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嫌疑逃亡24年 却去自首 民众忧“健康码”如电子手铐

2020-05-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新冠肺炎爆发后,当局推出“健康码”纪录使用者生活细节。(法新社图片)
武汉新冠肺炎爆发后,当局推出“健康码”纪录使用者生活细节。(法新社图片)

 

中国甘肃一男子涉嫌杀害同村村民,逃亡24年后被迫自首,原因是“没有健康码,走投无路”,引发网民热议。有人说防疫“健康码”发挥了特殊功能,是意外收获。舆论则担心“健康码”被官方用来对付异议人士,限制公民自由。

据中国媒体报道,甘肃清水县男子时某逃亡24年,本周日(4月3日)下午到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乔司派出所自首。报道指现年48岁的时某,1996年6月份伙同他人杀害同村村民,并逃离家乡,潜逃至今。时某自首投案时,情绪崩溃,其短髮大半已经花白,身穿的T恤很旧,黑色的皮鞋积满尘土,十分落魄。时某说,到了今天的地步,他觉得自己已寸步难行。原来,时某没有身份证和手机。多年来靠打散工为生。时某说,5月1日他到了杭州余杭后,想去找工地打工,但工地负责人要他拿出身份证和健康绿码,去商店购物也要出示绿码。到了第3天,他已觉得无路可走。只好到派出所自首。

 

 

中国法律工作者王先生本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当局一直在摸索监控人民的方式:“其实以前中国举行大的活动,比如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两会,他们就强力维稳。不仅是人力,而且还在技术、设备方面进行维稳结束之后,很多东西保留下来一点,就形成了现在严密的维稳体系。”

 

甘肃男子24年前杀人畏罪潜逃,近期因“没有健康码,走投无路”而自首。(网络图片/乔龙提供)
甘肃男子24年前杀人畏罪潜逃,近期因“没有健康码,走投无路”而自首。(网络图片/乔龙提供)

学者王先生说,当局采取封城、封社区,使用健康码等方式,监控疫情,同时构成了一张严密的监控网:“所以加上人脸识别技术,中国现在完全构成了一个严密的监控网。他可以把任何一个人找出来。所以疫情结束之后,他必然会把原来一些方法继续保留下去。”

中国政府为对抗疫情而推出的健康码分绿色、黄色和红色,当手机上的健康码变成红色时,说明你已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必须接受隔离。此刻,你将成为被当局定位及隔离的目标,被纳入追查名单,将寸步难行。

武汉居民毛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估计疫情结束后,这套疫情追查系统可能被继续使用:“我觉得很有可能,因为随着当前经济形势继续恶化,(政府)面对国际社会打压,这种模式很有可能延续下去。”

中国监控民众手段持续升级

哈萨克斯坦中国社会学者热依斯汗对本台说,中国政府热衷于用各种手段监控民众,在新疆有再教育营,监控探头及无人机等。他说,健康码既然可以让一个杀人嫌疑人自首,那么也可被官方用来查找异议人士的下落。他说:“我估计还会持续下去,因为这是一个监控人行动自由的好方法,对一个独裁政府来说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办法。”

 

疫情健康码分为三种颜色,当健康码变为红色时,使用者将寸步难行。(网络图片/乔龙提供)
疫情健康码分为三种颜色,当健康码变为红色时,使用者将寸步难行。(网络图片/乔龙提供)

湖北黄冈网民高先生对本台说,当前中国整个局势越来越紧张,民众的生存环境肯定更加困难,就像上述自首男子,到了举步维艰的时刻。当然这个模式会不会继续下去,还要看局势坏到什么程度,政府如果觉得民众的活动空间给他们带来所谓不稳定因素:“甚至比现在更变本加厉都完全有可能。 比方我现在,他们都觉得我说话给他们带来了威胁,工作属地派出所前几天带我去谈话,要求我注销推特等,我都不知道这种模式什么时候到头。”

国际特赦组织驻港中国研究员卢利安对本台指,在疫情下政府用不同的方法去收集人民资料,组织虽然同意有时需要用科技去抗疫,例如健康码,但忧心措施没有时限,而且透明度低,人民没有知情权,不知道谁有权限看这些个人资料。她说:“不单是健康码,而是整个政府收集和使用市民个人资料的整个程序,是否会令市民私隐受到侵害,以及最重要是会否被用作压制市民权益。市民本身的隐私去了哪?他有知情权。第二是政府有否主动用这些资料主动侵害人权?我认为两样来说,中国政府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另外,中国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本周一(4日)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中国官媒报道,会议要求“切实把今年维护安全稳定的各项措施抓细抓实抓落地,确保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大局持续稳定。”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