保障弱势群体权益的民间公益组织。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去年7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8月被刑事逮捕。程渊曾赴香港处理公私事务,他在审讯期间多次被问及在长沙富能的工作、资金来源和近期前往香港等活动情况。

长沙富能联合创办人杨占青认为,这起案件根本不是一起“颠覆国家政权案”,而是被当局打击报复的案件。

“我觉得即使侦查期结束,警方也不会找到任何证据证明3名当事人和长沙富能颠覆国家政权,最多是警方用口供和一些他们的言论、接受国外资金等莫须有的‘证据’。”

杨占青还补充表示,“长沙富能”出事后,一些外国机构考虑到人权迫害的严重性,减缓甚至停止了对中国国内民间社会的支持。中国政府打压“长沙富能”这个不涉及政治的公益性机构,说明官方对有外国资金支持的维权机构基本上是持零容忍政策,同时以此方式发泄对外国NGO机构的不满,警告他们不能支持中国的民间机构。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