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致信中国立法、执法机关 呼吁惩治侵权行为

2013-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4月3日,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没有违反法庭纪律的情况下,被江苏靖江法院无理拘留。图为从各地赶去江苏靖江法院,声援并要求释放王全璋的律师们。(资料图片/听众提供)
2013年4月3日,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没有违反法庭纪律的情况下,被江苏靖江法院无理拘留。图为从各地赶去江苏靖江法院,声援并要求释放王全璋的律师们。(资料图片/听众提供)

中国多位维权律师日前发表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呼吁严惩侵犯律师执业权的行为。有评论指出,中国当局不断打压人权律师导致司法执法状况日趋恶化。

本台星期二收到发自中国律师团体的电子邮件显示,多位维权律师日前联署一封致“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公开信,题为《强烈呼吁有关当局履行职责 惩治侵害律师执业权的违法行为》,该公开信目前仍通过网络公开征集签名。

公开信列举了今年5月份以来,中国媒体及互联网所披露的部分侵害律师执业权的案件,其中包括:

5月,广东律师隋牧青在海南文昌办案时被当地警察无理驱逐;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没有违反法庭纪律的情况下,被江苏靖江法院无理拘留;

6月,北京律师王宇等人在广西博白代理叶海燕案件时,受当地警察骚扰并阻止会见当事人;山东律师刘金滨在江西新余被警察无故殴打;

7月,山东律师刘卫国要求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会见被关押的许志永遭到拒绝。大兴区公安局孙庄派出所警察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刘卫国律师带到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6个小时。

公开信指出,近期中国全国各地频发侵害律师执业权益的恶性事件,中国律师执业环境急剧恶化,引发律师界同行的愤怒和担忧。

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就此表示,这封多名律师联署的公开信反映了目前中国律师执业环境的现实状况。

“今年以来,律师的执业环境还是在恶化。殴打律师、绑架律师、驱逐律师,甚至出动特警劫持。我们感觉到整个律师行业界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目前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李方平律师认为,执法、司法环境中违背法律,侵害律师执业的状况是中国大陆的一个长期而普遍的问题。公开信向中国最高立法、执法及律师管理部门呼吁惩处这样的违法行为,能引起更多社会舆论对中国律师执业状况的关注。

公开信还强调,他们列举今年5月以来部分律师执业权受到侵害的事件并非个案,而这些侵害律师执业权、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恶性事件并没有受到当地职能部门的查处,相关责任人也没有受到任何法律追究。

在广州的维权律师唐荆陵对公开信能否得到官方的正面回应,并不表示乐观。但他认为,维权律师为维护自身执业权进行抗争,无疑将有助于中国其他领域民众的维权和民主诉求。

“对律师权益的打压,是当局有意压制人权的一个方面。所以,即使是向中共最高执法当局提出呼吁,他们也是会置之不理的。但我觉得,律师本身发出这种反对的声音仍然是很重要的。更多我们应该看到它对民间社会建设所具有的意义,更多的律师会成长起来,成为人权的捍卫者,也会鼓舞到其他的人权捍卫者。比如维权民众、中国那些自由的信仰者、民主人士和异议作家这些群体。为这些领域的人士做辩护的律师们,能够积极争取本身的权益也会极大支援到在其他领域从事人权和民主事业推动的人士。”

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倡导主任刘女士就此指出,中国维权律师近年通过组建律师团分担风险,以及利用网络公开发布信息等方式一直试图改善自身的执业环境,但当局针对人权律师的打压也使得中国法制状况正日趋恶化:

“律师对于这样的打压有自己的对策,当然当局也有新的对策,比如一些行政手段。比如突然安检、旁听证不派发、不让会见(当事人),这是近几年或一、两年开始特别多,特别是宗教案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是,律师的对策和当局打压手段也有一定的改变。过去半年,其实就过去的三个月,竟然有十几、二十位律师是因为关注人权案件而被打压或被关、被拘留、被打,情况真是满差。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回应是因为遇到这样突然的恶化。”

上述公开信发表时有河南律师常伯阳、马连顺、张锦宏等十二位律师联署。

公开信呼吁“中华律师协会”切实履行职责,捍卫会员的执业权利;呼吁中国全国人大修改《律师法》等与律师执业权有关的法律,增加针对侵权行为的惩罚性条款;并且强烈呼吁中国最高检及公安部和地方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人大切实履行职责,查处侵害律师执业权的违法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